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道:“既然这里没事了,那明天回去吧。”

司阳点点头:“回去吧,再复习一段时间也要考试了,又是一年冬。”

兰谨修随着他一起看向窗外,看着路上渺小的行人穿着厚厚的衣服来去匆匆的模样,这才十二月,就已经冷到快要下雪了,而今年的新年却在二月中旬,看样子今年的寒冬很是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而山洞里面的前期工作也基本完成了,田荣的尸骨也可以清移出来了,对于这种非自然死亡,自然有特勤部出面通知家属。

兰谨修并没有去见田荣的父母,但却让兰玉琢帮他准备了两个灵谷寺开过光的长明灯,他打算回中都之后就去给田荣的父母点上,他没能把人救回来,如今能做的,只有替他的父母去祈福求个安康了。

司阳带着李则知回中都的时候,邓洋还留在这边善后,一下子宜山城出了两档天大的事,可算是热闹极了。山洞的事情是古遗迹的新发现,对于考古界,对整个华夏的历史都是一个进展和突破,算是一件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但是朱家的事那就太人神共愤了,朱家地下室里除了有个邪恶的祭坛,还有一个巨大的冰柜,而小丫的尸体就是在冰柜里被发现的。其余的被朱家人杀死的那些小孩尸体在一系列处理之后,每年清明的时候借着回乡祭祖的理由带回乡下去掩埋了。本来就是个小孩,经过处理,一个小小的旅行袋就能装得下,带回去一点都不会被人怀疑。

根据邓洋从第一个死于朱家人手里的女鬼那儿询问得知了掩埋地点,这一挖就挖出了七个小孩的尸骨和一个成年人的尸骨。虽然朱家为了自家的事情不暴露出去,选择的住处有点偏,是个私|密|性|很好的别墅区,但那天晚上的动静闹得那么大,后来又有一大堆的警|察出入,想要不被人知道都不可能。

很快朱家的事情就被人曝光了出去,但是为了避免被人恶意制造恐慌,于是干脆举办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将他们所调查到的情况给公布了出去。如今犯罪的人员已经被捕,也算是对公众有个交代了。

但是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肯定是不能说的,不过这种胡诌是那些当官的最擅长的了。邪恶的秘法被隐去,朱国豪被描述成一个有着虐|童|癖的变态。而他的家人为了满足他的邪恶欲|望,甚至帮他从人贩子手里买被拐卖的儿童。

后来朱国豪又在去山里买兰花的时候,看上了那户人家的小女孩,于是又伸出邪恶的毒手,却没想到这次竟然暴露了,被小女孩的哥哥发现了。于是小女孩的哥哥寻着蛛丝马迹一路找到了朱家,还曾不止一次的大闹过。

可是当时没有人相信他,还是一个路过的老刑警见状起了疑心,于是帮着他调查,结果这一调查就查出了这么多的东西。而朱国豪得知自己的事情败露,就生生自己把自己吓死了,而他的儿子对于父亲所做的事不但一清二楚,同样还有份参与,以及最后的善后,现在已经被捉拿了。

这件事的行径已经相当的恶劣了,尤其是还涉及到了拐卖儿童这一块,那简直就是国人不可被触碰的底线。不过虽然罪证确凿,但还是要根据一些程序来定案,所以一时间还没个结果,不过这件事曝光之后,几乎所有的民众都在要求死刑。

当然网络上还流传着另外一种说法,说是被朱家害死的那些孩子亲自来报仇了,所以事发当天晚上才会阴风阵阵,整个朱家明显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毁成废墟的。不过这种说法只是网传,并没有得到证实,当然也不可能得到证实就是了。

回到中都之后,司阳家的鬼仆们对于司阳新收的徒弟很是好奇,一个个当是稀奇一样的围观,弄得李则知整个手足无措。小福子更是看着这个跟自己一般大少年,噘了噘嘴,朝着司阳问道:“那主人,我们该怎么称呼他啊,叫少主人吗?”

