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见小丫还能认人,于是朝她问道:“小丫,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

一般人如果遇到鬼魂那肯定是不能这样问的,人死后之所以成鬼,除了是被人刻意为之的,那就是自身的执念,而大多数鬼最大的执念便是自己的死亡。这种问题一旦问了,触及鬼魂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那就整个暴走了,再无害的鬼魂也会神志不清的伤人。

不过这里有两个天师,自然不会害怕一个死了才几个月的小鬼,为了弄清楚整件事情,那只能这么问。

好在小丫的魂力估计被木牌给消耗了不少,加上她年纪小,死的时候只有对亲人的执念,对自己的反倒是没多少,所以理智尚存。

在小丫断断续续的回答中,他们大致弄清了事情来龙去脉。

朱国豪本身是个木匠,还是那种祖传手艺传下来的,并不是跟着正规学校学习的。朱国豪其实也没多大的本事,他的父辈也都是些老实的手艺人,旁门左道的方法还是朱国豪小时候听爷爷当故事讲的。

后来看着家家户户的日子越过越好,人们做房子也好,打家具也好,慢慢的都去找专业的公司,也不会找他这种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人了。后来又听儿子念叨木材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做了,随着信息的发展,很多东西几乎都摆在了明面上了,价格玩不了多大的水,只能拼质量拼低价。

那时候朱文贤刚结婚不久,他老婆又是个要强的,朱文贤有个小公司,不说发大财,好歹能维持个衣食无忧,可是他老婆总是嫌他不会做事,事业做不大,没本事,以后连奶粉钱都赚不到。

念叨的多了,家里自然就不得安宁,随着孩子的出生,花销越来越大,后来朱国豪动了心思,开始在家里摆一些旁门左道助财的东西。

原本朱国豪是不太相信这些的,他本身就是从破|四|旧的那个年代过来的,也没见过多少这类的事情,一开始也纯粹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结果没想到,隔了没几天,他儿子就接到了一个大单。尽管油水没多少,但好歹还是有赚头的。从那以后,朱国豪就开始沉迷这些东西了。

后来朱国豪‘走运’,在古玩市场上淘到了一个似乎刚从土里挖出来的东西,那是一个木盒,做工是相当精美,但价格不便宜,当时朱国豪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非常想要,于是不惜重金给买了下来。带回家之后就天天在家里盘玩,然后有一天,他发现了其中的暗格,暗格里面有个雕刻着古老梵文的木牌,以及一片残缺的羊皮纸。

羊皮纸上记录了一些秘法,手段邪恶狠毒,但是利益实在是太动人心了。

第一个遭到朱国豪毒害的是他一个农村老家叔爷的托孤,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一辈子没出过村,也没念过多少书,见朱家到城里发展出了一些家底,就想着自己年纪大了,也照顾不了她多久了,就想在死之前将这个孙女儿安排好,哪怕在城里给人当保姆也算是一条活路。

然后这个女孩就成了朱国豪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在朱家这个别墅里,还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一个祭坛,祭祀的是那张羊皮纸上所画的不知名的邪神,那是朱国豪发家之后自己亲自雕刻出来的,然后还有一系列的杀人作案工具。

根据羊皮纸上记载的方法,将活祭者供奉于邪神神像前的祭台上,三天不沾任何水米,三天之后先将人的血放干,放出来的血要将木牌浸于其中,而血会被木牌慢慢的吸收,神奇的是,只要将木牌放入血中,那鲜血便能一直保持着新鲜直到被吸食干净。

而尸体则根据羊皮纸上写的方式炼制成尸油,再用尸油早中晚三次的擦拭木牌,这样连续四十九天将木牌埋入栽种了植物的土中,借以植物的生机来释放被木牌转换后的力量改变运势。

将植物摆放在朝向为东的乾方位,供养三个月之后才能将木牌取出来,然后要将那盆花处理掉,最好是交给财运极佳的人,那样更加能对自己带财了,一条命可保一整年极运不败的运势。

听小丫说到这里,邓洋的脸色无比难看。整个屋子,包括小丫在内,一共有九只鬼,除了第一个遭到毒手的女孩是个成年人,其他的都是未成年的小孩。看那些小鬼的大小,恐怕小的只有两三岁,大的也就四五岁,这些小孩从哪儿来的,除了拐卖来的还能有什么渠道。也就是拐卖来的哪怕杀死,只要小心的处理好尸体就不会被人发现。

李则知已经听的受不了了,他的生活虽然很贫苦,但也算是单纯的,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他更是听都没听过,看着已经变成了鬼魂的小丫,李则知擦了擦努力憋着的眼泪:“怎么就有这么凶残的人呢,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太坏了!”

司阳将已经破了邪法的木牌递给邓洋:“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不干预了,你自己来处理吧。”

邓洋点点头,今天要如果不是司阳在,这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剩下善后的工作自然就用不着麻烦司阳了。

就在他们刚才处理木牌的时候,那个骗子和老道士已经悄悄溜走了,不过谁也没空去管他们了,经过这次的伤筋动骨,怕是他们有的受了。

见师父准备走了,李则知一脸欲言又止。司阳道:“你想留下?”

李则知看了看小丫,点点头:“我想看着她走。”

司阳也没有反对,朝邓洋说了一声:“那就让他跟着你搭把手吧。”

邓洋自然满口答应,一把勾着李则知的肩膀道:“司阳哥你放心,我保证处理完事情给全须全尾的送回去。”这有可能是他们一队未来的人才,现在联络感情的机会送上门了,他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第72章

等李则知跟着邓洋忙完了回来时,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不过这个忙完只是将小丫给超度送走了而已,虽然司阳随手就将木牌上的经文邪法给破了,但是魂魄遭受到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了,尤其是那几只已经被人炼化过的小鬼,稍微一动都要魂飞魄散了,连超度都不行。邓洋只得给他们做了一天一夜的法事,将魂魄稍微稳固了一下这才送走。

李则知也耐心的在一旁等了一天一夜,虽然小丫的情况没有那几个小鬼那么惨,但据邓洋说这样的法事对鬼魂也是有好处的,转世投胎的时候,魂魄越稳固强大,以后的身体越好。

这次的事情的确让他增长了很多的见识,看到那些鬼魂消失之前,那阴森死气的脸上突然变得祥和的一瞬间,李则知的心情是复杂的,那一下子他想了很多事,但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想,脑子有些空白,不过却无法抑制住那种想哭的感动。生命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管是新生还是死亡。以前他觉得死亡就是终点,不过现在却有种,也许死亡才是一切的开始的感觉。

一直到回到酒店,他还在这种情绪中出不来,然后看到正在和兰谨修喝下午茶的师父,李则知很是认真的问道:“师父,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变成跟您一样厉害的人?”

司阳似乎有些诧异的挑眉:“你怎么会有这样错误的认知?”

李则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傻乎乎的道:“啊?”

司阳道:“你的资质一般,回去之后我还得在你身上花些功夫改变一下体质,只能说你恰好够过那个起始线的坎,至于未来的成就如何那就看你是否勤能补拙了。”

李则知似乎有些受打击,他以为师父收他为徒是因为他骨骼清奇资质上佳,所以一眼就看上了他,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果然人不能脑补太多,这不就想太多了吗。后来李则知才知道,是他家师父的门槛太高了,以至于后来师父收的所有的徒弟都对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误的认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