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所以从司阳口中确定那些日本人果然就是冲着妖丹来的,沈然直接往沙发上一趴:“怎么办啊,我是不是要回到深山老林里去躲起来才行啊,感觉我就是个行走的唐僧肉,这次是我符箓带得多,砸也砸出一条活路来,可以后不能次次都靠符箓吧。”

说着更是心头起火:“那几个围攻我的都是华夏人,不过他们的招式似乎有些不伦不类的,手决偏向日本的阴阳师一道,但却又没有式神,还用我们华夏的符箓!日本人真是狡诈啊,估计就是利诱了这些人,给了点外门的甜头,真正阴阳师的东西却又不教,还让他们给卖命。那些日本人入境需要报备,这本身的华夏人在华夏为日本人做事不就肆无忌惮了么!”

单鹤轩道:“日本那边也有我们的人,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收买的,就看开出的是什么条件了。”

司阳忍不住笑道:“你为什么第一个念头是躲起来,而不是好生修炼,要知道你们妖修是化形不易,一旦化形那便是天道的宠儿,人类修士尚且还需要苦修才能出人头地,而你们这些已经化形的妖修哪怕就是睡觉呼吸那也是不断的在增长修为,实力强了,还怕那几个日本人?一个不高兴,掀翻日本岛都只是抬抬手的事。”

沈然吞了吞口水,眼冒星星:“真的假的,我爷爷从小告诉我要小心低调,不能跟人类硬碰硬,我们就是夹缝生存的异类,想要活下去就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人才行。”

司阳看了沈然好一会儿,才道:“可能对你有点难度,就你这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原形,除了修为,原形也是很重要的。”

沈然怒了,整个直起身时站立起来:“司阳!你不能这样种族歧视的!这是不对的!”

单鹤轩在一旁微微抿唇道:“关于沈先生的事情,我会保密,只是日本人那边一而再的动作,恐怕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沈然也叹了口气:“我总不能一直躲着吧,可是修炼也不是一日就能升天的,这也太憋屈了。”

沈然叹完气,又忍不住期期艾艾的看向司阳。司阳道:“你呆在这儿即便是日本最厉害的阴阳师来了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但如果出了这个院子,那就是你自己的路,就与我无关了。”

沈然自然也知道,司阳跟他无亲无故的,能够让他留在这里保命就已经非常仁慈了,再要求多了那就过分了。

“我不是说那个,司阳,你会修补剑吗?”

单鹤轩闻言看向沈然,随即道:“不用,我还有别的。”他的剑即便材料用的不是一般的铁,还经过特殊的开光供奉,压制一般的厉鬼不成问题。但是对上法器那就犹如废铁了,哪怕他努力用灵力护着,但还是没能撑下来,已经有了裂纹无法再用了。

沈然连忙道:“这件事本身就是因为我,不管怎么说,总不能我全身而退了却让你损失惨重吧,我看得出来你很爱惜那把剑,要是能修的话那就最好了。司阳,你能修吗?你要我做啥你尽管说!我给你做工抵债,我寿命长着呢,给你做个百年的免费劳工都没问题!”

司阳轻声一笑:“百年,你的身份如果藏不住,那群对你觊觎的日本人不解决,你有没有明天都不知道,更何况,谁说你全身而退了,你没发现你已经变不回人了吗?”

沈然悚然一惊,下意识想要找理由安慰自己:“这不是被那个针扎着了吗,等药效退了,我再修炼修炼,妖力回来了,应该就没事了吧。”

“上次你只是被划了一道口子,沾染了一点药力,所以恢复的很快,这次你应该是被打个正着了吧,那药可是一点都不浪费的全都打进了你的身体里了。”

这一下沈然真的有些懵了,一直还算淡定的情绪也忍不住慌乱了起来:“那,那会怎么样啊?我变不回人了吗?司阳,老大,你帮我变回去吧,我还要给你买山头种地呢!”

司阳轻啧了两声:“买山头这件事我可以交给岚裳,要是岚裳忙不过来,我再把靖柔派出去专门处理这件事也行,这么小一个院子,从梦一个人打点也绰绰有余了。”

沈然这下彻底坐不住了,那肥胖的小身子身姿倒是十分敏捷的从沙发这边一下子跳到了司阳的身边,两爪子可怜兮兮的抓着他的袖子,小黑豆似得眼睛巴巴的看着他:“老大,老大求你再爱我一次!”

