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过尚奇水这人一开始傲的很,除了个别与那个死去的兰家子弟感情不错的让他另眼相看,其他的简直视作空气,后来一堆兰家的子弟任由尚奇水挑着收徒,结果偏偏收了个不跟兰家一条心的野丫头。虽然尚奇水是兰家的供奉,但兰泰鸿还真没把握能够让尚奇水去帮忙游走一下带回自己的儿子,于是赶到中都之后,先行去了灵谷寺,打算找善济大师帮忙。

见到善济大师之后,兰泰鸿直接说明来意:“犬子年幼无知犯下错事,得罪了司天师,如今想必已经有了悔改之意,这中都本就是灵谷寺的范畴,兰某既然来此,定然是要先行前来拜会的,又听闻善济大师与司天师的私交不错,常常品茗交流佛教文化,不知善济大师可否引荐一二,以免我贸然上门,过于唐突。”

善济礼了一声佛号后道:“贫僧虽不知其中缘由,但司小友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且司小友性情阔达,若是一般之事恐也不会过多与人计较,兰施主大可直接递上拜帖,其中有何误会尽管言明便是。”

兰泰鸿没想到善济会直接拒绝,他不就是怕对方不给面子最后谈崩了吗。他能够主动前来就已经够放低身段了,如果再让他低声下气去道歉,那绝对不可能!所以找个有身份地位又不是兰家的人来中和调解才是上策。

兰泰鸿的意思善济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但这件事他不能做,不过他也不希望兰泰鸿当真将司阳得罪了,于是出言指点道:“小辈无知,兰施主不若上门告罪一番,若是事情就此作罢那也算是结了一场善缘,如果司小友觉得贵公子可堪造就,这也是贵公子的福气,兰施主还是不要强求的好,只要贵公子所犯之事无甚大错,兰施主尽管放心,司小友做事向来知分寸。”

把他儿子关着打,他还要感谢那小子?要如果对方不是善济,这里不是灵谷寺,兰泰鸿早就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不过这个善济如此不给面子,他兰泰鸿也没什么好说的,皮笑肉不笑的随便寒暄了一下就告辞走人了。

兰泰鸿走后,善济无奈的叹了一声,只希望兰家的人不要犯错就好。尽管与司阳接触的不算多,他们的交流也都是关于悟佛,但通过那几次的接触,善济也不难看出,司阳看似随和淡然,但那股沁骨入魂的杀气却强大到可怕。

司家的客厅中,兰泰鸿强压下心惊,努力装作无事的坐在沙发上,从梦端上茶水:“兰先生请用茶,主人稍后便来。”

兰泰鸿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试图平复心情。就在进门前他其实还略有些得意,尽管司家被笼罩在了结界之中,无人引领的话连门在哪里都未必能找得到。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一处结界交叠的地方,如果没有猜错,那应该就是入口,出手一试,果不其然就是大门口。他还想着如此雕虫小技还真没什么看头。

结果当门被人打开,一股扑面而来的浓郁灵气让他忍不住为之一震,而一路走来所见的花木,还有屋中装点的饰物,他虽然看不出什么名堂也叫不出名字来,但却能感受到那些物件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波动,每一件都让他心惊。

等知道了刚才开门引路的那位只是司家的鬼仆之一,兰泰鸿彻底说不出话来了。鬼仆的强弱和天师有关,太强的鬼天师压不住,太弱的鬼强大的天师看不上,所以看鬼仆也能窥见那位天师的本事有几分。而司家这几个鬼仆,如果不开天眼,实在无法看出他们不是活人。

兰泰鸿放下茶杯,朝站在一旁的从梦问道:“不知我儿是否在此?”

从梦道:“不在。”

兰泰鸿:“那他...”

还未等他说完话,从梦便迎向从楼上下来的人:“主人。”

兰泰鸿也同时转头看了过去,年轻,这是他看到司阳时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随即便涌出一股无法抑制的惧意。明明看似毫无修为,身上的气息也跟普通人一般无二,可是却又能给人一种无法挣脱的压迫感,这种感觉他只在两个人身上感受过,一个是闾山派的巫霆真人,一个是灵谷寺的一若住持,这两位,全都是筑基真人。

第82章

等兰泰鸿从这种乍然而生的压迫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面对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年轻人,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竟然先行低头。来之前所设想过的种种场面都还未发生,他却已经做出了低人一头的姿态了。

不管刚才司阳露面的一瞬间给他带来的压迫感是不是错觉,今日前来本就是为了化解一场过节,反正已经站起来了,就当是出于礼节好了,干脆的先开口道:“冒昧前来,还请司道友勿怪。”

司阳径直朝着沙发走去,坐下后从梦立即端上一杯清茶,当司阳揭开茶盖的一瞬间,一股清灵的淡淡茶香瞬间弥漫开来,即便是旁人闻着都能感觉到一股头脑清明的轻松感,再看看自己那只是泛着淡淡灵气的茶,兰泰鸿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他刚刚还想着,这姓司的也许来头还真不小,这泛着灵气的茶即便是他们兰家,每年的产出也仅仅只有那么些许,像他在家中的这般地位,每年也只能分得数斤,喝起来还要省之又省。

刚才他还想着,司家能拿出这种顶级的灵茶来待客,估计事情也不会闹得太僵,缓和两句说不定过节就解了。却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比起他手中的那杯,这待客的恐怕就相当于茶叶渣滓了吧。

司阳看着兰泰鸿,将他的脸色看的一清二楚,平日里自认高人一等,被人捧惯了的人,现在这么没脸,换了谁都接受不了。能够忍住没发飙,该说脑子还没残到一定的地步。

“你的来意我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清楚你儿子做的事?”

兰泰鸿压下心口那欲喷发的气重新坐了下来,脸色略微僵硬道:“我儿自幼骄纵惯了,行事有些过于霸道,这些日子他在司道友这儿怕是也受到教训了,还希望司道友大人大量莫再与他计较,今后我一定对他严加管教。”

司阳垂眸饮茶并不做声。

一旁的从梦轻轻柔柔的嗓音中带了些嘲讽道:“您这话说的可真轻巧,一句大人有大量就将全部过错给带过了,是我家主人有本事,自己的东西守得住,若是按照令公子那霸道的性子,实力不如人被抢了去那您恐怕也只会觉得是活该了,大人的大量是谅解那些无心之过,而非专横霸道之人。”

兰泰鸿忍无可忍的开口道:“司道友身边的鬼仆可真是懂规矩。”

从梦凉凉道:“小女子不才,生于数百年前的禁宫之中,经三字经启蒙,熟读女四书,诗、书、礼亦略有通读过,规矩自是懂得,更加明白,子不教父之过是何意。”

兰泰鸿整个暴怒:“你!”

“兰先生。”

司阳不轻不重的喊了一声,止住了兰泰鸿的话头:“你可知,曾经那些在我面前动过歪念头的人下场如何了?”

兰泰鸿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下子噤了声。

司阳道:“所以你该庆幸,这是个法制的社会,你的儿子也还活着,你若是诚心道歉我便也就算了,但从你进门至今,你说过一句道歉的话吗?小福子。”

司阳话音一落,一直跟胖大厨躲在角落偷看的小福子立即跑了过来,站在了从梦的身边:“主人。”

司阳看向兰泰鸿:“他就是你儿子看上想要强抢的鬼仆,你该知道,强行将鬼仆身上天师的印记抹去,对鬼仆的魂魄伤害有多大,现在我也不需要你对我道歉了,对他道歉吧,只要他接受了你的道歉,我就放了你儿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