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涂晓白有些不太忍心道:“那还有救吗?”

邓洋虽然没有朝司阳看去,但还是注意着他,见司阳没有任何反应,知道他这是不打算插手,于是摇了摇头:“没办法,已经长出了这样的脓包,那是任何净化都没用的。”

听到这话,已经陷入了癫狂的莫涛更是疯了一样扑过来:“怎么可能!你说不会有事的!你说来了山洞里就能救我的!骗子!”说着又扑向司阳跪在地上猛地给他磕头:“大师求你救救我,田荣你都能救,我一定也还有救的,求求你,救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见司阳对这个莫涛完全不想理会的样子,兰谨修走了过去将司阳护在了身后。

这番拒绝的姿态无疑是一种死刑的宣判,莫涛整个恨红了眼,直接将手臂上的一个脓包给抓破了,黑色的液体整个流了下来,莫涛两手沾满了那些尸水,然后疯狂的朝着他们扑了过去:“你们不救我,那就一起死!通通一起死!”

邓洋不紧不慢的取出一张符,念动了两句咒语之后,将符箓给打了出去。那符纸一贴到莫涛的身上,莫涛整个被金红色的火焰给包裹住了,一瞬间整个人燃烧成了火球,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起来。

虽然莫涛在燃烧,但是伊凡她们却并没有感受到火的温度,不过那画面实在是太惨烈了,捂着嘴连看都不敢看,但是那凄惨的叫声却不断的充斥着她们的耳膜,曾经的同伴就这样在她们面前惨死,她们又能好过到哪里去。除了抱着彼此压抑着哭泣,什么都做不了。

莫涛临死前好像又看到了,那个昔日登山的队友朝他伸出的手,可是他没有伸出手,他害怕了,退缩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好兄弟,坠入了万丈深渊。

往日的七个好友,如今就剩伊凡和涂晓白了,两个女生相互依偎着对方蹲坐在角落里低声哭着。邓洋看了眼她们两个:“你们两个家里应该有从事警察一类的亲人吧?”

伊凡和涂晓白互看了一眼,朝他点点头,伊凡道:“我舅舅是警察。”

涂晓白道:“我爷爷是军人,才刚退下来不久。”

邓洋道:“那就对了,所以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啊。”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大树又再次颤动了起来,众人已经草木皆兵了,刚想着不会吧,还来?就见大树整个肉眼可见的枯萎,然后像烧过的干柴一样,一点点碎成了粉末。然后一处祭台从成灰剥落的树根中露了出来,祭台的正中间有个凹槽,凹槽里刚好放着一截鲜绿欲滴的枝条。

司阳一招手,枝条就落入了他的手中:“这应该就是那截扶桑枝了。”

邓洋连忙凑过去看了看:“所以神话中的扶桑树是真的存在的吗?”

司阳道:“你如今不是亲眼所见了吗?”

邓洋道:“那这个树枝能做什么?”

兰谨修在一旁道:“既然玄阳莲子你都能种,要不然带回去种一下试试?”

司阳感受了一下道:“虽然所剩不多,但好歹还有点神力,那就种在我的小花园里当养料好了,说不定那个莲子能结的更快。”

邓洋对此完全没意见,要如果不是司阳不要,那个石镜他都想要双手奉上了,都已经快要成精的东西,炼化一下肯定能直接上升到法器,更甚至是灵器的程度。这收获对他来说已经相当巨大了。

第65章

最后堵住了洞口的碎石当然还是司阳出手解决的,就算是邓洋,想要处理掉那么大一块石头恐怕也要耗费些时日,还不如司阳一挥手来的速度。

跟在兰谨修身后的保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刚刚被司阳轻轻一拍就直接粉碎的石头,再一次怀疑起人生来。引以为豪的身手,经过这次的事情,他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等再次见到阳光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自己等人已经在山洞里待了一夜了。明明并没有怎么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竟然一夜过去了。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伊凡他们有种再次回到人间的感觉。

邓洋朝她们道:“虽然石镜这件事已经解决了,但你们身上多少还是受到了点影响,所以你们最好还是找个师傅给你们净化一下。”

伊凡连忙道:“那要不你干脆给我们处理下吧,这世上骗子这么多,别人我们也信不过啊。”至于看起来更加厉害的司阳,大概是见识了他的厉害程度,她们反而不太敢造次了,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了几分。

邓洋闻言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净化的法事一场两千。”交情归交情,该他得的报酬也不能少,更何况,他们真说起来也没什么交情。

涂晓白干脆道:“没问题!”

兰谨修直接在当地安排了一个酒店,虽然事情是解决了,但后续还要一堆的问题要处理,还有那口石棺,也是相当有研究价值的,不过这些事就是邓洋他们特勤部的事了。

也是他们的时间赶得巧,宜山城五年一次的兰花展正好在这几天举办,兰谨修在跟司阳一起回酒店的路上随口提了一句,司阳想着,既然都已经来了,又正巧遇到了,五年才一次的规模应该不会小,那就去看看吧。说不定能遇上一两株值得栽培进他小花园的兰花也说不定。

休息了一天,当天晚上涂晓白她们两就拿着两张卡过来了,虽然司阳和邓洋并不是她们请来的,但自己的命到底也是他们救的,不可能被救了之后就说那一两句感谢的话就没事了。不过她们也只是一般的家庭,自己工作也没几年,存款也不多,所以一人一咬牙拿出五万块,给了两位大师一人一张卡。五万块真的不算多,但也可以说是她们现在有的所有积蓄了。

心意这种事也不能全用金钱来衡量,面对两个女生真心的感谢,司阳也并没有推辞,不过送了她们一人一张护身符,转身就将这钱捐给了慈善机构。

现在他跟兰谨修合作的那个御肌已经差不多打开市场了,至少品牌的口碑是做出来了,本身这个产品的价格就偏高,价位摆在那儿,即便是国货,但人们还是下意识拿它跟一线品牌做比较。当固有的概念形成,这个产品的定位逼格就低不了。加上效果的确不是如今这个时代的科技可以达成的,用一句牛|逼到逆天来形容都不为过。

按照之前司阳所预想的,市场上已经供不应求了,以往这类产品多半都是华夏人跑别人地盘去扫货,自从御肌的市场打开之后,现在各大专柜都能看到外国人来他们华夏扫货了,还各种断货。

这在一定的形势上也打开了部分的旅游市场,加上这些年华夏的建设的确是很不错,几乎是用十年的时间拉近了跟那些发达国家的百年距离,也打破了一些至今对黄种人还停留在长辫子粗布麻衣的形象。在各种肉眼可见的利益之下,本来就在国家上挂了绿灯号的品牌,更成了扶持的重点项目。

简而言之就是,除了买地可能差点钱,现在司阳的钱包丰足的很,于是像这样的这些‘外快’,他自然也不介意回报社会了,就当是给那些真正心善的人积福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