司阳摇了摇头,一伸手,指尖抵着那个小脑袋用力一戳,将沈然戳的直接翻了个跟头:“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药里面有一种特殊的物质,只能通过你自己的修炼慢慢排解掉,如果我用外力帮你拔除,那对你的修为也会有影响,不过排解的话也用不了多久,你修炼勤奋点,个把月应该就能恢复了。”

一听不是以后再也不能变回人了,沈然很是松了口气。可是一想个把月的时间都要保持这个样子,整只龙猫都忍不住萎了。但他还惦记着单鹤轩的剑,于是一骨碌的爬起来又屁颠的凑了过去:“那剑,能修吗?我,我用千年人参换可以吗?真正的千年人参,一支不够就两支,三支,我把能找得到的都拿来跟你换!”

千年的大树如今都是重点保护的古文物了,更不用说千年的人参,那几乎就是个传说。市面上有的最多也就百年而已,稍微好点的可能有个两三百年的,只有真正传承了上千年的玄门世家说不定还可能有这样的珍藏,但那么珍贵的东西,有个一支恐怕都供奉起来了,两三支就单鹤轩所知的,几乎是不可能。

人参这东西对司阳来说其实就跟普通人吃萝卜没什么区别,别说千年,就他现在的修为,万年的人参对他的作用也不大。但在地球上,千年参应该算是不错的东西了,修补剑对他而言也只是随手的事,用千年参当报酬也算合理,于是便朝沈然道:“行吧,虽然作用不大,用来熬个汤也算是补品了,你先拿人参来,你拿来多少,我就看给他修到个什么程度。”

沈然啊了一声:“那我拿一支来你就只给修个一寸两寸吗?”

司阳笑道:“修剑容易,如果只是把他的剑原封不动的修好,一支人参就够了,如果想要加强点,那就看你能拿多少了,拿得多,我这里添置的材料就多,这交易公平吧。”

公平公平,这当然公平,不过沈然却没有一口答应,而是道:“我会努力去挖参的,不过不用全部用来给他修剑的,我挖到多少都给你一半,当是谢礼了,吃你的喝你的还住你这儿,之前我是没想到人参这一茬,不然我早就去挖来送给你了!”

他记得山里似乎还有其他的好东西,反正这次如果能顺利找到的话,那就都带出来好了,司阳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也是要修炼的,他还收了个徒弟,虽然自己还没看到他的徒弟,但这些都是消耗。不管司阳看不看得上他的那些东西,那也算是他的谢意了,最起码,以后蹭吃蹭喝能够蹭的脸皮更厚些了。

司阳却是看向他:“你就这样去挖?用你那两个小短爪子?”

沈然看了看自己,难得没有反驳司阳的话,他现在的形态的确不太好,于是转头看向单鹤轩。

最后单鹤轩带着龙猫沈然走了,司阳还很贴心的亲自动手封住了沈然身上的妖气,只要他不开口,在任何人眼里那就是只宠物龙猫。虽然如果一直呆在他这儿肯定是最安全的,但那些日本人恐怕还没猖狂到直接到特勤部去抢人的地步,他们可以围杀落单的单鹤轩,但应该还不敢主动去挑衅,否则事情定然就上升到国际纠纷了。

因为司阳封了沈然身上的妖气,加上冬□□服穿得本就不算少,所以沈然是被单鹤轩揣兜里带走的。在他们的车子开出小区之后,一个停靠在路边的车里,一群像是混混的小青年看着手里的屏幕道:“没有妖气,那小东西应该被那个特勤组的送回来了。”

坐在副驾驶上戴着墨镜的青年看着这片出了名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冷冷的问道:“查清楚那人的背景了吗?”

刚刚拿着仪器探测妖气的人道:“工大大四的学生,不知道师承何派,但似乎有两把刷子,当初日本那两个就是在这一带失踪的,后来整个人都废了,带回去之后大阴阳师樱井文仁亲自出手都没能治好,除了我们这边,还有另一拨人同样在调查,但只能调查到一些明面上的东西,那个叫司阳的家伙也没个亲戚,不过好像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正坐在小花园里泡茶的司阳看着茶杯中的花骨朵渐渐泡开了,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靖柔从一旁端了一份刚出炉的小点心送了过来,司阳朝她问道:“会弹琴吗?”

靖柔道:“对七弦琴略懂一二。”

靖柔一说完,在石桌上瞬间便出现了一把古琴,司阳道:“去吧,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靖柔微微福了福身子:“是。”然后将桌上的古琴抱了起来,转身朝门外走去。教人做人,可不就是他们这些宫里出来的,生前最擅长的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