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把玩着那面石镜,朝着微微一笑:“既然这里没有你的本体,那就全部都毁了吧,反正这石棺也没什么研究价值,不过是个小部族族长的石棺而已,陪葬品都这么穷酸。”

假田荣惊恐道:“不!!我错了!大师我错了!我放了他们,我把田荣也放了,求您念在我没有害人性命的份上饶我一命!”

假田荣的话音还没落下,远处的兰谨修大喊了一声:“司阳小心!”

就在刚才假田荣哭喊着求饶时,被一直吊在上面的真正的田荣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更是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捆绑着他的枝条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一大半,而在他外露的身体上长出了一个又一个看一眼恨不得恶心一年的大脓包。在兰谨修喊出声时,那满身的大脓包同时破裂。而司阳他们就正好站在了他们的下方。

因为兰谨修的提醒,众人下意识抬头,刚好看到一堆黑色的液体朝他们扑|射|而来。众人本能的惊叫着慌忙的想要躲开,莫涛更是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的涂晓白往外跑,想要避过上面滴下来的黑色液体,与此同时刚刚还在求饶的假田荣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来。

可惜他还没彻底笑出来,就整个僵住了。因为那些黑色的液体并没有落到众人的身上,而是像是给一个看不见的屏障给阻挡,飞溅到了两边,刚好避过了他们中间站的位子。

司阳看着他道:“那些小伎俩你可以收一收了。”

邓洋到底还年轻,修为不错,但见识不足,所以还是没太搞懂眼前的这些情况,于是只好问道:“司阳哥,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想要引谨修哥过来又是为什么?”

司阳将手里的石镜递给他:“这就是它的本体,它应该是古祭司祭祀时的器具,那个年代的人对于自然万物的崇敬远不是我们如今能想象的,这石镜当年不知寄托了多少人的意念而生出了灵智,随着陪葬被封进了石棺中大概是心有不甘,又恰好这棵树是扶桑枝催生出来的仿品,但里面多少也含有扶桑树的神力,所以这才造就了它。门口那个道士也死了百年有余了,恐怕当年就是发现了这处的不妥,所以耗尽修为才将这个山洞给封住了,以至于不让外人误闯了进来。但随着山体的开发越来越严重,很多东西遭到了破坏,当年的封印自然也有了漏洞,不过他们恐怕并不是第一批闯进来的人。”

司阳说完,指了指大树的后面:“看那儿。”

众人下意识的回头,随即被吓得惊声尖叫了起来。

看着司阳嘴角的笑意,兰谨修无奈的摇摇头。

在大树的另外一面,一大堆的白骨堆积在那儿,真的用堆积如山来形容都不为过。一开始他们进来的时候因为这棵树的巨大被挡住了,即便洞中亮如白昼,但他们也看不到后面去。现在是因为司阳将大树生生破开了一个洞,又取走了石棺,一开始大家的重心都放在了石棺和假田荣上,这会儿要如果不是司阳提醒,他们恐怕还真看不到后面去。

司阳这么一说,邓洋便明白过来了:“所以在他们上次误入进来之后,第一个杀的人应该就是田荣,而杀死田荣的时候,它也得到了田荣的记忆,所以知道了谨修哥的存在,谨修哥这样一个天然的阴煞之体,对它来说恐怕是巨补,所以它才伪装成田荣,又消除了他们几个的记忆带着他们离开了山洞,想要找个合理的借口引着谨修哥跟着它来到这里,然后才有了现在这些事?”

司阳道:“大致上对了,但有一点不对,谨修对它来说不是补品。”

“那是什么?”

司阳看向兰谨修:“应该是化形的必需品。”

兰谨修的表情未变,似乎也早就想过这个可能了。

邓洋顿时惊道:“化形?司阳哥你是说这个石镜已经到了可以化形的程度了?”对于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修炼成精的妖怪这件事他也问过师傅,师傅说有,虽然没有见过,但不能因此而否定这样的存在。所以乍然听到这玩意差点真的成精能变成人了,他才会这么惊讶。

伊凡不解道:“可是他不是可以伪装成田荣出去吗,那不是已经变成人了吗?”

司阳道:“它的本体就是一面石镜,复制了田荣,但到底只是复制品,能够直接修炼成精,区区一个复制体又怎么会让他满足。”

司阳说完,从邓洋手里拿过石镜,在石镜的背面用灵力写下符咒,随着咒文打到石镜上,假田荣挣扎的越发厉害,整个大树也随着假田荣的挣扎开始剧烈颤动起来。这盗版扶桑树早就跟这面石镜的气息融为一体了,所以石镜这才有恃无恐,毕竟这年头道法缺失,跟它们那个年代的祭司根本不能比,也没几个能降服住这一截扶桑树枝的。所以发现了它的本体又如何,根本无法奈何它。

可是它没想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天师,修为竟然浑厚到了如此地步,它甚至在司阳的身上感受到了当年对祭司的那种恐惧。那时候它只是个刚刚生成了灵智的小灵境而已,这几千年过去了,它吸食了多少活人的精气修炼到这个程度,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随着石镜被封印,被吊在上面的田荣渐渐的变成了一堆白骨。司阳将封印的石镜丢给邓洋:“拿回去交差吧。”

邓洋有些踌躇:“这个东西不是凡物,司阳哥要不你自己留下吧,看是炼化还是怎么样,说不定有点用途。”

司阳道:“用不着,吃了那么多人,脏的很。”说完朝兰谨修道:“你也可以过来了,你身上的煞气对这里也造不成什么影响了。”

兰谨修闻言这才走了过去,看着地上属于田荣的白骨,无声一叹,还是没能救他。

司阳看着兰谨修突然道:“原本还是有救的。”

众人一愣,就刚刚田荣那模样还能救?那不是就剩最后一口气了吗。

兰谨修却是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昨天晚上的动静,是他吗?”

司阳点点头:“嗯,石镜复制了他,所以在他死之前,石镜的举动他是知道的,他知道你来了这里,所以拼命想要提醒你,甚至以为只要自己死了,石镜的身份就能暴露出来了。”

伊凡小声猜测道:“所以田荣哥,是自杀?”

不过这个问题却没人回答她,究竟是自杀还是实在撑不到最后一刻了,也只有田荣自己知道,毕竟一点点被吸干的感觉,没有体会过的无法想象。

原本以为事情总算是尘埃落定了,一旁的莫涛却惊恐的叫喊起来。

涂晓白她们回头一看,顿时恶心的连连后退。莫涛身上竟然一下子长出了无数个脓包,每个脓包甚至还能看到里面有东西在流动。

莫涛想要抓破这些东西可是又不敢,慌忙的朝着他们求救道:“大师救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大师!”

两个女生躲到司阳的身后:“那是什么啊?他会死吗?”

一旁的邓洋解释道:“那是尸水,有剧毒,被沾上的人也会变成跟他一样,这尸水应该是这棵大树需要的养料,看到田荣的白骨没有,一般人死后哪会这么快变成白骨,这是因为这大树将田荣作为了养料,田荣身上的一切东西都化作了尸水,尸水破裂从身体里流出,滋养了大树的根部,整个人就这么被吸干了,自然就成了白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