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几乎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听到他们要离开,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猛地从厉鬼堆里跑了出来:“救命!带我走,我有钱,有很多钱,我给你们钱,全都给你们!求你们带我离开这里!”

不过很显然,那些鬼不愿意放他们离开,一个个无比阴森的盯着这里的几个活人,一副恨不得啃肉喝血的凶残眼神,看的李则知心头发麻,一个劲的往司阳背后躲。

司阳朝着围拢过来的小鬼们看了一眼,微微一笑:“不想让我们走?正好,我也没打算放过你们。”

一群连鬼修都谈不上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困得住他。

邓洋虽然不知道司阳哥真正的实力如何,虽然肯定比自己厉害很多,上次在山洞里面他就见识过了,但面对这样一群堪比鬼王的存在,他心里还是打着鼓的,不过听到司阳哥这么说,还是下意识的说道:“司阳哥,他们很可能是被人控制的。”

本来这群鬼生前就受了极大的冤屈被人害死,死后又被人故意困住无法轮回超生,现在还被人当做棋子利用,实在是太惨了。所以他才想说去找同事来帮忙,毕竟如果只是将他们全都打的魂飞魄散,邓洋拼一把也不是没可能,但要镇压超度的话,那就要花更大的力气了,必须多找些人来帮忙才行。

“把这个拿好,站在这里不要动。”

司阳往李则知手里放了一个碧玉色的千瓣莲,这千瓣莲是他当初和好友天光和尚一起去沙海掏人家老窝宝库里得到的东西,据说这是魔玉炼化而来的,因为当年炼制这魔玉的魔修炼器师其实一心向佛,可惜没有佛根不说,连修炼资质都更偏魔修,不过这也抵挡不住他对佛教的一心向往。

所以这千瓣莲尽管是佛家器物的造型,但实际上却是凝粹魔气的东西,甚至可以将灵力转化为魔气。修仙界漫天灵气,一呼一吸都是浓郁的灵气,就是纯度杂质的区别,所以这东西对于魔修来说用处很大。但在现在的地球,灵气稀薄,仅靠那点灵气,根本就转化不了多少魔气。不过灵气虽少,但阴气却挺多,就比如说现在。

司阳其实对兰谨修也是挺看好的,虽然兰谨修那种体质不可能修炼他们恒天宗的道法,但他手里也有不少魔修的功法,魂府里的宝贝也多得是,供应一个兰谨修修炼到元婴分神期都没问题。可是他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全砸到兰谨修身上。

如果他本身就是魔修出身,能在这样的环境遇到这样的好苗子说不定还真这么做了,好的徒弟一个就够,这样天生的好苗子恐怕没几个魔修不动心的。

可惜他们恒天宗甚至就是毁于魔修的手里,他能不连带偏见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他虽然不会刻意去收集魔气,但如果碰上了那就收集一点是一点,于他自己本身就没有什么影响的事情,如果能换来一个不错的收获也算是意外之喜了,不过这就要看兰谨修到底有没有这个缘分了。

李则知听话的抱着师父给他的东西,尽管此刻的情景他已经被吓得有些腿软了。但是感觉师父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这才壮着胆子站立不动。

司阳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害怕,就把眼睛闭上。”

李则知立即跟摇拨浪鼓似得摇头:“不,不怕!”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听到声音更可怕好吗!

司阳没再管他,因为那些鬼纷纷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邓洋提起桃木剑就冲了上去,司阳一把将他后衣领抓住然后丢到李则知旁边,一伸手,手中瞬间出现一把木质的弓,不过有弓无箭。当司阳另一手搭在弓上,一道仿佛灵光凝结而成的箭刷地一下便射|了出去。邓洋这才明白刚才那抹金光从何而来。

被那灵气结成的箭穿透了身体的厉鬼如同之前那个女鬼那般,身上的黑色图腾慢慢退去,瞬间从伪鬼王的实力消散成快要魂飞魄散的状态。

邓洋看的目瞪口呆,天师中不是没有用弓箭的,但他敢发誓,绝对没有人可以直接用灵力凝结成箭,关键是这凝结成箭的灵力中还带了股雷霆的气息。若非这股雷霆的力量,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破除了那黑色图腾中鬼王的力量。

