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70章

鬼王,鬼中的王者,那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存在,成鬼王者,生前必定为一方将领,从万骨杀戮中走出来,生前便带着连神鬼都避之不及的煞气,死后方能自行成王。

别的那些战乱中的国家有他们自己的信仰,那便不说了,在华夏,至少这近百年内,是没有那个条件诞生一个鬼王的,所以邓洋小时候跟着他的师父到处历练,长大后也独当一面了多年,至今也只见过一位鬼王。

那位还是当时他师父三请供奉而来借以威势解决麻烦的,说白了就是求助上门的,然后各种奉礼好生请走的。度化鬼王?那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阎王爷都默许的存在他们有几个本事去度化。

尽管眼前这几个鬼比之他当年见到的那位鬼王弱了很多,但气息以及身上显现出来的鬼王图腾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当年他的师父告诉他,若是今后在外行事倒霉的遇上了鬼王,那一定要避让,他们老祖宗都要礼让三分的存在,想活命就要装乖。

可是他师父没告诉他,这鬼王还能批量生产的啊,更何况这一群看起来也就只有几岁的小孩,这,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邓洋虽然懵了一瞬,但很快的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即手持一张雷符念动咒语后朝着向他扑来的那群鬼王打了上去。

那几只小鬼不避不闪,被几道灵力转化成的雷电打了个正着。不过那些攻击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那些仿佛从身体里长出来的图腾爬过了被击打到的地方之后,原本有些焦糊的伤痕也肉眼可见的恢复了。

邓洋忍无可忍的爆了声粗口:“我了个槽了!你们特么的人民币玩家吗!”

见邓洋一来就将那些鬼全都镇住了的李则知比起刚才放松了不少,听到他这句话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以为邓洋很厉害,毕竟刚刚的出场貌似很牛逼的样子,但是没想到很快邓洋就被那群鬼逼的满屋子跑,他手上拿的剑各种砍各种刺,但是那些鬼就像是穿了盔甲一样,丝毫不受影响。

李则知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傻眼的朝司阳问道:“师,师父,邓叔好像也搞不定这群鬼了,怎么办?”

司阳幽幽道:“凉拌。”

朱文贤以为这次真的来了个厉害的,但是没想到还是不敌那些厉鬼,见邓洋牵制了几只厉鬼,他便想趁乱逃走,甚至连妻女都顾不上了。但是他才是那些厉鬼们索命的对象,谁都能逃,唯独他不能。

在他刚刚一动的时候,旁边那几个刚刚挣脱了邓洋束缚的鬼猛地朝他扑了上去,一口一口在他身上撕咬着。

鬼王之所以不好对付,除了他们本身生前带着国运煞,死后也是阎王默许的王,甚至还能直接以鬼身修行,说白了就是鬼修。

一旦踏入了鬼修道,那自然就不能与一般的鬼物相提并论了,那些祛煞辟邪的东西对鬼修来说当然就没用了。不过就刚刚雷符能在这些鬼身上打出伤痕来,那就证明这些鬼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催生而成的,只是有堪比鬼王的实力,却并不是真正的鬼王。

但即便是这样一群伪鬼王,一个两个邓洋耗也能耗死他们,可是这特么的一群,足足有八个,不谈质量,数量上自己也能被他们给耗死,这一下就难办了。

邓洋之前来朱家的时候差不多也摸清了一些情况,这朱家的作孽太多,被他们害死的人都不止一个。朱国豪手里应该有什么压制这些冤魂的办法,不过朱国豪到底只是个普通人,作孽太多总有被反噬的一天。等朱国豪因反噬而死,这些被他们害死的鬼便会立刻上门来索命了。

他算准了今天晚上肯定会有所动作,那些因为朱国豪的死而摆脱了束缚的鬼魂定然会在今晚来索命,所以他就等着来一网打尽。

却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发展,因为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他尽管自保的东西向来不离身,但攻击的武器却不多,带的符箓也不多,一下子就有些受限了。

