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8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山洞的入口就像是向他们敞开的地狱之门,田荣他们看着眼前的山洞,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加深刻的后悔,当初他们为什么要好奇走进去。如果他们当初没那个好奇心,现在他们依然过着曾经按部就班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忐忑不安那未知的明天。

邓洋也仰头看了一会儿,在他那双阴阳眼里,这山洞周边弥漫着浓烈的黑气,这股黑气并非纯粹的阴气,也不是煞气,但四周仿佛有个屏障,将这股气给锁定住,如果不走近这里,根本察觉不到这里的异样。

这样的场景也是邓洋第一次见,为了以防万一,他将一串鬼珠戴在了手上,那鬼珠可壁万邪,用千年乌木研磨成珠,一共磨成了九颗,上面雕刻着道家的九字真言,又经过道家香火的供奉,虽然离法器差了一筹,但也算是很不错的东西了。

除了鬼珠之外,他从包里取出一小袋的朱砂,直接系在了腰上,又拿出一面八卦镜放在了腰的另一边,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取出了一叠符纸揣在了口袋里。万事具备,正准备招呼大家进去,一抬头,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就连司阳都嘴角含笑的望着自己,邓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伊凡看他似乎准备妥当了,带了点讨好的道:“大师,那符纸能给我一张吗?我花钱买,我手机给你转账可以吗?”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连忙上前想要跟邓洋买,尤其是昨天晚上看他烧了符纸之后就没了鬼哭声的几人,那符纸绝对是有用的,比外面那些随便的鬼画符肯定要好得多。

有生意自然是要做的,邓洋从包里又取出几张辟邪符:“这个是辟邪的,能保护你们不沾染上脏东西的阴气,但如果有东西攻击你们,这符纸会发出警告提醒,却不能抵挡,因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平安符对你们来说也没用,就这个你们可能用得上,五百一张。”

伊凡连忙道:“要要要!我买十张!”钱留着都是有命才能花的,多花点钱买个心安也是值得的。

说着直接掏出手机扫码转账,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来。

司阳站在一旁看着,小声朝兰谨修问道:“符不是卖的挺贵的吗?还是我对符的价格也有误解?”

鉴于之前他对天师这一行的收费认知有误差,所以此时见邓洋卖的这么便宜,还是问问的好,看是他又搞错了物价还是纯粹就是邓洋心好便宜卖了。

想到司阳那间符箓网店,兰谨修微微一笑,也在他耳边小声道:“一般的符箓不会很贵,像这样真正有道行的天师所画几百块也算是合理,也有一些闲散天师在熟悉的寺庙里寄卖,那大概二十起步,最高也就卖到百来块,不过那些效用也只是让人有个心里安慰,这个价格也就够了,你的符箓是真的有灵力在上面,作用很大,所以你的定价也不算贵。”

天师这一行,几十的符箓是最普遍的,几百的那种有真材实料的也要有熟悉的路子,不然一般人也不太信,真正能卖到几十上百万的,那就是四大家轻易不出山的长老所画才有这个价值。不过司阳本身的实力是绝对不输他们的,所以这个定价真要算起来,还是过于便宜了。

田荣拿着三张刚从邓洋那儿买来的符箓朝兰谨修走来:“你们也拿着,多少也能保护一下。”

兰谨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接过,递给了司阳和保镖一人一张,其余的话也没多说。估计是平时沉默习惯了,田荣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见他们将符纸收好后,这才跟着大家去找了个地方将背包给放下。他们背着行李进去实在是太负重了,除了一些生存必需品,其他的东西自然是能减轻就减轻的好。

等大家都准备好了之后,趁着天黑之前,总算是朝着那个诡异的山洞中走了进去。

第61章

正如他们之前所说的那样,进去之后整个山洞是慢慢打开的,越往里走,里面的空间越大。邓洋自然是打头走在第一个,田荣和莫涛在他身后,女生跟在中间,再就是司阳和兰谨修,兰谨修带来的保镖自然走在后面断后。

不断往里走之后,整个空间越发开阔,从原本只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到能渐渐听清水流声,地上也从一堆乱石到有浅浅的水流漫过脚底的程度。不过走在中间的伊凡突然小声朝着身旁的涂晓白问道:“有这么长吗?我怎么觉得走了好久了?感觉上次一下子都走到洞底了。”

涂晓白也不太确定道:“可能是感知上的错觉吧。”

邓洋抬手看了眼表:“从我们进来已经走了二十分钟了。”

莫涛几人相互间有些慌乱的相视了一眼,抖着嗓子道:“上次好,好像没这么久,就十来分钟就走到底了。”

别看只十来分钟看起来时间不长,但十分钟的距离也不算近了,尤其是这样一个山洞。

又往里走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石壁上滚落了石头下来,还是有人不小心行走的时候踢飞了一颗石头出去,空荡荡的山洞里突然响起石头撞击的声音,胆子有点小的伊凡被吓得惊叫了一声。

众人被她突然的叫声吓得停了脚步,各自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看着,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被判了‘死刑’的莫涛更是脸色不太好道:“小凡你别一惊一乍的好吗,我现在已经在心理承受的极限了,求你别再吓我了。”

伊凡白着脸红着眼,略有些委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个大男人也不太好跟个女生计较,莫涛缓缓吐出一口气,拿着手电筒继续往前走了。

然而这个山洞就像是一直都走不到底似的,空间再没有变大,只是脚下浅浅的水滩变的越来越深,他们只有往两边较高的地方走才能不打湿鞋裤。在这条像是怎么都走不到头的山洞里,众人心里越来越毛。

司阳的神识早在踏入山洞的瞬间就已经延伸到山洞的底端了,看到了一些东西,有些在意料之外,有些又在意料之中,只是的确没想到,世界上竟然还真有这样的存在。不过可惜的是那东西已经沾染上了人血,不然收服炼化一下也不失为一个趁手的工具。

兰谨修安静的走在司阳的旁边,见司阳露出一丝可惜的神色便问道:“怎么了?”

前面的人立刻停下脚步回头朝他们看去,现在的环境,真的有任何的动静都能将人吓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司阳摇摇头:“没事。”

兰谨修突然跟变戏法似得从包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盒子里面是一颗十分粉嫩的大桃子。他总是看司阳吃的棒棒糖是桃子味的,以为他喜欢,所以全世界搜刮着味道最好的桃子再给直机空运回来。这次出门他只带了两个,昨天一个晚上给司阳吃了,现在走了这么久,就算口不渴估计也有点饿了,刚好吃一个补充点体力。

司阳笑道:“你带了多少啊。”

“两个,带多了放着不新鲜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