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如果今天来的是个商人,他虽然也会说明这块地的问题,但并不会苦劝,但人家一年轻孩子,跟他儿子差不多大的年纪,真要摊上这事了,那可是要亏个几十年的,他自己有能力承担倒也算了,总不好害了人家年轻人一辈子。不过听到兰谨修的话他才想起来,这位兰总可不是一般人,这点亏损对兰氏而言恐怕就连九牛一毛的那根毛都算不上。

见他们如此坚持,徐雁只好道:“这里的事情我可是事先都跟你们说过了,今后转让给了你们之后,这里就与我无关了,转让费就按照最初的合同来算好了。”

十多年前的合同,现在简直就是白送了。

兰谨修见司阳在到处走走看看,便朝徐雁道:“我会让律师尽快拟定新合同,我们还想到处看看,今天麻烦你跑这一趟了。”

徐雁连忙道:“哪里的话,那等合同好了再让人跟我联系吧,我就不打扰了,不过山上的路不好走,你们小心点。”

等徐雁走了之后,司阳朝兰谨修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上去看看。”

兰谨修刚想说一起去,就见司阳就跟飞起来了一样,脚下轻点,眨眼间就不见人了。兰谨修无奈的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微微一暗。

司阳很快来到这片山头的中心地带,比起他们刚刚停留的地方,那股源源不断的阴气正是从这里由下往上的渗透出来的。司阳半蹲下来,将手贴近了地面,释放出神识感应了片刻,随即用灵力微微一震,一颗骨钉破土而出。

在骨钉出土的瞬间,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气瞬间弥漫起一片乌云,整个山头更是挂起一阵阵阴风,几乎眨眼间天空就阴沉了下来。

与此同时,司阳手中的骨钉还在微微颤动,似乎想要从他手中逃开。

司阳一抬手,手中瞬间多了一个像是铁质的银色盒子,等将骨钉收进了铁盒中之后,天上的阴云便慢慢散开了,四周的阴风也停了下来。

这个骨钉跟当初在苍永丰他们家村子里发现的那枚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不同的是这一枚吸收的阴气更多,更加凶了些,别说是令这里寸草不生了,如果有人住在这儿,要不了多久,不是得绝症就是意外身亡,必死无疑。

看着四周因为强烈的日光照耀正缓缓在消散的阴气,司阳将铁盒收了起来,转身往回走。

骨钉对于这个山头只不过是个□□,或者说是那股加在了火上的油。这个地方还得晒个几天,至于两山之间的那个传说中的万骨坑,等今后有空了再去处理一下,还得找找看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将这片山给镇压一下,还要制造出一个结界阵法。

沈然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山里面挖人参,不过可以就跟之前他说的那样,将这里交给靖柔打理,不过光是靖柔一个怕是还不行,看来还得多收几个徒弟来当免费劳工了。

司阳一边想着如何规划一边走了回来,见兰谨修正站在半坡处往下眺望,笑着走了过去:“风景如何?”

兰谨修道:“都是石头,哪有风景,也不知道山上有没有水源,等以后引流下来一个湖泊的话,这里应该就能鲜活不少。”

“山上有没有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地下有水脉,如果山上没有水源,那就从地下引上来也行。”

兰谨修转头看他:“刚刚是怎么回事?”

司阳笑笑:“处理了一个小玩意,不过你们地球人狠起来,也是令人挺叹为观止的。”

虽然修仙界的杀戮比地球要多得多,他们对于普通人的人命也视如草芥,但修士若无缘由,也绝不会轻易招惹普通人,因为杀死一个普通人的业障,比杀死一百个修士还要狠得多。天道是公平的,普通人无法修炼,只有百年寿限,那么天道自然要给他们百年安稳,毕竟修仙界也不是全部都是修士的,如果没有这些约束,普通凡人又哪来的生存余地。

他虽然还没搞明白这些骨钉的用途,但这么邪的东西,一个可能是意外,两个明显就是被人有意为之了,也不知道那人是纯粹的报社想要害人,还是借以这些骨钉在搞什么邪法,不管是什么,也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人了。

兰谨修却没有好奇的问他是什么事,而是玩笑道:“我们地球人,那你是火星来的吗?”

司阳朝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其实我是外星人,记得给我保密。”

兰谨修微微勾了勾嘴角,顺着他的话道:“好,我一定给你保密。”

第77章

浦田山转让的十分顺利,司阳以一个低到不可思议的价格承包了浦田山未来五十七年的使用权。虽然现在只有五十七年,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以前听兰玉琢说过,一些玄门世家都是有土地终身使用权的,这个可以有。

更令他满意的是,因为十多年前闹出的那些风|波,原本在浦田山涵盖范围内的村民也基本都迁户走了,周围一带全都空了,连一个村民都没有,这让他省了很多事。

而他的承包地搞定之后,兰谨修也紧接着着手想要将山下那一片地也承包下来,因为那一片是耕地,当年山上种什么死什么,山下也受到了波及,一些村民家里也是各种祸事不断,而且菜也好,养的禽畜也好,基本上不是歉收就是病死一大片,慢慢的山下的村民连糊口都艰难,一个个就去城里讨生活了。这些年基本都走光了,遗留的房子也都破败的成了荒村。

政府早就将这一片给收了回来,因为是耕地,是不能随便空置的,如果所在区域村民都迁走了,那么就要由政府出面来建设。一开始也是承包给了一些农社之类的公私合伙性质的合作社,可是虽然没有像山上那样死绝,却也不管费多大劲都发展不起来,花了巨大的投入,收入连付出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经过了两三年的亏损,傻子也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干脆撤资走人了。

这一片山区都是出了名邪的很的地方,所以像兰谨修这样送上门的冤大头,那是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就各种政策的放宽也要将人给留下来。等司阳开始给山头布阵的时候,兰谨修以私人名义的承包也给审批下来了,于是厚着脸皮的求上门了。

司阳往沙发上一靠,端着茶杯笑道:“本大师可是轻易不出山的。”

兰谨修也看着他微微笑了起来:“那要如何才能请大师出山?我三顾而来可行?”

一旁正在将客户拍下,胖大厨刚做好的食物打包准备送走的小福子默默插嘴道:“三顾茅庐这个故事我听过,就是一个草棚子那谁去了三次才请得诸葛亮出山,可是谨修哥,你一天来我们家就不止三次了,比那谁找诸葛亮还要勤快。”

被吐槽的兰谨修闻言道:“那待会儿别人送来的两罐鱼子酱我就不去拿了,免得来去的太多遭人嫌。”

小福子立刻狗腿的扑过去:“不嫌不嫌!谨修哥最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