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笑笑接过他的桃子,然后大方的给了兰谨修一根棒棒糖。两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跟在队伍的最尾端吃了起来。

本来他们到山洞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现在又走了这么久,一路担惊受怕的体力消耗也大,现在听到司阳吃桃子的声音,还有若有似无的桃香味,肚子更饿了。

于是各自一边走一边从背包里取东西出来吃,谁知道等下会遇到什么事,先吃饱了才有精力应付。

“啊!!!!”

就在这时,伊凡突然又惊叫了一声,这次的叫声不再是上次那样短促下意识叫出的声音了,反而像是看到什么极度恐惧的画面,被吓得惨叫。

众人被她的叫声吓得一抖,全都下意识的后退,莫涛一个不慎踩在了大石头上被绊了一跤直接一屁股摔到了地上,跟他并肩走的田荣下意识伸手去拉他结果也被他拉扯着摔倒。

司阳舔了舔嘴角边的桃汁看着一下子陷入了慌乱的一群人,看了眼角落里的东西,慢悠悠的退后了两步,生怕他们撞到了自己。

田荣和莫涛相继爬了起来,莫涛更是忍不住朝着伊凡低声吼道:“你又怎么了?”

伊凡哭着一个劲后退,指着角落道:“那边,那边有东西,你们看嘛!”天知道当她手电筒的光一下子晃过去之后,看到角落里像有个人形阴影的东西,那画面有多挑战人类的心脏承受极限,她还只是被吓哭了而已,没晕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邓洋顺着伊凡的手势将灯光打亮照过去一看,是一个盘腿坐姿的骷髅。他看到了,其他人自然也看到了。生长在红旗下,可以说除了去世的亲人,连尸体都没见过的人,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突然见到一具骷髅,那画面真的惊悚至极。所以几乎是同时,莫涛涂晓白他们几人惊声尖叫的声音的分贝简直都要将山洞给叫炸了。

司阳被这叫声刺的微微皱眉,然后看到兰谨修也同样蹙着眉盯着那具骷髅在看,笑道:“心理素质不错嘛。”

兰谨修有些奇怪道:“从我们进来到现在,一路上什么阻碍都没有,所以应该不存在被困,看这人的姿势,感觉也不像是一般人,一般人不会死前是个打坐的姿势。”

邓洋也举着手电筒上前,微微蹲下身,从包里取出一把差不多有人一截手臂长的桃木剑,用剑尖将骷髅上的衣服挑开,看到骷髅的身后还有一个被风化的破布,能看出这大概是个布包,破布下遮盖着一把也像是桃木雕刻的匕首,匕首的尾端还绑着一串五帝钱。邓洋用手电筒仔细照了照,竟然是一串大五帝钱。

邓洋将那把匕首用桃木剑挑了出来,仔细翻看了一下:“应该也是懂点道行的人,不过看这桃木剑被泡在水里腐蚀的程度,最起码这具尸体在这里有五十年以上了。”

田荣等人惊恐的根本不敢靠近,涂晓白哆哆嗦嗦道:“我我们上次,没有看到过这个,真的没有!”

邓洋笑了笑:“如果让你们看到这个了,你们还会往里面走吗,那不是早就跑掉了,为了让你们进去,可不是得用些障眼法吗,甚至有可能,从你们在山洞入口的时候,就已经处在了里面那东西的幻象中了。”

涂晓白比伊凡稍微冷静点,闻言道:“所以这次是因为我们都带了符箓才没有被迷惑吗?”

伊凡一个劲的抱着涂晓白哭,田荣看了看大家:“那,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退出去,还是继续走啊?”

咔嚓一声,格外清脆的声音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

众人闻声扭头,看到司阳还在啃桃子。莫名的那股令人害怕的气氛消散了不少,涂晓白更是哭笑不得颇有几分无奈道:“你不怕吗?”

司阳微微一笑:“活人我都不怕了,还怕一个一碰就会散架的骷髅?”

众人:“......”难道不该是骷髅比活人更可怕吗?

邓洋将那一串大五帝钱从已经没用的桃木剑上给取了下来,用水稍微清洗了两下放到旁边,又在骸骨旁边翻找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物件了之后,这才在骸骨面前跪下:“今有缘与前辈得见,虽不知前辈死因,但若是前辈泉下有知,希望能得前辈指引为您报得生死之仇,大五帝钱乃是少见除魔辟邪之物,小子不忍心将此物埋没于此,然,此物定然是前辈生前所爱之物,现请卦,若是前辈应允,小子将五帝钱取走,若是前辈不允,等我等处理完了中洞邪物之后,将前辈入土时再与之陪葬。”

邓洋说完,就从包里取出两个长得像腰果一样的木头块。这东西叫神笞,凸面为阳平面为阴,算是最常见也最直接的一种卜卦方式。邓洋将神笞置于手心默念了一遍刚才在骸骨前说的话,然后往半空中轻轻一抛,落地后的神笞刚好是一阴一阳。这样的卦象便是答应了。

邓洋再次在骸骨前面磕了个头,不管这位生前是什么人,又是不是道门中人,但今天既然拿了人家的东西,当然要表示一下感谢。等从山洞里出来之后,他再帮忙将骸骨埋葬一下,算是尽了这段缘。

邓洋收好五帝钱,回头看向情绪多少稳定了一些的几人,这才道:“走吧。”

那几人连忙跟上,不过走过那骸骨的时候下意识双手合十拜了拜,多少也希望能得些保佑。

虽然经过了刚才惊魂一般的惊吓,但好奇心比较重的涂晓白还是忍不住问道:“大师,刚刚那几个铜钱很厉害吗?我在很多旧货市场里面见到有人摆摊子卖,一大堆摆在地上任人挑的,这个跟那些有什么不一样的?”

邓洋道:“当然不一样,这些古钱即便都是真的,但被道士供养处理过的比那些古玩市场里淘来的灵性更强。前者可以直接灭掉阴魂邪祟,后者能稍微起到防身辟邪的功效那都是走了天大的好运了。”

最简单直白的说法就是即便同样是古钱,但一个是活钱一个是死钱,想要将死钱给盘活了,没点硬实力绝对办不到,就他现在自身已经算出同辈中修为不错的了,想要盘活一枚古钱那也还差点功夫,所以五帝钱市面上不算少,但真正能带来效果的活钱绝对不多。

其他人听了不由得有些眼馋了,如果他们身上能有这样一个好东西护身,上次是不是也就不会中招了。

又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越走大家越心慌的时候,一个转弯之后,原本就已经很大的空间再次变大,然后一棵巨大的大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田荣显然对于这棵树大概是有心理阴影了,一见这棵树几乎是本能的后退,更是顺势拉着兰谨修也后退了几步:“你离这树远点,等下如果有什么不对的,你一定要快点跑。”

兰谨修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拿着手中的照明灯去观察眼前这个可以说是庞然大物的东西。

邓洋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呆在这里别动。”

这不用邓洋说,让他们动他们也不敢动。在一切未知力量面前,胆子这个东西向来都是不存在的。

那大树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了,地上的树根盘根错节,一截树根恨不得都要两人合抱,更不用说整个大树了。这里完全就像是另外一个空间一样,古木巨树,仰头看去一片漆黑,手里的灯大概只能照亮到第一层的树枝上,再往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也看不到这树到底有多高大。

邓洋踩着树根爬了上去,手贴在树身上稍微感受了一下,整棵树并没有什么阴暗的气息,但是有股冷气是从树中心散发出来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