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失笑道:“去吧。”那酒是他亲手酿的,虽然是第一次尝试,葡萄也用的不是多么顶尖的葡萄,但里面用了灵泉水,酒坛上还刻了阵法,最重要的是还丢了一只酒灵虫里面,光是这几样,哪怕装的是一坛坛清水,开封之后也不是一般的酒水能比的。所以那胖大厨觊觎那几坛老久了,上周他才说了一次应该酿的差不多了,这周就迫不及待了。

胖大厨一边高高兴兴去搬酒,一边还带了些遗憾道:“可惜酒太好,那原本不错的牛肉就显得差了些,配不上那酒。”

司阳笑道:“等着吧,以后能自给自足了,生活质量自然就上来了。”

等胖大厨又进厨房忙活了,兰谨修才开口道:“有一个山地,十多年前被人承包了,当年是以荒山的条件承包的,承包了七十年,结果第二年就在隔壁山里发现了一座规模不算小的古墓群,古墓是在两山交界的边缘发现的,担心被承包走了的那座山里也有涉及到,当时就禁止开发了一段时间,确定承包山并没有涉及到古墓的范畴,这才允许继续开发。不过当时就有人说,那一片风水不好,原本山上种植的是松柏这两种树,承包的那人想要改成果园,当时将山里的树给砍伐了一片种上果树,结果不管什么样的果树都种不活,而那些原本长势还不错的松柏树也接连枯死。

承包的人后来没办法,请了个大师去看,大师说因为距离不远处是葬墓群,两山之间的凹地还是个万骨坑,当年估计这一带闹得很凶,所以被人指点着种下松柏两种树,承包的人贸然将树给砍了,破了镇压的风水局,事情就变得不受控制了,树肯定是种不了,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开发成养殖场,鸡鸭牛等物镇压一下。”

司阳听的饶有兴致的问道:“然后呢?”

兰谨修道:“那人听了大师的话,改成了养殖场,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依旧养什么死什么,而且在他折腾的这段时间,家里也是连连出事,父母妻儿接连生病,其他的公司也一单接着一单的破财。后来他的母亲重病不治身亡,他对那山头也变得敬而远之不再折腾,家中的情况倒是慢慢恢复了过来,他后来想要将山头出手,不过经过这一堆的事情,根本没人敢接手。因为那一带当年是荒山,但现在已经开发到六环了,那片山地还在五环之中,面积不小,即便有些个心动的,特意请了些大师去看,只要去看过的,就彻底歇了心思。”

兰谨修说完取出一张详细的地图来,指着上面给圈了的地方道:“就是这里,因为荒废了好些年,上面的树木基本都死绝了,寸草不生。之前周边还有些居民,但经过承包的事情之后,闹得人心惶惶,慢慢的有条件的都搬走了,现在四周基本没人了。”又拿出手机,将一堆现场照片翻给司阳看,还有特意用无人机上天去航拍来的照片,这样看也能看的更全面。

司阳看着地图和照片,道:“当年那个墓地里面如果没有被盗墓贼光顾的话,应该挖出了僵尸吧。”

兰谨修点点头:“那是个墓葬群,虽然有盗墓贼光顾过,但并不是每一个墓都挖过,到现在上面还有考古的在开发挖掘,据推测说那里至少有将近十多个墓地,其中有三个已经遭到了破坏,还有一些甚至还没找到正确的位置,不过当年的确挖出了一个僵尸,甚至因为突然的空气进入还起尸过,伤了一些人,这一带的风水如何?玉琢说那是一片养尸地。”

司阳道:“尸气很重,至少百年内集中性的死过不少人,并不是天然的养尸地,而是后天的尸气集中导致的。”

古人视死为生,如果这里的墓葬群是同一个朝代所建造的,那很有可能是大家族甚至是某一代皇室的族地。谁会把自己的祖先或者逝去的亲人葬在养尸地令人死后都无法超生的。

要说风水,这一带的风水就大致上来看还是不错的,但是也许当时建造墓的时候两山还是相连的,如今从中间横截而断,直接将生地变成了死地,这才造成了如今这番局面。

兰谨修朝他问道:“这块山地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去谈谈,价格很便宜,对之前承包的那人来说,能够脱手就行。”

第76章

现在的山头是不允许买卖的,只能承包,承包期限最长不能超过七十年,还要根据承包山的种类来看,耕地最多只能三十年,荒山最多只能七十年。

当年那人承包的时候,那片山头所在的地方是荒的不能再荒的地带,价格上便宜的令人咋舌。不过就算是现在,承包山头其实也要不了多少钱,跟楼盘地皮那绝对是不能比的。

司阳迟迟没有动作倒也不是真的没钱,对别人来说承包山头最大的消耗在后面,建设方面才是资金的重头。但对司阳来说那都不是事儿,重点是没个让他满意的地方。好点的地方早就被人给包走了,再就是太远了,这个凶地倒是挺合适,从这边过去车程也就不到一个小时。

