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泰鸿的脸色整个变得更加铁青,让他堂堂兰家人对一个鬼仆道歉?这对他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再折辱人,也没道理让给仆人道歉的!

兰泰鸿几乎咬牙切齿道:“我本是诚意而来,司天师又为何如此折辱!”

司阳轻声一笑:“何为折辱?这件事中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他,即便他如今是我鬼仆又如何,生前不同样是人,你若是不愿意那便罢了,等什么时候我觉得惩罚够了,自然就会放你儿子。”

兰泰鸿冷冷道:“司天师是想要与我整个兰家为敌吗?”

司阳不偏不移的迎上他的目光:“如果你可以代表整个兰家的话,你要这么认为,那我也只能奉陪了。”

最不想发生的糟糕情况还是发生了,说到底还是他低估了司阳的脾气,仗着自己年长,在玄门中也算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从来走到哪儿都是被人礼敬三分的存在,面子上一时拉不下来,哪怕退让了,跟一个小辈道歉的话他还是说不出口,结果就僵的下不来台了。

兰泰鸿从未如此失过面子,可他又不敢真的跟司阳动手,对方可是有个灵器在手的,真动起手来自己只有吃亏的份,只会更丢人。

于是只能梗着脖子叫喊道:“司天师年轻气盛,可莫要因一时之气毁了大好的前途,这次的事情是我儿理亏,司天师也关押了他如此之久,如今你我不妨各退一步,司天师放人,我稍后送上重礼以作补偿。”

司阳却是悠悠道:“我做出的决定从未更改过,你的儿子现在正在我包下的山上改造,要么你道歉,要么等你儿子改造好了我放人,或者你有本事就到山上去将人抢回去,前者事了这件事就翻篇了,后者,生死自负。”

兰泰鸿就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人!整个气得发抖:“好好好!司天师果然够硬气!既然如此,那便莫怪我兰某人不客气!”

兰泰鸿一说完就拂袖离去,想他堂堂一个兰家,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吗,手里有件灵器就如此横行无忌,迟早自取灭亡!

人走了之后,小福子有些小心的问道:“主人,真的要跟兰家对上吗?”

司阳:“你怕?”

小福子连忙摇头:“不怕!就是这样会不会让谨修哥很为难?还有玉琢姐,会不会因为这件事,以后他们就不能再跟我们来往了?”

司阳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不会有永远的敌人,如何相处,皆有各人缘法,强求不得,也勉强不得。”

小福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了看从梦,又忍不住问道:“主人,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浦田山啊,兰家应该会带人过去抢人吧,就一个靖柔姐姐,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司阳道:“等他们真的带人上去了你们再过去就是,正好你们几个可以轮流练练手。”

得知了儿子的下落,兰泰鸿直接将在中都特勤部任职的兰家人都找了过来,一群人直接奔着浦田山而去。靖柔也早就接到了小福子传来的消息,还非常好心的给他们打开了一条道,让他们能够顺利上来,免得迷失在了山里面。

虽然不是所有的天师都会在特勤部待命,但一下子少了十几个人还是有些反常的,一组的队长周勤很快也收到了消息,打听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无奈将事情上报之后也带着人赶了过去。否则一群天师的打斗可比一群黑|帮的火拼严重的多了。

等兰泰鸿来到浦田山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儿子,在大冬天里赤|着|上|身,拿着锹一下一下的挖着坑,旁边还有一堆似乎要栽种下去的小树,以及他儿子身后那一片明显是刚栽种不久的树苗。

在他儿子旁边还站了一个手持白鞭的女人,像是监工一样守着他儿子挖坑种树。儿子身上虽然没有什么伤痕,但整个人神情都有些不太对劲,在他叫了两声之后,仿佛失了魂一般在继续挖坑,没有半点反应。

兰敬生这辈子都没这么绝望过,修为被封,被逼着挖坑种树,最初他是反抗的,然后就会被打的要死,那是真的要死,哪怕他挨了几鞭子之后求饶着愿意种树了,那恶毒的女人也没有停手,真的将他抽的要死过去之后,又一颗丹药将他给救活了。

还说先行让他感受一次不听话就生不如死的滋味,第一次差点被打死之后,兰敬生就怕了,让他种树他就种树,只要这女人守在旁边,他就不敢偷懒。

可是这女人也是个鬼仆,根本不用休息的,似乎除了守着他什么事也不用做,他累的动作慢一点鞭子就抽过来了,更甚至他原本的衣服已经破的不能穿了,那就让他赤|着|上|身的干活,还说这样抽的更方便。

那鞭子也是个可怕的东西,抽在身上伤痕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愈合了,可是那种皮开肉绽的疼却并没有减轻半分。兰敬生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样没日没夜的干了多久,反正只要自己实在是撑不住倒下了,那女人就给他吃一颗丹药,他就整个满血复活。

从被抓到山上来到现在,他就没有休息过,那种绝望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整个人麻木到崩溃。他觉得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他真的想死了,真的希望那女人能抽死自己,现在他最害怕的不是那个鞭子,而是那枚小小的丹药。就是那丹药,才让他无止尽的遭受折磨。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时候,兰敬生甚至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木然着继续挖坑的动作。

看到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儿子,兰泰鸿双目血红,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从来都是要什么给什么,半点都不会让他有不如意,可如今,他的宝贝儿子竟然被人如此虐待,想他之前还想着和解,这一下整个人简直要发狂,冲上去就想要抢人。

靖柔刷地一下一鞭子抽在了地上,兰敬生听到那可怕的鞭声,本能的抱头蹲地哭喊着求饶。

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儿子被折磨的这么惨,有几个父亲能够保持理智,更何况他本身就不是多冷静的人,兰泰鸿咬牙切齿的怒吼道:“司阳!我兰泰鸿定然与你不死不休!”

吵闹的声音将麻木的兰敬生唤回了神,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兰敬生整个人一震,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所见到的人,那一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本能快过思维的爬起来,拔腿狂奔的朝着兰泰鸿跑去:“爸!”

靖柔轻轻勾了勾嘴角,鞭子一扬,刷地一下狠狠抽打在了兰敬生的身上,直接将他抽飞了回来。

这一下将兰敬生抽的瓷实,生生在兰敬生的身上抽出了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兰敬生这段时间没有被少抽,可是这么狠的还是第一次,被鞭子抽的半飞到空中落下来,整个人疼的在地上猛地打着滚,嘶哑着嗓子哀嚎惨叫了起来。

兰泰鸿睚眦欲裂:“你找死!”

靖柔挑眉轻笑:“我家主人的名讳,岂是尔等有资格提及的,这里是我司家私人山地,诸位如此无礼私闯在前,莫非还希望我对诸位以礼待之?”

那些被兰泰鸿带来的兰家人不管与他们的关系如何,但同一个家族出来的,对抗外人的时候那定然是团结的。看到自家的人被如此欺辱,一个个同样暴怒不已:“你简直欺人太甚!”

靖柔眉眼一冷:“那也要是个人才行。”

家中的事情小福子已经跟他说了,本身这件事一句简单的道歉便可了结,但兰泰鸿却自认高人一等,觉得对他们这些鬼仆道歉便是失了身份。要知道,他们成为鬼仆之前,也是宫中的百年老鬼了,一般的天师轻易不敢招惹。怎么到他们兰家,就低的连一句道歉都承受不得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