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75章

大冬天的,一个面容秀美的少女穿着一袭薄薄的淡蓝色纱裙抱着一把琴走来,及腰的长发随着走动间带起的微风轻轻飘动着,背景是空无一人以及一眼看不到头的街道,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诡异。

守在小区外的那辆车见到那女子朝他们走来,看了眼贴在车上的符箓,他们原本停留的位子就不起眼,又特意贴了符箓,一般人都直接忽略掉他们了,这既然来了个不一般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恐怕他们已经暴露了,来的很有可能是司家的人。

四人中明显年纪最大的领头人微微眯了眯眼:“开车走,现在不宜对上。”一边说着,一边将法器拿在了手里,对于尚不知底的敌人,他向来是报以最大的戒备来对待。

驾驶座的人立即启动车子,可是车子死活无法发动,而那个抱琴的少女已经近在咫尺了。

那四人既然能给日本人在华夏卖命,本事多少还是有的,再加上手中还有一个法器,不说肆无忌惮,但着实也没把华夏的天师放在眼里,当然除了那些很久没有出过山的那些个老不死之外,年轻一代的几乎就没个能看的。见女子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站定,车子又显然被那女子给控制住了,几人相视一眼纷纷下车,各自拿起武器,就不信他们四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然而等他们一下车,靖柔纤纤玉指轻轻扫过琴弦,四人周围的环境瞬间一变。

他们也不是没经过事的,这一看就知道自己等人落入了幻境了。为首的那人用灵力催动手中的金杵,试图强行破开幻境。可是区区法器,如何能破开灵器制造出来的幻境。

而围困他们的幻境也并不复杂,就是一片漆黑的虚无空间。就在那几人以为这只是个消磨他们意志的幻境时,突然从脚下伸出一只像是黑雾凝结出来的手掌,那手掌一抓到他们脚上,几人顿时一股钻心的疼。

兰谨修下班回家的时候起初还没怎么在意,倒是敏锐的保镖神情凝重道:“老板,这条路似乎有些不对劲,按照我们的车速,这条马路最多十分钟就能到家,只会遇到两个红绿灯,现在已经超过三分钟了,并且刚刚路过了第三个红绿灯。”

兰谨修闻言从电脑上抬头朝窗外看了看,就他们现在行驶的公路上,还能看到他们小区里面的绿化带,可以说一条马路靠边的整片绿化都是他现在居住的小区覆盖范围。

在家门口却似乎遇到了鬼打墙,而今天是周五,这个时间点如果司阳没有其他的约会,应该已经到家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是司阳在跟人斗法?或者是有什么人找上门了在闹事?

兰谨修让保镖先把车停在路边,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没给司阳打电话,而是从公事包里取出一张密封的符箓:“贴在车上,看能不能出去。”

保镖将密封袋给撕开,然后往车上一贴,当符箓贴上的瞬间,兰谨修和保镖都听到了似乎有人在弹琴的声音。驾着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就看到靖柔坐在路边,一把古琴放在自己的腿上弹奏着。而在靖柔的前面,四个人相互厮打着,虽不至于残手断脚,但一个个的吐血连连,明显内伤不轻。

见到兰谨修的车过来了,靖柔抬头看了眼打的不可开交的几人,以一个扫弦收尾,最后一个音落下,那几人渐渐从幻境中清醒过来。

幻境一散,四人彻底支撑不住的软倒在地,令他们惊恐不安的是,那个金杵上竟然隐隐有了些裂纹。那可是法器,就连玄门世家都要小心供奉轻易不会拿出来使用的法器!

靖柔抱着琴朝着躺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几人走了几步。那几人大概是被刚才的幻境折磨的不轻,已经伤的快要动弹不得了,却还是因为靖柔的动作而惊恐的后退。

靖柔面无表情眼神冷漠的垂眸看着他们,轻柔的嗓音冷冷道:“各为其主之事我家主人也懒得过问,你们若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便罢了,但如果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就莫怪我家主人不客气了,今日这份警告还望各位牢记。”

靖柔说完回头看已经下车看着这边的兰谨修,微微一笑:“兰先生。”

兰谨修点点头:“回去吗?上车吧。”

因为兰谨修经常去司阳那儿蹭饭吃,哦不对,应该是蹭厨子,因为每次兰谨修都会带一些上好的食材,又是隔壁邻居,来往的多了,大家也都熟悉了,所以靖柔也没客气,微笑道谢之后便上了车。尽管回家对靖柔来说可能比坐车还要快,但做鬼飘了好几百年,偶尔享受一下做人的乐趣也是不错的。

当看到那辆车开进了小区直到连车尾都看不到了之后,重伤倒地的几人连滚带爬的上了车,这次的教训,可真够给的深刻的。

看到一个人出去两个人回来,司阳也不怎么意外,笑道:“下班了?”

兰谨修点点头,很自然的将外衣脱下挂在门口,换了鞋后朝着司阳走去:“沈然回来了吗?他今天好像遇到了什么人被找麻烦了。”

今天他的助理带着沈然去看竞标地的现场,一个地方值不值得竞标要参考很多因素,除了本身可以竞标的地方,周边的环境也很重要,所以现场考察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本来沈然就是来速学的,正好最近也有一个重要的竞标,所以就干脆让助理带着他参与进来,再没有比亲自参与一个项目更能弄懂其中种种弯弯绕绕来的快了。

他之前就跟助理说过,只管带着沈然教他一些专业的东西,他的事一律不要多管,所以等助理从现场回来之后才来告诉他,沈然跟着他去考察的时候,被一群像是混混一样的人给拦了下来。他助理当时还以为是有人找麻烦,不过沈然却说这是私事,让他不要管,就跟着那群混混走了。

结果这一回来,就在家门口遇到鬼打墙,而且那几个被打的正是一群小混混的打扮,现在又没看到沈然,这才多问了一句。

司阳道:“他去山里挖参了,归期不定。”

靖柔将古琴抱了过来:“给了外面那几个窥视者一点小教训,以后应该是不敢再来了。”

司阳点点头:“做的不错,这琴你放进库房里去,今后如果有不长眼的上门惹事,你们尽管处理了。”

靖柔立即应道:“是。”

得知沈然没事,虽然没弄明白好好上着班怎么又跑去挖参,但兰谨修也没有好奇多问。

这时胖大厨从厨房里绕出来,看到兰谨修便笑着问了声好,然后朝着司阳到:“主人,今晚吃红酒焗牛排如何?”

“可以。”

胖大厨瞬间笑眯了眼:“那我去将酒库里的那红酒开一坛?”他可是一直惦记着呢,那酒虽然封存了,但他那鼻子可不是一般人,早就嗅着味儿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