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朱家只有三人在场,朱文贤和他的妻女,三人站在角落里定定的看着,见符纸真的烧起来了,一个个惊讶不已。虽然有不少关于道场的解读,那喷一口水就能喷出火之类的事情也早就被破解了,但现在亲眼见到符纸真的在没有任何外力帮助的情况下烧起来了,还是感到很震惊。

尤其是在符纸燃烧的瞬间,屋内突然刮起一阵冷风,朱家三人尽管还是很害怕,但眼神却亮了不少,看来他们这次是请到真有本事的了,只要超度了那些鬼,以后还有什么好怕的。

老道士一边走着奇怪的步伐,嘴里一边念着:“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

随着老道士的念咒,屋内的阴风刮的更厉害了。

李则知咬了咬唇看向司阳:“师父,以后我是不是就跟您学这样抓鬼超度的本事了?”

司阳轻笑了一声:“当然不是,我又不是道士。”

没等到下文,李则知也不敢再问了,虽然师父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很凶的人,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害怕。就连兰谨修那样冷冰冰的样子他其实都没怎么怕,却害怕说话带笑的师父。

不敢问以后的事情,但是眼前的事情还是忍不住问道:“师父,他超度了亡魂之后,那些鬼是不是就没办法报仇了?小丫给我托梦说她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走不了,那她也会被超度走吗?”

“不会。”

李则知愣了愣,还没等他继续问就听司阳说:“这阴魂凶的很,这人根本没那个本事超度。”

司阳的话音刚落,摆放在客厅中间的案桌突然一下子从中间裂开,桌上的东西噼里啪啦的摔在了地上,原本只是一阵阵小阴风的屋子,突然刮起大风来。

与此同时,客厅两边的落地窗也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窗帘被吹的卷了起来,轰地一声,大门也被猛地吹开。除了楼梯后面的那堵墙没有风灌进来,那股阴风直接从三面朝着客厅中央汇聚而来。

第69章

不管是那个骗子也好,还是算是有点小本事的老道士也好,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的场面。这年头真正的厉鬼还真没多少,华夏算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了,虽然不可避免的还是会有些凶残的案件发生,但毕竟只是少数。不管是骗子还是老道士,所经历最多的就是看看相,走走阴,替人叫个魂,盘盘风水之类的。

老道士能感觉出这里有些阴气,像一些大老板,为了赚钱没少做些阴私的事情,沾染些阴晦之物也很正常,他以为这次就像以前那样,随便的念一念,除除阴气就没事了,为了多赚钱,还结合那个骗子将情况说的严重一些,打算做法的时候也搞出点动静来表示情况真的很严重,却没想到这次好像真的摊上麻烦了。果然人在河边走多了,总是要湿个鞋的。

那骗子就更不用说了,他调查过这家人,儿子是搞建材的,早些年建材市场的黄金时期朱文贤生不逢时错过了,但他也算是追了点尾巴,多少还是赚了些钱。而他的父亲以前是个木匠,儿子自己开公司之后他就没有干这一行了,开始培养起了养花的兴趣爱好。

朱文贤的建材生意不算多火热,但至少没亏,维持一家子安安稳稳的生活也算是绰绰有余了。可是就在几年前,他们家似乎时来运转了,突然发家。建材公司越做越大,从小商品房一路换到了大别墅。而他的父亲朱国豪也在养花这一块慢慢玩出了名声,盘出了不少品种稀奇的兰花来,这几年靠着几株兰花都没少赚。

骗子调查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只以为这家人应该是养了小鬼,小鬼这东西就是个极其贪心的邪物,人们通过供养小鬼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人都是贪心的,当可以不劳而获之后,谁还能脚踏实地的适可而止,当人的欲|望欲壑难填时,小鬼也只会随之越发贪婪起来,人求财,而小鬼则是要命。

所以骗子根据调查到的情况推测朱国豪是死于小鬼的反噬,而朱文贤应该也是知情的,害怕同样被小鬼害死,所以请来道士帮忙做些超度净化。他自己的本事自己知道,如果让他来做,那也只是随便的跳一跳,烧一烧,反正效果肯定一时半会不可能看出来的,到时候他拿了钱早就跑路了。

不过没想到这次来了个有真本事的道士,而这个道士也是个贪心的,于是两人干脆合作,把情况说的严重点,他负责唬人,说些模棱两可似是而非指向养小鬼的话,只要这家人真的做了那就绝对心虚的被唬住了。道士负责做法,搞出些动静来能更好的骗人。结果谁知道,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骗子本来是站在一旁的,一见这情况自然不会留在这里等死,在屋内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拔腿就跑。可是当他快要跑出大门的时候,被一股阴风猛地一吹,骗子只觉得像是有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胸口,然后整个人就飞了起来,狠狠的被打到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正在做法的老道士连忙取出符纸来,贴在了手里拿的那把剑上,嘴里念道:“三清在上,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敕!”

那符纸可能还真有点道行在上面,阴风吹来之后,老道士靠着那张符纸生生抵挡住了,至少没有像那个骗子那样被吹跑。但是他只能稳住自己,却无法向前挪动半分,更不用说跑出这个屋子了。

朱家的人早就被吓惨了,十二岁的小女孩被吓得惊叫连连,整个撕心裂肺歇斯底里了,配合着阴风和一闪一闪的灯光,整个一恐怖片现场。

朱文贤在刚才骗子拔腿跑的时候就反应极快的想要带着妻女也跑出去,但是整个人被掀翻在地,滚了好几圈撞到了楼梯上才停了下来。

他的妻子也被吓坏了,紧紧抱着女儿腿软的缩在角落里动弹不得。

上一刻还算是富丽堂皇的客厅,就这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个变成了废墟。而惊惧惶恐的这些人并没有发现,客厅里现在只有一张靠窗的沙发还算完好,并没有被这阴风影响到。

不过李则知显然也被吓傻了,他虽然在梦里见过鬼,但那个鬼是他整个儿时的玩伴,而且小丫还是以前的样子,并没有露出丝毫的鬼相来,所以他的怕其实是后怕,做梦的当时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所以现在这个场景,在他眼里应该算是真正的见鬼了。

但司阳就在他旁边坐着,看着一下子一团乱的场景,连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李则知下意识朝他坐近了几分,有些惊慌的问道:“师父,是不是鬼来了?”

司阳道:“是啊,他们来了,胆子放大点,不管以后你是不是走这条路,遇到任何事要学会冷静。”

李则知吞了吞口水,抖着声道:“是...”

司阳看他也被吓得不轻,无奈的摇摇头,这不过是来了些阴风,他还没看过真正的鬼呢:“很怕?”

李则知很想说很怕,鬼谁不怕啊,说不怕的那是没有真正遇到过的!但是他却不敢说的太实,于是道:“有,有点。”

司阳笑了笑:“等回了中都,我给你做胆量训练,保证以后你看到任何鬼都不怕了。”

李则知顿时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他不想做什么胆量训练,能训练到他以后见到任何鬼都不害怕的程度,那得是多恐怖的胆量训练啊。不过随着跟司阳说了这么两句话,的确是没有刚才怕了。大概是知道更可怕的是将会是去中都之后,感觉眼前的情况似乎也没有一开始恐怖了。

他不觉得恐怖了,但客厅里的其他人却简直要被吓死了,原来真正的恐惧是会让人窒息的,朱文贤紧紧抓着楼梯扶手才没有被这阴风吹的更远,看老道士还坚|挺的站在中间,连忙大喊道:“大师!大师救命!我,我不要你们超度它了,我只要你们带我离开这里,大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