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过她也知道,有些东西一旦拿出来,的确会招惹一些麻烦,更何况,她只是知道曾经后妃所用的一些药方而已,更深的东西她也不懂,不过做些药妆之物,似乎可行,还能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岚裳道:“关于工业园的选址,中都这边并没有合适的地方,我比较看好澜江那一带,不过如果不与人合作融资的话,资金上缺口很大。”

司阳道:“这不是问题,你放手去做吧。”

得了司阳的话,岚裳自然更加放心了,她觉得女性在这个社会上地位的改变,是现在这个世界最令她满意的一个地方了,她的野心,她的欲|望,在那个黑白的年代被深埋在了后宫之中,却没想到几百年后,她还能有这样的机缘。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腾飞,她也想看看,她能飞的有多远。

等岚裳离开之后,坐在楼梯上抱着栏杆看着客厅的小福子幽幽一叹。

司阳朝他看去,小福子感叹道:“岚姐姐都要买地建园子了,我还在给人送外卖,明明都是鬼仆,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司阳笑了笑:“因为你还小。”

小福子看了看自己的手,颇有些哀伤道:“可惜我永远都长不大了。”

司阳道:“你想长大吗?”

小福子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想,就现在这样挺好的。”

他不就是因为死的时候年纪不算大,哪怕没有一技之长也被主人给带了回来吗,所以就现在这样挺好,岚姐姐是个很本事的人,他就算长大了,也仅仅只是看起来长大了,本性也变不成那样,还是就这样吧。

当整个中都被一片白雪覆盖的时候,寒假前的各种考试也开始了,正在外面拍戏的李浩也回了学校。而这段时间,李浩所在的剧组那是闹得个人心惶惶。不过这件事还没有爆出来,不知道是在憋大招还是在商谈价钱。

因为他走之前有找司阳算过,当时司阳告诉他了一些事情让他避着点,所以周放一直都在跟李浩八卦他们剧组里面的事,有没有什么新闻之类的。

一直到李浩都回来考试了,他们剧组都没有动静。不过这部电影才拍了一半,后面等李浩考完试还要回去拍几个月才算完,所以周放以为也许是后面出事,却没想到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是还没爆出来,外人暂时不知道而已。

“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你们是不知道,我一直记着阳阳的话,晚上不开门,每天训练都很累了,回酒店之后我能撑着做一场护肤都是靠意志力了,反正谁约我都不出去。结果就在前两天晚上,有人来敲门了,当时我就跟脑子短路了似得,有点懵的去开门了。”

周放撑着脑袋躺在床边看着他:“然后呢,门外是谁?是不是裹着浴巾说停水了来问你借卫生间的?”

李浩翻了个白眼:“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是准备去开门的,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下又好像清醒了,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是同剧组的一个演员,男的,不过我想了想还是没搭理,就去洗澡了。”

李浩说完继续道:“你们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周放嘴贱道:“捡肥皂?”

李浩一把将枕头朝他扔了过去:“去你的捡肥皂!他是来叫我去参加生日派对的,那天是我们剧组男主角茅兴朝的生日,他生日我知道,白天还在组里切了蛋糕,导演还特意提前收工了,然后还请我们吃了一顿晚饭,我也去了,不过散的挺早,反正九点左右我就回酒店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还有第二摊,茅兴朝在酒店包了个宴会厅,反正吃喝玩乐嘛,除了他自己找来的一些朋友,再就是剧组的同事了,工作人员,还有一些明星,反正住在楼上几层的几乎都被邀请到了,大家也都去了,不过我是没开门,也不算当场拒绝,我还想着如果第二天有人问的话,我就说太累了倒床就睡了,结果第二天大家都迟到了,也没人问我为什么没去。”

因为之前在努力兼职,也就这几天要考试了才开始啃书的苍永丰听到这里才从书里面抬起头来问道:“出事了?”

李浩点点头:“出大事了,他们玩嗨了,一屋子男男女女,全都放开了你说是个什么情况,三个四个一起玩的随地可见,一些内衣丢了满地,男的女的简直浪的没边了,简直可以媲美当年纣王的酒|池|肉|林了,那场面听着就觉得辣耳朵,更刺激的是,这件事被拍了下来,整个视频。”

周放和苍永丰瞪大了眼睛:“嚯!这么精彩,然后呢?为啥现在没点消息啊?”

李浩道:“并不是什么新闻都能发的,反正这件事该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我回来考试下飞机之后,一开机微信信息要被经纪人给挤爆了,就是问我有没有牵扯进去,还好我根本没参与,如果我也牵扯进去了,经济公司就要视情况来买封口费了,能买下来,我就没事,买不下来,等以后爆了那就完了,所以现在牵扯进了这件事的人估摸着都要疯了,自己能谈的就去谈,有公司的就看公司保不保了,等以后新闻爆出来之后,就能知道哪些人是保住了,哪些人是被放弃了。”

周放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狗仔是不是挺赚钱的?”

李浩笑了笑:“当然不是,一般的狗仔能弄到这样的新闻,那是要上报的,由上面的人担着来发,如果被人买了消息,那也是上面的人得,最多就是给你点辛苦费。要不然你发出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我说,这世上最不讨好的职业就是狗仔了,跟人跟的辛苦死,拍到了独家还不一定能赚钱,还要像过街老鼠被各种嫌。”

苍永丰轻啧了一声:“那他们图什么呢?”

“图个糊口呗,比起明星来狗仔的确赚不到多少钱,但是比起一般人来说,赚的也不算少了,如果发到一个独家,视大小来分奖金的,就这次这个事情如果被人买去压下了,拿到第一手资源的狗仔至少能分个十来万,甚至几十万。”

周放又八卦的追问:“这次里面到底牵扯了多少人啊?”

李浩扒在床边朝他们小声道:“多着呢,茅兴朝肯定是最惨的那个,我觉得他肯定是被人给搞了,要不然就算想开这种私趴,不可能什么人都请,剧组里大家基本都是第一次合作,本来以前就不熟,怎么可能一上来就玩这种限制级的,而且我觉得茅兴朝有问题,因为我跟他有对手戏,接触的不算少,虽然我身上戴的符没什么反应,但我一靠近他就觉得有些胸闷头晕。”

李浩说完就转头去看窗边那位安静的美男子:“阳阳,你觉得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在作怪?”

司阳摇了摇头:“没看到本人,不好说。”

周放也跟着问道:“阳阳,你算算看,这件事最后会不会被压下来啊?这新闻要是爆出来了,整个娱乐圈都要炸锅了吧,太刺激了。艾玛,突然有种自己知道好多内幕的感觉,好爽。”

司阳抬头朝三张好奇看着自己的脸摇了摇头:“压不住。”

就在司阳说了这话的当天晚上,一则报道刷爆了整个网络。

茅兴朝与某位十八线小艺人深夜幽会,马上风身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