邓洋想着先离开这里赶紧联系这里的同事前来支援的时候,刚刚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女鬼身上的图腾泛起一阵阵的黑光,整个修为像是被什么人灌输进去的一样猛地大涨。

而她并没有朝着已经被一群鬼扑在地上啃咬的朱文贤扑去,反而是朝着邓洋伸出了两只尖利的手,似乎是想要先解决这个碍事的天师,后面的仇他们再来慢慢的报。

眼见着女鬼根本无惧他手中的八卦镜和大五帝钱桃木剑,甚至暴涨的修为隐隐有些压制住自己的意思,邓洋一咬牙,从衣服里掏出一枚薄薄的玉片,这是他师父给他准备的,必要的时候扔了就跑,可以保命的。

不过还没等他将最后的保命手段使出来,一道金光从后面射|来,在女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穿过了她的身体。

女鬼瞬间一声惨叫,而她身上那鬼王图腾就像是颜料,如同被水洗过,一点点的在褪去。而身上没了图腾的女鬼也整个软倒了下去,刚刚被雷符击打到的地方伤痕又再次显露了出来,一片血肉模糊,看起来相当的惨不忍睹。

邓洋连忙抬头看去,然后就见到了不远处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司阳和躲在他身后的李则知。邓洋顿时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大喊出声:“司阳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司阳会在这里,不过这简直就是救命的菩萨啊,一下子莫名有种小命得保的小激动。

另一边,男人看着手里已经碎掉的玩偶,愉悦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他将手中的玩偶随手一丢,将桌上香炉中的一个三角塔状的阴香点燃,随即便坐下不断变换着手决。

随着阴香的燃烧,其他同样有着黑色图腾的玩偶开始有了变化,身上黑色的图腾颜色越来越深,原本极细的图腾线条慢慢变粗,而玩偶的眼睛也开始闪烁着红光,像是活过来一般。

朱家,在司阳出手解决了一个女鬼之后,那些扑咬朱文贤,围攻老道士和骗子的其他伪鬼王几乎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眼神阴阴的看向司阳,身上的鬼气也肉眼可见的上涨。

在邓洋眼里,那些鬼变得更加凝实,给他的感觉跟之前他见过的那位鬼王越来越像,他再傻也知道,这些鬼背后肯定有人在|操|控,虽然不清楚背后那人是怎么将这些小鬼变成实力堪比鬼王的伪鬼王,但现在的形势对他们绝对是不利的。

邓洋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多少还带了些嬉闹的神情彻底的凝重了起来,他将鬼珠重新戴回了手腕上,催动灵力在桃木剑上轻轻一抹。桃木剑上雕刻的阵纹一阵阵的闪烁着金光:“司阳哥,你先带着则知离开,我来断后,放心,虽然对付不了他们,离开这里还是没问题的,这里的事情已经太超过了,必须得联系部门的人来了。”

就算是伪鬼王,那也是一群,这些鬼绝对不能放出去一只,他必须死守在这里等着人来才行。

听到邓洋这样说,老道士挣扎着爬向他们:“救...救我...”

他本身是修道之人,只是修为不高,凭着这点本事稍微赚点糊口钱。只是没想到这次真的要栽了。那些鬼每每在他身上咬一口,他就觉得自己身体里的生气流失了一分,任由他们继续这样咬下去。他恐怕还没爬出朱家的大门,就彻底被吸干了。

而躲在角落里的骗子虽然没本事,但身上戴的玉佛是个真正的好东西,很是抵挡了那些鬼好一会儿,可惜这骗子自己本身心术不正,虽然没有害过人的性命,但也着实骗过不少人。这人是有口业,业障多了,真正有灵性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保护他。所以玉佛里的那点灵性早就被他消耗的差不多了,这会儿这群鬼也没能抵挡多久,他就被扑了满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