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保安队长无奈道:“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他是杀人凶手,那就去警察局报警,不是你这样闹能闹出结果来的,明白吗?!”

少年颓丧的松开了手,他知道啊,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没有证据啊,有证据的话他早就报警了。

见司阳盯着少年看,兰谨修在少年身上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这才开口问道:“你想帮他?”

司阳却是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说了一句意犹未尽的话:“看缘分吧。”

兰谨修闻言微微蹙眉,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那个垂头丧气坐在楼梯上的少年一眼,他总觉得司阳说的缘分另有深意,只是这个深意,不知道会不会是他不想看到的深意。

原本他们是打算看完兰花展之后就回中都的,司阳学校里还有课,兰谨修本身事情就多,能空出这几天已经十分难得了。不过遇到这个事情之后,司阳说要再待三天。兰谨修自然留下陪着,天大的事也没有眼前的事情重要。不爱多管闲事的司阳,都说了看缘分,但现在竟然主动留下等缘分,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对于司阳的留下,邓洋自然是乐得高兴,原本他以为只是处理一件灵异事件,但是没想到封印了石镜之后,真正麻烦的事情竟然还在后面。作为当事人之一,他本身又是吃国家饭的,所以自然也要留下来参与前期的挖掘。

而这件事的麻烦在于,如果真的定论了,那么关于夏朝是否存在这个疑点就有了实质性的证据了。华夏之所以称之为华夏,那是因为在石器时代各个部落分散,以各自部落的族长为首,其中最著名的直至今日还在流传的传说便是大禹治水,也是禹打破了原有部落的禅让制度,传位给了儿子,这才展开皇朝世袭制。

在诸多古籍文献当中都能找到关于夏朝的记载,夏朝的存在这一点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想要让世界承认却需要证据。例如最著名的特洛伊之城,在被真正寻找到踪迹挖掘出来之前,即便有无数个文献记载,但这一段历史都只能被归类于传说,直到发现了这座古城,这一段时期才真正被载入历史,被世界所承认。

关于夏朝,前期曾经发现了一处古墓,被称为二里头墓,能证明那是夏那段时期所建造的产物,但里面挖掘出来的东西又跟历史文献上所记载的时期存在一些偏差,所以至今,除了华夏自己,世界上是不承认夏这个朝代存在的,因为没有具有相当说服力的证据。

而在双鱼山里,那处洞中,将堆积成山的白骨捡拾挪开之后,被遮挡的山壁也显露了出来,那满墙的象形文字,上面刻画的图文,跟二里头古墓里发掘出来的部分文字是重叠吻合的,最重要的是,那些文字保存的相当完好。这一发现可以说是相当惊人,更甚至可能改写世界历史,能让世界承认夏朝的存在。有多少考古人历史学家为了验证这一论点,呕心沥血耗尽了一生去奋斗。可想而知,这一次的发现有多么的重大。

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一个这样的山洞,没有密封,是承受不住四五千年空气的腐蚀的。总不能朝外公布的时候说我们华夏有特殊封藏技巧吧,那也太站不住脚了。不过这些事虽然不需要邓洋伤脑筋,但是还需要他暂时守在这里,以防又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此时邓洋就将山洞里的发现和进展跟司阳吐槽:“那一群感觉走路都需要搀扶的老爷爷们司阳哥你是没看到,为了一个图像的解读,差点没在洞里打起来,尤其是第一天来的时候,其中一个老教授看我们就随意的将石棺丢在一边,气得胡子差点没翘起来,那一路凶狠的数落,原本一脸兴奋跟着他来的小年轻们在后面跟个鹌鹑一样,幸亏我不是那个教授的学生,不然已经有一个脾气不太好的师傅了,再来一个脾气火爆的老师,简直不能活。”

司阳闻言笑道:“那你是什么专业的?”

邓洋嘿嘿一笑:“播音主持,以前老师说我形象好,人也很开朗,很适合这个职业。可惜毕业了之后没当上主持人,倒是吃上国家饭了,不过现在也还可以,虽然工资不高,外快也不太好赚,但我师门大,师傅有钱,给我在中都买了一套房子,现在只要管好自己的口粮就行。”

司阳觉得跟这群玄门中人相处久了之后,倒是慢慢适应了他们这群天师还要为生活奔波糊口的现状了,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人的能力一旦过于突出并且不受控制的话,国家是容忍不了的。毕竟这个世界还是普通人的世界。

邓洋说着将手机拿出来,放大了几个在石棺上近距离的照片递给司阳:“司阳哥,根据一些资料还有结合石棺上的雕刻图腾推测,那些专家们说这是一个名叫黑塔部族的石棺,时间甚至可以推测到夏禹那个时期,石棺中的人应该是这个部落的族长,但是这个石棺不是葬死人的,而是一种在人活着的时候封闭了五官气感所有的一切活葬进去,然后用特殊的方式埋葬之后,能让棺中的人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直接变成不死之身。”

