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老道士正在全力抵抗这股阴风,听到朱文贤的话很想朝他呸一口。他只是求财而已,但不表示为了钱能不要命。只要有机会跑,他管他们去死啊!

朱文贤的话喊出口没多久,阴风慢慢的停了下来,但是同时从门外,两边的落地窗外,慢慢爬进来好几个血肉模糊的黑影来,司阳见状微微有些蹙眉,因为除了其中一个看起来是个成年人,其他的竟然全都是小孩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前面那声是朱文贤和骗子同时叫出声的,后面那声是坐在司阳旁边的李则知惊叫出声的,更甚至他从乖乖的坐着一下子跳上了沙发,紧紧抱着司阳的手喊师父。他是怕师父,但他更怕鬼啊!

司阳被他喊的哭笑不得,看来回去之后胆量训练还要加倍了。

司阳虽然带着李则知隐身了,但却没有设立结界,而他的隐身对活人有用,但鬼能感觉到李则知身上的生气,所以爬进来的鬼在无差别的攻击下,也爬向了他所在的沙发。李则知整个瞳孔鄹缩,眼睛都要瞪出来了。眼睁睁看着一个一团黑影以扭曲的姿势爬向你的画面是个什么感觉,那比看到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要恐怖多了好吗!

司阳指尖一弹,一粒米粒般大小的金光打向了朝他爬来的小鬼脑门。

那小鬼惨叫一声,再也不敢造次,转头朝着朱家的人扑了过去。

一群鬼虽然是在地上爬,但那速度却是相当的快,一会儿工夫有两只已经爬到了朱文贤的身边,抱着他的腿就开始啃咬起来。被厉鬼啃咬是不会有显型的伤口的,但是那是一口一口咬到灵魂上。

骗子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躲在角落里抱着自己脖子上戴的玉佛哭喊道:“不关我的事,你们冤有头债有主,不关我事...不要过来,不要...”

虽然老道士无法对他们进行超度,但是抵挡一下却是可以的,不过随着一张张的符箓烧完,老道士被那群爬进来的厉鬼逼的一步步后退,眼见着仅剩最后两张符了,一咬牙,用手在他剑上一抹:“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老道士一念完,长剑上一道微弱的金光闪过,老道士提气一挥,原本朝他扑来的厉鬼本能的避闪。老道士见状,趁着这个秒秒钟的间隙猛地朝门口跑去。

但若是只有一两只厉鬼倒也可能被他跑了,但也不知这朱家的人到底做了多少恶,整个屋内少说也有七八只,避开了那一两只,后面还有厉鬼直接将老道士扑倒,照着他的大腿就是一口。

“五雷使者,威猛降灵,轰天霹雳,队仗如云,速捉妖魔,捕逐邪精,吾奉北极大帝敕!”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紧紧躲在司阳身边的李则知转头朝门口看去,就见邓洋站在门口念完咒语之后手上的符箓金光乍现,紧接着符箓从他手里飞出,像是惊雷一般的落在了地上。

那群刚才还肆无忌惮索命的厉鬼惊的四处跳蹿,邓洋手速极快的又接连打出几张符来,将四面八方彻底的封住,保证这些鬼一只都跑不出去。

看到有人进来了,朱文贤连人都没看清,就伸着手哀嚎:“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好疼,救我,我要疼死了!”

邓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手里快速的掐着手决,然后拿着八卦镜朝着四周一照,所有被他照到的厉鬼都惨叫了一声,从被鬼气驱使的阴邪模样恢复了几分神智,但一个个鬼气森森的小孩空洞着一双双大眼睛,看起来更加可怕了。

大厅里因为阴气影响不断闪烁的灯总算是恢复了亮度,李则知这才看清此时的环境。

朱文贤的妻子抱着女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朱文贤整个像是瘫了一样躺在地上脸色煞白,老道士撑着剑一个劲的喘气,但比起刚才跳大神的时候,李则知感觉他就刚才那几分钟的时间,变苍老了好多。至于那个骗子,抱着他的玉佛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感觉有些神志不清了。

再回头去看他师父,依旧是神情淡定帅的人神共愤。

邓洋环视了一圈,朝沙发那边看了看,他天生阴阳眼,能看到很多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除了这一屋子显形的鬼,他觉得沙发那边的气场有些不太一样,却又没看出什么来,确定没有厉鬼躲藏在那边,这才收回目光。

李则知下意识小声朝司阳问道:“师父,邓叔是不是看到我们了?”

司阳摇摇头:“他虽然是天生阴阳眼,但后天的道行还不够,看不破我的隐身符。”

李则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彻底朝他打开了。

那一边,邓洋朝着众鬼看了一眼:“可有能出来说话的?”

邓洋说完,鬼群之中唯一的成年女鬼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测测的看着朱文贤:“杀人偿命,这是他欠我们的!谁也阻止不了,谁也不能!”

朱文贤现在才看清来的人竟然是之前他请过,却以为是江湖骗子给了个跑路费就打发走了的邓洋,见他一下子就将这满屋子的鬼给镇住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大师救我!大师求您救救我!”

邓洋看都不看他便躲了过去,然后朝着女鬼道:“人间有人间的法则,阴间有阴间的规矩,你们有冤,可以下去陈诉冤情,而他在人间所犯的事,自然有人间的法律制裁。”

女鬼听到这话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听着刺耳,却莫名让人感到刺心的悲伤。

“制裁?我们不需要!我们的仇我们要亲手报!”

邓洋轻叹了一声:“报了仇也只是泄了你们一时的心头恨,你们本是枉死,若从未为恶过,下一世还能入人道,更甚至还能拥有不错的人生,一旦你们如今因恨而杀人,那么来生你们便要为此时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可以跟你们保证,这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我们不需要你的保证!!”女鬼朝他大吼了一声,就在她吼完之后,她的身上竟然爬上了一道道黑色符文,衬着那一身死白的皮肤显得无比诡异。而那些原本被邓洋压制在地上的一群小鬼身上也慢慢浮现出黑色的图腾,刚刚被压制下去的阴气顿时冲天而起。

司阳看着那群鬼身上的黑色符文微微蹙了蹙眉。

邓洋却是脸色大变,鬼王,还是一群鬼王,这怎么可能呢!

在距离他们相隔了半个地球的地方,年轻而俊朗的男人看着地上几个身上突然爬上了图腾的玩偶,眸中不由得升起一抹笑意。他起身走了过去,随手拿起一个玩偶十分爱惜的抚摸着,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玩偶黑色的图腾上一点点的描绘着,似乎是在欣赏自己满意的杰作。

然而还没等他高兴太久,手中的玩偶身上竟然产生了裂纹,然后就这样在他手里碎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