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邓洋十分明白趁你病要你命这六字精髓,在‘田荣’被司阳打的一下子没能换过来的时候,立即动手将他封印。但就在他动作的时候,‘田荣’突然抬头看向他,瞬间邓洋恍惚了一下,然后眼前的景象瞬间变了,又变回了他们来时的那个山洞通道。

涂晓白还在一旁问他:“大师,刚刚那几个铜钱很厉害吗?我在很多旧货市场里面见到有人摆摊子卖,一大堆摆在地上任人挑的,这个跟那些有什么不一样的?”

邓洋看向角落里那具骸骨,耳边还响着司阳吃桃子的声音,兰谨修在司阳的旁边一边剥糖纸一边跟他说着话,田荣正在安慰着莫涛,说只要事情解决了,他就不会有事。

邓洋看向田荣,他知道这个家伙根本不是真正的田荣,刚刚准备朝他动手的时候,便意识到这里是幻境。他们已经进了山洞了,见到了古怪的大树,见到了真正的田荣。当下邓洋直接就地坐了下来开始闭眼念道经,师傅说过,遇到任何不确定的情况一定要冷静,以不变应万变。否则他莽撞的动手,谁知道打的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当他将道经念了好一会儿之后,那些漂浮在他耳边的声音似乎慢慢沉了下来,有种从虚妄中回到了现实的感觉。邓洋眼睛都还没睁开,突然一伸手,挡住了直接朝他心口抓来的手,猛地一个发力,催动灵力至另一只手上,毫不保留的一掌打了出去。

一声惨叫顿时响彻整个山洞,邓洋睁眼一看,刚刚想要偷袭他的‘田荣’生生被他卸了一只手,虽然被他打掉的那只手并没有像人一样流出鲜血来,但断臂的地方却冒着阵阵黑色的烟雾,烟雾中又夹杂着些微的金色光芒。刚刚那一掌是他师傅的独门绝学一阳掌,可惜他还没练到火候。以前他曾亲眼见过他师傅一掌将一个很厉害的鬼物给拍的魂飞魄散。

不过看到‘田荣’被他断了一手之后并没有再恢复过来,顿时冷笑了一声:“你也就这点能耐了,继续恢复啊,断臂再生啊!”

而‘田荣’此时根本顾不上他,也顾不上那断掉的手臂,他挣扎着扑向大树,不过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大树已经被司阳给破开了大半,一副巨大的石棺从树心里露了出来。

看到从树心里露出来的东西,众人都下意识惊呼了一声。根据涂晓白他们的记忆,当初进来时虽然看到了大树下面有东西,但却是像个祭台一样的大石块,然后被长出来的大树从中间横截成了两半。这次再进来只看到树没有看到所谓的祭台,他们只当是上次所见全部都是幻觉。只是没想到,这树下真的有东西,还是一口棺。

他们这个年代的人,连真正的棺材都没什么机会见到,突然见到这样一个不知道在这里存放了多少年的石棺,受到惊吓的同时难免也升起一丝好奇。

刚刚见到司阳轻轻松松的将假田荣打的倒地不起,这让伊凡她们对自己这边的力量更加有信心,不管是否能出去,最起码他们应该不会死在那个假田荣的手里,所以此刻心情多少比刚才稍微放松了几分。

这会儿见到这种只在各种电视剧小说里才有的棺材,还有心情跟着司阳近距离的去看了几眼:“这是石头做的棺材吗?这么大一棵树不知道要多少年生长,这石棺又在大树的树心里,这完全就长合在一起去了,恐怕也有个几百上千年了吧。”

涂晓白在一旁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就是石棺里面埋葬的人?所以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看这石棺整个长在了树里面,一般人即便是知道也恐怕根本打不开,这样的墓葬方式再厉害的盗墓贼来了恐怕都没用吧。”

一直在那边扒拉石块想要逃出去的莫涛,见司阳如此深藏不露,知道跟着他才更安全,此刻也摸上了树,不过比起这个石棺,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安危。之前邓洋对他的死亡宣告他可还没有忘,身上的斑点也越来越多,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想到也许石棺跟那个假田荣有关,连忙问道:“他的本体是不是在石棺里?是不是只要毁掉他的本体,我们就不会死了?!”