“司阳哥你看看这个图腾,像不像当初在假田荣背后所看到的那个黑洞?虽然伊凡她们身上之前也有黑洞,但我通过阴阳眼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浅浅的漩涡,并没有那种无尽深邃的感觉,但是假田荣身上的黑洞却让人有种真的像是接触到了另外一种空间的感觉,我之前想着,镜子自古以来就有通灵的作用,民间更是有说法,镜子在某个时刻能够连接到阴间,所以知道了假田荣的本体之后,对于这个黑洞我也没有什么联想,只当是石镜复制了人之后身上无法掩盖的异象,但是这个图腾却似乎又否定了这种说法。”

“石棺在我打开之前,应该是没有被人打开过的,那里面的尸体去哪儿了?之前我们以为那是衣冠冢,但是根据石壁上的图文,还有石棺上雕刻的字画可以确定,当时真的是有人在棺材里被下葬的,司阳哥,你说里面的人是不是通过那种特殊的仪式去到另外一个世界,那个黑洞真的就是连接另外一个世界的通道?”

每个世界都有他无法被追根究底的东西,哪怕在这个星球上,因灵气的稀薄道法的缺失没落,人们渐渐归于普通,从天地人的自然法则内生生开辟出了一条科学的道路,但也不能否定古人的智慧和眼界。

司阳很认同这个世界的一个科学观点,那就是人类的脑域真的还未开发出来,人这个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无论是妖也好,精怪也好,最后为之奋斗的都是朝着人类的模样来化形,那是因为人类其实才是最为接近,贴近万物自然的存在。而修炼,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脑域的开发。

所以那些古时候的人真的凭借自身的力量生生开辟了与另外一个世界相连的通道也不是没可能。但这一切都只是推测,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司阳也不好评断。而那面石镜,在当初那个年代只是朦朦胧的有了自己的神智,但关于它的记忆,司阳在将它封印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根本没有关于这个图腾的。

于是只能道:“如果你觉得好奇,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古人的智慧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人学习的,发现和探索有时候会比直接得到答案要来的有意思。”

两人正说着,兰谨修敲门进来,也不意外在司阳的房间看到邓洋,这两天邓洋有事没事就会跑来跟司阳报备山洞中的近况,他虽然也在这里陪着,但总不能整天的粘在司阳身边,该处理的公事还是要处理的,所以就放任邓洋过来给司阳解闷了。

见到进来的人,邓洋连忙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谨修哥你忙完了吗?”

兰谨修对他点点头,然后朝司阳道:“也许你之前说的缘分来了。”

司阳微微挑眉。

兰谨修道:“那天我们见的兰花的主人朱国豪,前天晚上暴毙家中,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个少年因涉嫌杀人被捕,现在朱国豪的一切事情都由他儿子来处理,虽然并没有直接杀人的证据,但是因为之前那个少年几次三番闹事,还曾扬言过他不得好死,所以他儿子还是将那个少年告了上去。”

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事,但邓洋所处的特殊部门也要经常跟警方打交道,一些相关的法律条例还是懂的,闻言道:“如果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这个状告是不成立的。”

司阳笑了笑:“有钱人玩法律,从来不需要讲证据。”

邓洋顿时无力反驳。

这时邓洋的手机响了,邓洋连忙跑到一边去接电话。兰谨修便朝司阳问道:“需要先将人弄出来吗?”

司阳沉吟片刻后道:“先去看看。”

兰谨修点点头:“我去安排,另外,这是我调查到的资料,那人叫李胜,自身的年龄应该是十五岁,他是孤儿,小时候被一李姓的老爹捡回去收养,李老爹平城村人,地处的十分偏僻,李胜直到六岁左右都还是黑户,后来为了上学,李老爹托了村长的关系才给李胜落户,还将本身的年龄报大了两岁。两年前,李老爹去世,李胜就跟着他们村里的一个花爹爹生活。那个花爹爹家里还有个小女孩,跟李胜一般大,小时候读了两年书,后来自从在外打工的父母再没有回来,也没有寄钱回之后,小女孩没钱读书,就跟着花爹爹一起种花,三个月之前,小女孩失踪,花爹爹在寻找的过程中摔伤了头,也没两天就走了。另外,朱国豪去参加兰展的那盆花,就是从花爹爹手里以两万的价格买的。”

司阳翻看着资料问了一句:“花呢?”他记得他们那天走之前,有不少人有意向想买,但还没有成交。

兰谨修道:“暂时还没有卖出去,朱国豪开价太高,三百二十万,有几个想买,但也想要压一压价格,现在人死了,他的儿子说是不懂兰花,免得好东西凭白被他糟蹋了,于是只要开价合适的就卖,现在还在商谈中。”

接完电话的邓洋走了过来,朝着他们道:“有个姓朱的找人看家宅,找到我一个同事头上了,那个同事手里有案子要处理,正好知道我在附近,就推给我了,不知道那个姓朱的,是不是你们说的姓朱的,反正家里也是刚走了一个长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