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0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单鹤轩似乎有些诧异,大概是没想到沈然变回原形之后声音的差别这么大,虽然是他带着变回了原形的沈然回来的,但是一路上沈然都是闭嘴不出声,于是难得情绪外露的多看了他一眼。

本来对于沈然突然变成一只龙猫这件事他还没缓过神来,对于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妖这件事,他们即便相信,但除了西方的蝙蝠精之外,在华夏地区还没见过修炼成精的妖。

要如果不是知道沈然是司阳的人,作为建国之后首个发现成精的妖,那他肯定是要带回局里去的。所以发现沈然一下子变不回人,他只好亲自给送了回来,顺便也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前不久他们才以日本阴阳师杀了他们华夏天师这个名义,向日本敲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司阳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解释了一句:“妖的寿命跟人不同,漫长的很,他也就百来岁吧,在妖界只能算是个未成年。”

沈然瞪大了眼睛看向司阳,似乎有些疑惑他对妖精怎么也了解的这么清楚,但一想司阳这人处处透着神秘,知道这些似乎也不足为奇。不过还是忍不住给自己辩解了一句:“我快成年了,最多这一两年就能成年!”

不过他这句辩白没人在乎,因为单鹤轩很快便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到现在都还在追查着校园碎尸案的凶手,自从上次司阳辨认出那黑色粉末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他就有了很多种猜想,其中最严重的可能是背后有人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制造出了一个或者很多个能够收集人类生气精魂的器|具,通过邪法的传播,引诱意外得到那种东西的人走向歧途,做出丧心病狂的谋杀。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有厉害的天师在背后所为,将普通人当做棋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在他们没有察觉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整个华夏这么大,如果不尽快的调查到源头,只一味被动的在人犯了案之后才能有所行动,那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不过这也是他最坏的猜想,还有可能只是某个人意外得到了寄居了某个邪神的古物,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惜犯下重罪来供奉邪神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在有限的线索中,单鹤轩只能每天带着罗盘到处排查,于是很凑巧的就遇到了正在跟人打斗的沈然。

与沈然打斗的是四个青年,头发染的花里胡哨,穿着上看起来更像个街头混混,但是一个个的身手却明显是练家子。尽管他没搞清楚眼前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沈然的招式间已经动用了灵力,而那群人抵挡的游刃有余,而且其中一人手里竟然拿着一个法器,这明显就不是普通人之间的恩怨。

见此情景,单鹤轩立即上前,不管他们有什么私人恩怨,这大庭广众连一道结界都没有设下就打的如此肆无忌惮,如果被普通的市民看到或者被人发到了网上,那又是一堆的麻烦。

更不用说,约束鬼仆,保护已在他们部门记名了的天师的鬼仆也是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

不过显然那群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张狂,在他表明了身份之后,不但没有丝毫收敛,更是直接露出了杀意。

说到这里,沈然也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暴露了还是对自己的声音破罐子破摔了,也不憋着了,气呼呼道:“这傻子简直就是一根筋!也不看看人家手里的那是法器,他拿个破剑就冲上去跟人干,这不是以卵击石吗!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就应该立刻退出去然后叫人来,在咱们的地盘,那人不是分分钟就来了吗,我说我断后,好歹还能撑一撑,他非不听!”

见单鹤轩低头看自己,沈然努力的瞪大眼睛以表示自己对他的不满。那龙猫的眼睛能有多大,瞪破了天也跟个大号的老鼠似得,倒是那两只气得都立起来了薄薄的大耳朵存在感更强。

司阳也忍不住在他那气到飞起的耳朵上看了一眼,太抢戏了,然后才问道:“然后呢,你都被打回原形了,这是打输了所以逃回来了?”