司阳道:“叫名字。”

他对于这种阶级制度并不怎么感冒,至于鬼仆对自己的称呼也没怎么纠正是因为希望他们形成这种主次的意识,而且以前在恒天宗,他也有一群草木成精的奴仆称呼他主人,所以这个称呼他也算是习惯了。不过对于李则知,那自然是叫名字,又不是他的儿子,叫什么少主人。

从梦在一旁道:“那便叫则知少爷吧,毕竟是主人的弟子,理应有所区分的。”

李则知连忙摇手:“叫我名字就可以了!”什么少爷,他一个连地都没得种的一穷二白的小子,哪里能担得起这样一声称呼。

不过师父的家真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那么漂亮的大房子,还有那么漂亮的大花园,他还以为是要跟着师父去个什么深山里修炼呢。

不过司阳却没给时间他去适应新的环境,直接将他拎上了三楼。

鬼仆都在一楼,因为一楼的房间里司阳布下了养魂阵,对他们自身的修炼也是有好处的,二楼如今只有他和沈然住,沈然虽然挂着鬼仆的名头,算是借着他的名义留在了这里,但他们实际上并不存在主仆关系。

他收留沈然一是因为能够在如今这个末法时代修炼成精着实不易,而且他也正好需要有人帮他打理一下对外的事物,再就是他算到沈然身上似乎有一个今后会跟自己有关的契机。

至于三楼,那相当于司阳的修炼场了,有一个房间是未经允许不准任何人进去的,就连鬼仆和沈然都不知道上面是个什么情况。

司阳带着李则知上了三楼,一进房间,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那是真正的另外一个世界,有山有水,有一望无际的空旷草地,有一座巨大的宫殿,直把李则知看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简直怀疑师父家里有个任意门,能穿越到别的世界!

司阳带着他朝宫殿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这里是修炼场,今后你就在这里修炼,这座宫殿中供奉的是你是师祖,现在我带你进去拜祭一次,以后若是无事,你就不要随意进去打扰了。”

李则知连忙小心的跟上:“是。”

李则知以为师父说的供奉应该是牌位或者画像之类的,却没想到竟然是一道虚影。虽然那虚影活灵活现就像是真人一样坐在那儿,但幸好只是看着像。

拜祭了师祖,司阳又带着他去了偏殿:“关于如今道法的种种,我们师门的特殊性,以及你真正要学的是什么,全都记录在这个玉简当中,现在我要给你洗去你身体里另外两个废灵根,等你能够引气入体之后便能解读这玉简中的内容。洗精伐髓的过程中不会好受,不过你如果撑不下去,那也证明了你虽然身具灵根,却无缘走这条路,你我之间也没有师徒缘,届时我会将你另做安排,也算是不枉相识一场。”

李则知咬了咬嘴唇,带了几分倔强:“我一定能撑过去的!”

司阳似乎笑了笑,随手一指:“脱光了去池子里泡着吧,不管身体有多疼,都不可以离开池子,在你洗精伐髓的时候我会在你识海里注入我恒天宗的心法,并且引导你修炼,这是最佳的修炼时机,以后若想有所成就,就把握好机会。”

李则知点点了头,然后快速的脱光了自己跳进了池子里。那池水不冷不热,泡进去的瞬间相当的舒服,那种舒服是整个身体都轻飘飘的,一点都没有水压的那种沉闷的压力感。

“张嘴。”

李则知连忙听话的张嘴,然后嘴里被丢进了一颗药丸子。那药丸子入口即化,李则知当时还想着,他在池子的正中央,距离师父有点远呢,那么小拇指大小的一枚丸子竟然准确无误的丢进了他的嘴里,师父打篮球肯定超级厉害。

司阳随即又往池子里丢了几株像是花草的东西,丢进去的一瞬间就消融于水中了。正在李则知惊讶的时候,就听司阳道:“闭上眼睛老实呆着,我让你起来的时候才能起来。”

李则知连忙点头,在他闭上眼睛之后,司阳将一抹灵光打入他的识海中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很快,李则知就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水深火热,什么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在李则知接受脱胎换骨的洗礼时,司阳并没有一直等在旁边,这个地方虽然是凭借阵法创造出来的一个独立空间,但已经与他的神识融合了,所以李则知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他都能一清二楚。更甚至他还能幻化出一道虚影来教授他功法,并不需要本人亲自守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