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经过了石镜的事情,原本邓洋就对司阳十分崇拜,现在更是彻底进化成了迷弟。要如果不是山洞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善后处理,他肯定屁颠的跟着司阳去看兰花展了。

没了那些闲杂人等的打扰,兰谨修只带了一个兼职保镖的司机去了兰花展,之前没机会,这会儿保镖总算是有说话的机会了,不过他这人吧,特别不会说话,如果别人对他有恩,那他是记一辈子的,只要有机会赴汤蹈火也要还。可是他总觉得那些感谢的话特别说出来就矫情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所以在保镖一边开车一边不时透过后照镜往后看的时候,正在看窗外风景的司阳转过头朝他笑道:“有事吗?”

保镖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有,之前在山洞里,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那张符箓,他就真的交代在那儿了。

司阳笑了笑:“你的命很好,早年虽然苦了些,但是个长寿的,所以不用感谢我,即便没有那张符,你也不会有事。”

听到自己是个长寿命,保镖自然很高兴,但该感谢的还是要感谢:“以后司大师有事尽管吩咐!”

司阳偏头朝兰谨修看了一眼,笑道:“你家保镖这是要拿着你的高薪来为我卖命的节奏,你不说点什么?”

兰谨修嘴巴微微抿了抿,似乎笑了笑,道:“很好。”

兰花展并不在市中心,场地距离双鱼山并不算太远,所以司阳他们从酒店出来之后,车程二十来分钟就到了。也许是五年才一次,所以举办的十分盛大,看花的,展花的,卖花的都有。他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山人海了。

整个会场分为两个区域,一个是免费区,是完全对所有的市民开放,其中也有部分的兰花售卖,但价格自然不会太高,便宜的几百上千,贵点的也就几万块。可以让许多市民无门槛的认识兰花。

另一个展区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邀请函才行,而能拿到邀请函的虽然不至于非富即贵,一个小小的兰花展还没上升到那个程度,但肯定是有点身家的才会被邀请,毕竟那里面展示的也都不便宜,价格最低的也要上万,更贵的几十上百万也是有的。所以设定了门槛,否则被普通的市民撞翻了一个,那还真赔不起。

虽然他们是临时决定来看展,但几个邀请函对兰谨修来说完全不是事,因为外面的人太多了,而且并没有几个值得一看的东西,所以进入了兰花展场之后,兰谨修就带着司阳直接往内厅走去。

兰花的昂贵之处在于稀少,在不懂的人眼里,那就是几根绿色的长条叶子里开了几朵不同颜色形状的花而已。但在痴迷于兰花的人眼里,世上再无任何花卉足以与兰花媲美了。

很显然,司阳属于前者,他不过是听多了兰花的盛名,正好这次遇上了,就过来看看世界闻名的兰花到底有什么稀罕之处。不过很可惜,并没有一株值得他看上眼的。

司阳经常摆弄他的小花园兰谨修是知道的,换做以前,这个展厅里面的兰花也值得让他高看一眼,因为真的有不少可以称得上是稀有品种了,不说别的,就是这次的兰花的展王,一株整整培育了将近十年才培育出来的彩心兰。单看可能并不觉得,但跟其他的兰花比在一起,那种花中帝王的气势就显现出来了,就这一点,就对得起那上百万的价格。

不过现在他见多了司阳小花园的奇珍异草,这些兰花就觉得平平无奇了。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不需要跟其他人一样挤在跟前去看,远远的在一旁站了一会儿,兰谨修道:“这一株是今天展场里最好的了。”

司阳看着被罩在玻璃中生怕被人碰伤,还有两个保安站在两边护着的那棵草,摇了摇头:“走吧,没什么好看的。”真的就是一株草,连他小花园里定期要整理拔掉的野草恐怕都不如。真正好的东西是有灵气的,这个灵气并不是指他们修炼所需的灵气,而是一种鲜活的生机。

就那个被玻璃罩着的兰花,整个死气沉沉,完全是空有其表,已经失去了属于植物最原本的东西,完全就是人类自行培育出满足自己各种幻想喜好的产物,他实在是看不出这棵草哪里值得人追捧了。

或许这就是横跨了一个星域的代沟吧,世界都不同,世界观自然也不一样。

兰谨修见司阳有些意兴阑珊的,便道:“那我们走吧,这附近有一家味道十分地道的炒饭,虽然只是炒饭,也并不是什么大厨之后的传承品,但味道据说是宜山城一绝,他家的卤味也挺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司阳自然点头,就在两人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株被团团包围的兰花那儿突然响起一阵骚动。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去,似乎想要将兰花给抢走,但被训练有素的保安给一把拦下。

兰花的主人看着险些遭了‘毒手’的宝贝,气急败坏道:“这哪里来的小鬼!还有没有人管管了!你们这个会场是怎么做事的!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要是弄坏了我的花,你们赔得起吗!”

那个被保安拦住要架走的少年还在奋力大喊:“放开我!姓朱的!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会有报应的!你的良心难道不会不安吗!你就不怕半夜被厉鬼索命吗!你这个杀人凶手!为了赚钱那样不择手段,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那个姓朱的老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朝正过来的负责人道:“这么大个展会,进来的人你们都不审核吗,这样的疯子你们也放进来?!”

负责人连忙低头赔礼道歉,一面招呼着一群过来的保安将那个小鬼往外赶。

那少年还想张嘴说些什么,但被保安一把捂住了嘴巴往外拖,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又哪里是这些块头魁梧的保安对手,整个就像是被拎小鸡一样给拎了出去。

姓朱的老板在展会负责人一再的赔礼道歉下,阴沉的脸色才稍微转好了一些,围观的那些人有些在小声的窃窃私语,似乎在谈论刚才那个少年的话是否可信,有些原本有些意动想要竞价购买的也被搅坏了心情,被扫了兴致自然也没了竞价的念头。有些痴迷于兰花的难得一见这么稀有漂亮的品种,哪里还管得了别人的胡言乱语。

原本准备走的司阳也定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眼里灵力涌动了一瞬,随即微微挑了挑眉。他平日里不太喜欢看到太多的东西,以前在修仙界大家都是修士倒是没这方面的烦恼。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凡人居多,以他的修为稍微看上一眼就能将人看的一清二楚,这样有时候其实感觉并不太好,甚至还不如一个凡人过的有意思,所以如果没有需要,他是将双眼给封住的。

兰谨修见状不免有些好奇道:“怎么了?”

司阳笑了笑:“这兰花叫什么名字?”

“叫血芯兰,因兰瓣仿佛沁血而得名。”

司阳道:“我看叫血兰更合适,我说怎么看起来死气沉沉的呢,用鲜血灌溉出来的东西,又能鲜活到哪里去。”

第66章

兰谨修和司阳从会场里出来的时候,那个少年还在试途闯进去,那个保安队长年纪有些大,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为人父了,所以感觉对这个少年还挺宽容的,只是拦着那少年不让他再进,还苦口婆心的劝道:“趁着里面的老板还在忙没追究出来,你赶紧走,别在这里闹了,当心真把你闹进局里去!”

少年似乎很不甘心,抓着保安队长的手道:“你们相信我!那个姓朱的真的是杀人凶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