见司阳有些意动的样子,兰谨修道:“要不要我们找一天先去看看,如果能够压的住,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司阳点了点头:“找天去看看吧,还是你比较靠谱,指望沈然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吃到自家种的菜了。”

远在深山的沈·龙猫·然蹲在单鹤轩的肩膀上,根据自己的记忆寻找那片不知多少年都无人问津过的宝地,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单鹤轩侧头看着牢牢扒在他肩膀上的毛团子,看着那毛茸茸的身体面无表情的问道:“冷?”

沈然的两只短爪子随意的扑腾了一下自己的脸,吸了吸鼻子:“大概是有人在想我吧,快点快点,我感觉就在附近了,早点搞定早点回家!”

兰谨修也不是拖拉的人,确定了司阳的空闲时间,很快就跟那人联系上了。这件事本身是他让助理去关注的,司阳的想法尽管没说,他多少还是猜到了点,资金肯定不是问题,就司阳那一身能耐,真想做什么,什么阻碍都有可能,但绝不可能出现在财务方面。而他迟迟没有动作还将沈然给打发出来,要么是纯粹的给沈然找点事,要么就是没有理想的地方。

那个承包山头的老板姓徐,名叫徐雁,他这辈子最亏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动了浦田山的念头。十多年前,那正是华夏遍地黄金的大好年代。他自己本身是一穷二白闯出来的,从一开始倒腾一些小物件赚个地域性的差价,后来发展成有了自己的贸易公司。眼看着城市一天天的发展,他很有远见性的将目标放在当时还穷的叮当响的远郊。

当时他的设想是开农场,搞个农家乐那种类型的,在山上再建造一个小型的度假村,交给他的父母打理。他父母那一辈都是从地里出来的,虽然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但高楼大厦的人情也越来越冷漠,一直想要回乡下去。

可是那时候他们老家的人基本都走光了,都往城里奔了,所以他就想着不如弄个农家乐,种点果树,挖个鱼塘,养点鸡鸭,雇几个人帮忙,他爸妈也能回到熟悉的地方,而且自己养殖自己种的菜吃的更好,真正的农家菜,养身。

那一年盘下那个山头实在是便宜,用现在的话说真心白菜价,一承包就是七十年,不管在那里干点啥都绝对血赚不亏。结果万万没想到,他还就真亏在那上面。

承包山的确用不了多少钱,当年他砍掉部分的树木打算栽种上果树也是经过许可的,可是后期不但果树无法栽活,就连原本剩余的那些树木也都都枯死了,他并没有履行到当初合约上所写的承包要求,这就是违约。这片荒山转让不出去,但是又建设不起来,同样是属于违约的,是要罚款的。

每年别的不说,就是罚款的金额就不少,他虽然负担的起,但也心疼。尤其是看着那么一大片的空地却什么都不能做,这简直就是等于看着满地黄金却捡不着,别提多憋屈了。

所以一听有人想要买他手里的这个山头,徐雁那是二话不说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就过来了。这个烫手山芋,拿一天他就疼一天。

结果没想到,说要承包的竟然是个学生。

再三确定是那个年轻人想要承包,尽管很想将手里的烫手山芋给丢出去,但徐雁还是忍不住道:“你要不再多考虑考虑吧,虽然这山我的确很想出手,你也看到了,这么块地,真如果可以发展起来不管干啥那绝对是赚的,问题是这片地方有问题,具体什么问题我也说不上来,反正种什么死什么,养什么都养不活,就连曾经打算在这里动工建个度假村,施工队也是各种问题根本进行不下去,险些还闹出了人命,年轻人,别看这山转让便宜,我也不想坑你,你们大学生创业也不容易。”

司阳对这里倒是挺满意的,虽然整片山头可以说是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而且除了尸气还有怨气,不费些功夫还真清理不干净,尽管光秃秃的整日整日被烈阳照耀着,但那股阴气仿佛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漫延不散。但对他来说解决起来轻而易举,难得各方面也都挺适合,哪有不要的道理。

听到徐雁劝说,司阳笑了笑:“我从来不信那些东西,这年代要迷信科学,这里我确定要了,如果你这边没问题,不如我们尽快签合同吧。”

兰谨修陪在一旁微微抿唇而笑,见徐雁好心的似乎怕害了创业大学生,有点想要收回转让的念头,便出声道:“徐老板,就算这片地真的有问题,我想这点亏损我兰氏还负担得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