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1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周放闻言这才哦了一声,也开始收拾行李了,还在一旁跟司阳絮叨道:“今年过年我们全家去马尔代夫享受阳光沙滩,我会给你们带纪念品的,被我踩过的沙子怎么样?”

苍永丰不客气的开怼:“要不你干脆再带一瓶你在马尔代夫放过的屁?”

周放兰花指的嫌弃:“咦,你这人,怎么能这么恶心呢,讨厌~”

司阳看着他们闹腾只是笑笑,听到微信声低头一看,又探出头在窗户外看了一眼,见兰谨修的车已经停在楼下了,这才朝苍永丰问道:“你是回家过年还是留在外面打工?”

苍永丰道:“回家,今年我姐的清香年,不过我也接了几个翻译,在家也能完成。”

司阳点点头,这才拉起行李箱:“有什么事就跟我们联系,接我的人来了,我先走了。”

上了车之后,兰谨修将顺路买的小点心递给了司阳。虽然司阳家里有大厨,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不过看了司阳两眼之后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司阳疑惑的看向他:“怎么这么问?”

兰谨修道:“直觉。”

司阳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个同学的命运轨迹发生了变化,有些奇怪,不过也没什么,反正不是坏事。”

根据李浩的命格面相,他虽然能成名,但不是现在,这中间会经历一段低谷期,应该就是这段时间,这种情况会持续个一两年才会反弹。不过最近李浩的面相发生了转变,竟然直接跳过低谷期开始事业上升了。他仔细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不好的东西来,看来也许真的就像他跟周放说的,人的命运真的时刻都有可能转变。

听到司阳说没事,兰谨修也就没有再多问,转而说道:“玉琢前两天接到兰家的电话,让她帮忙在中都找一找兰敬生,兰敬生在你那儿的事情我没跟玉琢说,因为特勤部的招考已经结束了,但却没有看到兰敬生,所以特勤部的跟兰家联系了一下,确认一下是兰敬生放弃招考还是出了什么变故。”

司阳道:“那你让玉琢别找了,直接跟兰家说人在我这里,要么给我把树种完我放人,要么就让他们自己来找我。”

“按照辈分来说,兰敬生的父亲兰泰鸿算是我的二伯,不过他是本家人,我是分支,所以基本也没什么交集,但听说兰泰鸿脾气比较火爆,有点护短。”

司阳笑道:“放心吧,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种事我见多了,不过为了一个小的覆灭一整个家族的,我经历的更多。”

兰谨修:“......”突然觉得整个兰家大概都有点不太好了。

第81章

兰玉琢是真的没想到兰敬生竟然在司阳哥那里,接到兰家给她打电话让她帮忙在中都找一找兰敬生的时候,她只以为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是惹到了什么厉害的东西被困住了。只要是本家或者被本家认可的人,都会在本家留一个魂牌,只要人活着,那枚魂牌就是好的,如果魂牌碎了,那就证明人死了。

兰敬生的魂牌还好生着,但偏偏错过了考试不说,怎么都联系不上,所以兰家只是让在中都特勤部任职的兰家人帮忙找找看,如果魂牌碎了,估计兰家早就来人了。

兰敬生这人兰玉琢接触的也不多,她跟她哥本身就是分支出身,放在古时候,分支的地位相当于伺候本家的奴仆,反正本家也没几个看得起她跟她哥的。后来在兰家稍微能被看上眼,一些大型的祭祀活动会让她参与是因为她在符箓上面还算有天赋,又跟了个将她视作女儿倾囊相授的师父,要论亲近,她跟兰家本家的还真没几个亲近的。

那个兰敬生在她本就不多的接触中,观感可谓是极差。长得一般般,因为有个修为不错,又非常护短的父亲,虽然不至于作威作福,但的确不把很多人放在眼里。而她跟她哥就是不被放在眼里的那群人,所以每次看的都是他的鼻孔和白眼。

更甚至,那个兰敬生还曾说过,让他们在本家的时候就老实的呆在该呆的地方,不要乱走,还说老祖宗真是老糊涂了,什么乞丐都放进来。

当年她还小,才十来岁,刚跟师父修炼,她哥也只大她个四岁多,那年才十六岁。可是早早负担起生活,又被煞气折磨,看起来既成熟又瘦弱。她永远记得那鄙夷的眼神,以及她哥哥一言不发牵着她离开的模样。

