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9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胜小心的抬头瞄了他一眼,他就说怎么从上午在警局就感觉这人不喜欢自己呢,难道是因为他也想拜师,但是那人不收?这么一想,顿时觉得他讨厌自己也的确很正常了。不过就算是讨厌自己还是愿意帮他,也是个好人了,就是冷了点。

看到鼻青脸肿的李胜,司阳微微蹙眉:“浴室里水已经准备好了,进去泡十分钟,尤其是你的脸多泡一会儿,里面的衣服也是给你准备的。”

李胜也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虽然穷,但有条件的话向来是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的。这好些天没洗澡了,他自己也有些受不了,听到可以去洗澡,心里都开心了几分:“好,谢谢老师!”

司阳纠正他:“叫师傅。”

李胜连忙道:“是,师傅!”

等李胜进了浴室,兰谨修见司阳叹了口气,走到一旁倒了两杯水端过来:“为何叹气。”

司阳道:“没什么,只是感叹一下如今世道艰难而已,人类看着在进步,实际上生活太过便利,反倒是令人本身各种退步了,资质越越来越差了。”

兰谨修顿了顿才开口:“如果不满意,可以不必勉强的。”

司阳摇了摇头:“算还行吧,就看他悟性如何了。”

等李胜从浴室里出来,那张鼻青脸肿的脸上伤痕尽消,只剩满脸惊慌惶恐。大概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不过是在水里泡了一会儿,身上的那些淤青伤痕既然就像是脏东西一样直接被洗掉了,要如果不是之前有小丫的阴魂托梦给他打了点心理基础,他恐怕直接被眼前的情况给吓傻了。

“师父。”李胜谨慎小心的喊了一声,然后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不敢随便的上前。他再傻现在也明白了,他这个师傅定然不是普通人,会收他为徒说不定是因为他能在梦中见鬼?

兰谨修看了他一眼,对他脸上的伤一下子不见了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来,只是站起来朝司阳道:“我先回房间了,等下来找你一起吃饭。”

司阳点点头,等兰谨修走了之后,朝李胜道:“过来,跪下。”

李胜连忙听话的过来跪在了司阳的跟前。

司阳看着他道:“我本身并不是讲究那些规矩的人,所以那些复杂的拜师礼便免了,但是关于师门的一些事情你必须是要知道的。”

李胜跪在他跟前乖乖的听着。

司阳道:“我姓司名阳,字其玄,出自恒天宗,今后那也是你的宗门,你的师祖名讳澜星,尊号为南帝,乃是四重天大帝的修为。一些修为的细分今后我会慢慢告诉你,你入门第一件事便是要学会如何引气入体建筑基台,等解决了朱家的事情我会带你回中都再好好教你如何修炼,你记住,恒天宗的弟子可以不惹事,但绝不能怕事,在外你不可再如此畏缩的做派,捅破了天你师傅我也能替你补上。”

从小到大,他养父就告诉他做人要本分,吃亏是福。他家条件差,不管是在村里还是在学校里,他从来不敢主动去招惹什么。小时候他就知道他是被收养的,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即便养父对他很好,比村里其他亲生的父母都好,可是他还是怕被抛弃,怕给养父惹麻烦。

这次完全是因为花爹爹没了,小丫也不在了,他彻底无亲无故了,为了给小丫讨回一个公道,这才完全豁出去了。反正有句话不是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吗,他现在就是那个光脚的了。

所以突然听到有人告诉他,不要怕事,天塌了也有人兜着的时候,那股莫名涌上来的心酸直酸的他眼眶发红。虽然前后相处还不到一天,但他现在真的有种,未来有了依靠的感觉,他有师傅了,有亲人了。

看到红着眼睛的李胜,司阳无奈一笑,到底是个小孩:“不过现在我要给你改个名字。”

李胜微红着眼看向司阳,神色闪过一丝纠结,却还是乖乖的点了头:“好,全都听师傅的。”

司阳笑了笑:“你虽然不是李全亲生儿子,但他将你养育成人,你承了他的姓,今后供奉他的香火也是理所应当,因此这个李姓你便继续用着吧,名字则从胜改为则知,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这句话我希望你记住,我希望你今后能成为一个心思通透,而不愚昧的人。”

已经改了名字的李则知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自己的新名字,然后朝着司阳道:“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师傅说的那样的人的!”

第68章

在司阳他们准备去吃晚餐之前,邓洋就回来了。看到司阳身边多了个小男孩,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这位是?”

司阳道:“李则知,我刚收的徒弟,按照辈分,那应该叫你邓叔了。”

邓洋:“......!”他不过是出去了一天而已,这世界是不是变化太快了?!

李则知看着眼前应该叫哥哥的人,还是听了师父的话开口喊道:“邓叔好。”

邓洋只觉得一口老血想要喷出来,他才刚大学毕业一年而已,就被一个像是高中生的小孩叫叔叔,一下子简直惊的都快要无法呼吸了。虽然感觉司阳哥应该不会这样跟他开玩笑,但还是不确定道:“司阳哥,这真的是你徒弟?刚收的?”

司阳点头:“是啊,刚收的。”

邓洋默默看了李则知一会儿,从自己包里掏啊掏啊,掏出一个大概两寸左右大小的小木牌,木牌虽然很小,但上面雕刻了一朵十分精致的桃花。又随手从包里扯了一根红绳,三翻两下便编了结,将木牌串了起来递给李则知:“事出突然,也没个准备,这个小玩意就给你当见面礼了。”

因为古人喜好将花比作女子,其中用的最多的便是桃花。尤其是对于男|欢|女|爱之事,更是喜欢借以桃花的风雅之名,久而久之桃花就成了一种情爱运势的代表。对于桃花,现在人们的第一反应便是桃花运。但是实际上桃花更大的作用是辟邪,无论是花还是桃木,都是非常辟邪的好东西。

李则知朝司阳看了一眼,见他点了头这才双手接过:“谢谢邓叔。”

兰谨修见时间不早了,便道:“去吃饭吧。”

邓洋早就饿了,中午在朱家的招待下吃的都不知道是什么鬼,回来的路上还吃了两块饼干垫吧了肚子才好受些。至于李则知,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期,即便刚才吃了些水果,但这会儿也是肚子空空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