沈然哼哼道:“我们才没输!不过也没赢就是了,反正那群人也没讨到什么好。”

单鹤轩道:“他们似乎对我们的特勤部很了解。”

一般在外若是处理这种非常人的事物,像他们这样的政府部门,首先自报家门是最基本的流程,不管是对人还是对鬼。而那群人只是听到他说特勤部单鹤轩,就直接说出了他是二组队长的身份,还说如果能杀了一个队长,那这一票就更是赚到了。

后来他们自然是打了起来,那四个人本身就是下了杀心,招招致命无比凶残,其中一个手中还有一个厉害的法器,那是个像是金刚杵的东西,有成年的小手臂长,一头是镂空的圆,里面有个泛着灵光的水晶石,另外一头无比的精尖,雕刻着一条盘龙,栩栩如生。

那金刚杵灵力强大,他手中的剑对上去可以说是不堪一击,若非他用灵力护着,用不了几招他的剑就会变成一片片的碎铁。

虽然他们是一句带过的说,但司阳也能想象当时的情况,即便单鹤轩的实力不错,但还没到能与法器抗衡的程度,武器上的差距就已经让他们很吃亏了,对方能够驾驭住法器证明修为也绝对不差,他们两个能够全身而退已经算是很好了。

沈然道:“那群人是铁了心的想要杀我们,之前可能是看我一个人,连结界都懒得设,结果他不看情况的冲了上来,那群人立刻布下结界把我们困在了里面,最后要不是我拼尽全力冲破了结界,真就被那群人得手了!”

单鹤轩闻言也跟着点点头:“的确,这次的事情真要感谢沈先生,若非沈先生冲破结界,我们怕是难以脱身。”

听到单鹤轩这么说,沈然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用短短的爪子挠了挠脸,有些小害羞道:“也不能这么说,你这完全就是被我连累的,真要说谢谢也该是我谢谢你,要如果不是有你帮忙,我想要脱身也难。”

司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等他们两个相互谢够了才开口:“那你又是怎么被打回原形的?”

沈然连忙道:“还不是上次那个枪!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克制妖力,我破开了结界,又一大堆的符箓丢下去之后,挡住了他们一会儿,明知继续打下去就是我们吃亏,那我们当然是赶紧跑啊,结果就在跑的时候,我又被那玩意给扎了一针,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他才不会说,最后是单鹤轩用疾速符带着他离开的,结果半道上他就变回原形了,然后在单鹤轩极其诧异以及惊讶的目光下,将他塞进胸口的衣服里给兜回来的。

反正他这次是暴露了个彻底,抢救都抢救不过来了。

单鹤轩看向司阳:“司...司阳,请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群日本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司阳笑了笑:“还能有什么目的,目的当然是妖丹啊,一只能够成精化形的妖,整个华夏也没几个,他这是因为还没成年,有时候控制不住妖气,所以才被人发现,对于普通人来说,妖丹简直等同于长生不老药,妖的寿命漫长,全是因为妖丹中的妖力,妖力充盈,那自身就强大,妖力枯竭,那妖自然就死了,不过妖离了妖丹会死,但妖丹离了妖却不受影响。”

司阳说完看向沙发上的那只龙猫:“所以你在别人眼里就是堪比唐僧的不老肉,别说日本人了,如果被到了寿限不想死或者渴望长生的人得知你的存在,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安全。”

第74章

关于日本人要抓他的原因,沈然心里大概也猜想到了,他除了身体里多一颗妖丹,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他值得人如此大费周章的了。关于妖丹的事,小时候他爷爷也跟他说了不少,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山里的妖精不少,虽然化形的不算多,但很多都开了灵智。

不过后来环境越来越差,好多妖就连化形都没那个条件,有的误入歧途,靠着吸取人类的精气修炼,然后被天师当魔物给灭了,有些因为灵气稀薄妖力的消耗入不敷出慢慢的修为退化,也不知道最后结局如何了,反正大家都很惨就是了。

爷爷说他身上有父母留下的大功德,这才有机会化形,要好好的珍惜,好好做妖千万不能走入歧途。沈然小时候问过爷爷很多次,他的父母在哪儿,做了什么大功德。不过爷爷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后来就连爷爷也走了,他不知道他的爷爷去哪儿了,就在爷爷给他安排好了人类的身份之后就走了,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爷爷在哪儿,还在不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