莫涛说着就冲上去想要推开石棺。可是这不知道封存了多少年的石棺哪里是他这样一个普通人可以推开的。任由他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是石棺纹丝未动。

不知为何,涂晓白和伊凡看到这样的莫涛莫名涌起一阵心酸来。他们这群人中,莫涛年纪最大,平时也最沉稳,尤其是他本身还是登山运动员出身,他们结伴外出时莫涛对他们的照顾是最多的,所以莫涛在他们心里一直都是可以依靠的大哥一般的存在。可是只有真正经历了事,才能看清一个人真正的性情如何。

另一边邓洋见假田荣发狂一样的冲向石棺,直接用灵力在手腕戴着的鬼珠上一抹,随即那鬼珠上雕刻的九字真言爆发出一阵金光来。邓洋将鬼珠取下朝着假田荣丢了过去。哪怕刚才的雷霆符对这家伙不起作用,但鬼珠上的九字真言可是他祖师爷亲自雕刻的,每一刀都运用了浓厚的灵力,就不信这一下还对付不了这个家伙。

被鬼珠打个正着的假田荣生生被压制在地,鬼珠上刻画的九字真言就仿佛活了一般,围绕着假田荣打转,每转动一次,假田荣的身体就变得透明了一分。

邓洋轻哼了一声:“真以为拿你奈何不了了?没点看家的东西,爷我会随便跟你上山?”说着掏出腰间挂着的八卦镜,用灵符在镜面上一抹:“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不过八卦镜照上去之后,邓洋却是咦了一声,看了看八卦镜上,竟然只照出了一串正在转动的鬼珠,但是里面竟然什么其他的东西都没有。

司阳这时直接脚一踢,将已经跟大树彻底生长到一起的石棺给飞踢了出去,巨大的石棺撞到了山壁上轰隆一声响,落到地上之后又猛地震了震,直把众人看的心惊肉跳,生怕石棺就这么被他给一脚踢碎了。

兰谨修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并且对司阳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估。

邓洋没能从八卦镜中看到假田荣的本体,但假田荣也被他的鬼珠克制的暂时无法动弹,见司阳将石棺踢了过来,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石棺葬是古代西南夷民族比较普遍的葬法,上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后来随着文明的发展,那些稀有的木料渐渐被人推崇起来,这才衍生出各式各样的棺材样式,看这个石棺的精致程度,这个石棺的主人生前恐怕地位显赫。”

邓洋说完又仔细观察了一下石棺外面雕刻的东西,但也许是那时候的画工问题,雕刻的太过于简单,他自己又不是考古专业出身,那些粗狂的线条他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只有几个比较特别象形的能看出是个人,似乎在祭祀着什么。

无法判断这个石棺的出处,邓洋也不再勉强,于是将手放到了石棺上,用灵力狠狠一震,听到封棺钉断裂的声音之后,稍稍一用力,整个棺盖就被轻松的推开了。

莫涛连忙跑过来扒上去一看,惊道:“没有,什么都没有?里面是空的!”

司阳也从大树上跳了下来,朝着石棺走去,两个女生连忙跟上。

假田荣桀桀怪笑着:“你们以为这里面有我的本体?太天真了!”

第64章

面对假田荣那不客气的叫嚣,司阳只是看了他一眼,手轻轻的一抬,整个棺盖被掀翻在地,半空中有那颗照明珠照亮着,石棺里面的东西一览无余,除了看起来颜色还有几分鲜亮的几个陪葬品,以及一套摆出了人形的衣服之外,里面连个白骨都没有。

伊凡跟着涂晓白壮着胆子上前看了一眼,疑惑道:“这是个衣冠冢吗?”

兰谨修默默捏着司阳给他的符箓站在远处,老实听话的不得了,司阳说不让他靠近,他就只好远观了。保镖这时也从树上下来了,不过没有围过去,而是尽职尽责的守在兰谨修的身边。但眼神自然也是盯着那边,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好奇之心在所难免。

兰谨修道:“你也去看看吧,机会难得,这种东西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见识的机会了。”

保镖摇头道:“我在这里也能看得见。”

司阳虚空一抓,一面石镜被他用灵力吸到了手里,众人这才发现,刚才的棺盖上还贴了个东西,因为都是石头做的,他们一晃眼只当是雕刻的花纹,都没怎么注意。

假田荣的脸色瞬间变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