对这些毫无概念的李则知只觉得师父好帅,真心帅到没朋友啊,哪怕只是这样看着,他都有种心脏要爆炸的感觉。

那几个伪鬼王的速度很快,本来就小小一只,扑过来的时候简直快到一片残影,但他们再快,也快不过司阳直接数箭连发。

看着一群已经褪去了黑色图腾的几只鬼,邓洋神情有些麻木。背后操|控的那人很厉害,这是绝对的,最起码,他还没有见过能够生生将普通冤魂催生成鬼王的存在。就刚才那几只伪鬼王的力量,足以将玄学界搅起一场腥风血雨。就是偏偏遇上了bug一般的司阳,什么风浪都没掀起来,就被灭了。

连他师父都未必能凝结出那样一支带着雷霆气息的箭,更不用说数箭齐发了,如果背后那人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灭掉的,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吐血。

那几只伪鬼王虽然解决了,但司阳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虚空一抓,已经倒在地上身体近乎要变得透明的几只小鬼随着他的动作狠狠抽搐了两下。而司阳手中顿时多了一团黑色的气团。

司阳取出一张空白的黄纸,手指在黄纸上虚空画着什么,随即将刚刚从鬼魂身上抽取出来的黑色气团打了进去,让李则知将刚才道士用过的铜盆拿了过来,将符纸丢了进去,指尖轻轻一弹,一点零星的火焰落在了黄符上。

铜盆中的黄符被带着淡淡蓝色的火焰包裹着,邓洋他们能看到符上的黑色气体随着火的燃烧一点点在减少,但是半天烧不到符纸上。

李则知紧紧抱着司阳刚才给他的东西,小心的凑过去看,不解的问道:“师父,这是在做什么?”

司阳道:“反噬,那几个小鬼是被人|操|控的,身上带有幕后之人的气息,不过那人有点本事,并不是破了他的术法就能对他造成伤害,所以只能用这点气给他点教训了。手伸的那么长,也不怕折了。”

别墅中,碎了一地的玩偶,打翻的香炉,烧到一半就灭了的阴香,以及倒在地上死咬着唇极力抑制住呻|吟声的男人。过了好一会儿,心脏处的疼痛渐渐消去的男人才从地上慢慢坐了起来,看着满地的狼藉,还冒着冷汗的苍白脸上神色几乎扭曲,咬牙切齿道:“好一个华夏!”

第71章

没了背后那人搞鬼的|操|控,这一屋子的鬼即便是怨气浓烈,但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至于屋中其他人,老道士估计还有点自己的路子,见他们将事情压制下来之后,立即往嘴里倒了好几颗丹药调息。但是他失去的那些生气可不是那些丹药能调息过来的,经此一劫,估计以后再也不敢半桶水到处荡了。

而那个骗子更惨,虚弱的趴在地上连哀嚎都嚎不出声了,惨白的脸色自是不必说,身上不知道被那群鬼给啃了多少口,反正就邓洋的阴阳眼所看到的,他那是浑身伤,都伤及内脏了。也不知道他以前靠骗赚来的钱,砸进医院里能不能让他多活个两年。

他们两个情况还算好的,朱文贤的妻女身上的阳气没有男人重,那些阴魂更容易接近,等邓洋过去查看的时候,朱文贤妻子的身体都已经冷了。

邓洋之前来的时候就见过朱文贤的妻子,那面相戾气很重,典型的就是坐七杀的命格,这类命格的人做事果断,性子暴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是男人,只要压的住这样的命格定是一方枭雄的人物,可若是女人,那绝对是个女强男弱的局势。所以朱家的事,这女人恐怕掺和的比她丈夫都多。

被她护在身下的女儿只是昏迷,邓洋往女孩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算是暂时保住了性命。但这小女孩本身就不太干净,虽然身上没有血煞之气,但阴气极重,估计朱家赚来的那些肮脏钱这小女孩也没少挥霍。一个才十来岁的小女生,手上戴的镯子估计就要十几万了,这来源不正的钱财花多了,也难怪会沾染这一身的阴气。

至于朱文贤,要说惨吧,他好歹还活着,要说不惨吧,那真不如跟他老婆一样死了一了百了的好。那浑身上下一点好皮都没有。那一群鬼扑咬他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存着想要狠狠折磨他的想法,伤口不深,没有性命之忧,但是那千丝万缕的阴气却随着伤口一点点的渗透进了脏腑之中,只要他活着一天,这生不如死的滋味就要承受一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