尽管心中不愿意,但她也不想得罪本家的人,反正就查查看吧,要是那家伙惹了什么大麻烦她最多做个传话的,救人,就当她小心眼记仇吧,她才不会去救。

结果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惹事了,竟然惹到了司阳哥的头上。兰玉琢有些纠结的看着她哥:“哥,你说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好啊,兰泰鸿那护犊子的性子,如果知道兰敬生是被人给扣住的,他会不会杀来中都啊?兰泰鸿那一个我估计司阳哥是不怕的,我就怕最后闹得整个兰家都出动了。毕竟今年本家也就兰敬生一个人出来考,结果竟然被人给扣了,这不止是兰泰鸿给儿子报仇,还有兰家的面子,这该怎么办啊?”

兰谨修看着眉头都要皱的打结的妹妹,语气平静的问道:“这件事没法善了,司阳既然说了那番话,让他放人肯定是不可能的,兰家如果咽不下这口气,又没个明事理的出来调解,结仇也不是没可能,如果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那么到时候你会如何做?”

兰玉琢轻啧了一声伸手抱住老哥,靠在他的身上道:“我当然是站司阳哥啊,在玄门中,兰家的确多少也给了我一些庇护,但那是在我有利用价值的前提上,每年你给兰家多少钱啊,辛辛苦苦赚的那些钱几乎都给他们了,你给的那些早就将我们从兰家得到的那点庇护给还清了,更不用说我每年都要白白给他们画多少符箓,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家人看过,我们只是给他们赚钱生财的工具而已,可是司阳哥就不一样了,虽然单看年纪,他甚至比我还小,可是在他面前的时候,我有种被长辈包容的感觉,更何况,如果你加把劲,以后说不定就能真的成为一家人,那才是一家人,哥你说,司阳哥要是能跟我们成为一家人该多好啊,那样我就有两个哥哥疼了。”

兰谨修摸了摸她的脑袋:“今年的家奉还没给。”

兰玉琢抬头朝他看去:“所以...?”

兰谨修却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道:“我准备在浦田山下圈出一块地方,建一个私人的别馆,那里将会是距离浦田山最近的地方,灵气虽然及不上山上,但比起其他的位置肯定是不差的,我给你师父也留个屋子,到时候在那儿修行养老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兰玉琢沉默了一会儿,见老哥是认真的,便点了点头:“好,我会跟师父说的,师父很早之前就说过,以后我出息了,还要靠我养老呢,现在好了,连那么好的养老地也给准备好了,师父肯定很高兴。”

兰玉琢的师父尚奇水高不高兴还不知道,但兰敬生的父亲兰泰鸿暴怒兰玉琢是知道的,听到那边简直就像是她惹了麻烦连累了他儿子似得质问声,兰玉琢只是淡淡道:“人的下落我已经给您打听到了,事情的前后起因我也将我调查到的告知您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这么一个小辈能够有资格过问的了,看是您亲自来一趟,还是找哪位从中调解一下,我还有任务在身,就不与您多说了,再见。”

兰玉琢说完,不等那边继续骂骂咧咧,直接挂了电话。对于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兰家人,她向来是能不来往就不来往。

司阳是谁,兰泰鸿根本不用找人去调查也知道,如今这个名字在他们玄门圈内虽不至于人尽皆知,但是该知道的肯定是知道的。不说别的,就是那一口灵钟,就足以让人眼馋以及忌惮。如果司阳没那个实力,那口灵钟现在落于谁手还真不一定,但他的实力太过莫测,最起码当日在镇压贺博易的山上,没人探出他的底来。

所以兰泰鸿前后想了想,打消了去找尚奇水的念头,尚奇水尽管是如今少有的能称之为大师的符箓师,但这人太反骨,能够来他们兰家做供奉还是因为当年一些陈年往事。

尚奇水还年轻的时候结识了他们兰家一个天赋极高的本家子弟,后来发生的事情连他们这一辈人都不知道,只知道那位曾经被视作兰家继承人的人横死在外,正是尚奇水带着那人的尸骨回来的,后来跟他们家主彻夜长谈之后,第二天尚奇水就成了兰家的供奉,并且以贵宾的礼仪相待,而他们家主也直接闭关,至今未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