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话一说,不用兰泰鸿吩咐,兰家来的那群子弟就直接冲了上去。不给点颜色他们看看,真当兰家是好欺负的吗!

看着朝她冲过来的人,靖柔丝毫无惧,扬起鞭子就迎了上去。她虽然不懂什么功法,但手中的灵鞭却是隐隐生出了灵智的,她只需要跟着灵鞭的指引,对付这群菜鸟们,就跟抽瓜似得,一抽一个准,一打一个飞。

很快那群兰家的子弟就尝试到了鞭子抽打在身上的滋味,也算是明白兰敬生落到如今这般地步真不是心志不坚,而是这司家人的武器实在是太可怕。哪怕只挨了一鞭子,那股钻心的疼,也真的非常人所能忍的。

这些送人头的靖柔甚至都懒得费神去看,她直接朝着兰泰鸿而去:“还想与我主人不死不休,阁下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兰泰鸿最厉害的武器是那枚法器印章,不过之前给了他儿子防身,如今只有一把摇铃尚且可用。不过他知道眼前的女人是鬼仆,对付鬼物,符箓最是有用。外加上前不久尚奇水不知从哪儿得来了一些好东西,整个符箓的力量大为提升,别的不说,引雷符的成功率都增加了好几成。

兰泰鸿直接取出引雷符,在避闪女人手中的白鞭时,口中快速念动着咒语,被他那在手里的符箓金光乍现,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涌来阵阵云层,雷声在云层中闷响。

那些被靖柔抽翻在地的兰家子弟们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引雷符,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兰泰鸿彻底激活了引雷符后,也不再躲闪白鞭,直接向着靖柔近身攻去。与此同时,天上轰隆一声巨响,一条泛着紫色的雷光狠狠朝着靖柔劈打了下来。

周勤这时也刚好赶了过来,眼见着兰家的人竟然动用了引雷符对付司阳家的鬼仆,整个脸色大变。

跟着周勤一同来的还有邓洋,看到天上即将落下的那道雷电,想都没想直接将自己的桃木剑给甩了出去,希望能抵挡一番。如果靖柔今日在这里有个什么差池,以司阳的脾气,他简直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

在天雷的面前,一切鬼物都毫无抵抗之力,众人并不觉得靖柔在这道天雷之下还能有活路。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原本应该朝着靖柔降下的天雷被一道凌厉的剑气给生生劈开,更是将山地生生劈开了一条深深的剑痕。

降下的天雷被劈向了两边,一时间一片飞沙走石,靖柔从头至尾脸色都未变过一下,就连所站的位子都没有挪动半分。目光扫向兰家的那群人,手持白鞭,嘴角微微翘起,眼里毫不掩饰的尽是嘲讽。

众人心惊肉跳的看着这惊险的一幕,不由得转头朝剑气来源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年纪并不大面容还有些稚嫩的短发少年,手中握着一把散发着灵光的长剑慢慢朝着众人走来,那周身的剑气还未散去,行走间带起地面沙石的微颤,也让朝他看去的人不由得呼吸一窒。

第83章

师父说人只有在高压的环境下才能进步,一个剑招哪怕重复练习千次万次,也及不上一次真正的打斗。在被师父收徒之前,李则知的世界是正常的,哪怕有穷苦,但也有只要好好学习就能出人头地的信念。

做了师父的徒弟之后,李则知认识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修仙这两个字对他来说也不算陌生,尽管他家中很穷,除了基本的学习和生活之外,他的养父也负担不起任何额外的东西,但他好歹上过学,也接触过村子以外的世界。男孩子对于这种打斗的小说向来很沉迷,却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修仙,而他竟然拜了一位真正的修士为师。

洗精伐髓之后,他就跟随着师父在那开辟出来的空间里修炼,被师父引领着成功的引气入体之后,修炼功法,练习剑招,然后他就被师父丢进了一个林子里。那林子里也不知真的还是幻化出来的妖兽,凶猛可怕,外型奇特,极难对付。

从一开始他几次三番险些丧命于妖兽爪下,直到他掌握了功法结合招式的运用,从能抵挡几分钟,到慢慢从妖兽的爪下脱逃,直到成功的杀死第一只妖兽。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修炼场内呆了多久,除了逃就是杀,而他因为杀了那一只妖兽,接连不断的就有更多的妖兽来找他报仇了,白天还好,晚上休息的时候甚至都要十分警觉,因为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有妖兽发现他杀了过来。

师父虽然不怎么现身,但有时会发出声音对他指点一番,他在修炼场中就一直在与各种妖兽搏斗厮杀。就在刚才,师父对他说第一场的试炼结束了,他才终于离开了那片他不知道呆了多久的树林。

结果一出来师父就告诉他有人来找麻烦了,考验他这段时间学习成果的时间到了。

还没等他弄明白什么事,就直接被师父给丢了过来,一来就见到有人竟然引雷想要打他们家的人,他本能的反应便是将降下的天雷给劈开,然后连忙跑到靖柔的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见到提着剑的少年,邓洋似乎有些不敢确认了,短短时日,不管是模样还是气势,整个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说一句脱胎换骨都不为过。

“则知?”

看到认识的人,李则知连忙收敛杀气,朝他笑道:“邓洋叔!”

见打斗中止,周勤立即上前挡在了两方的中间,邓洋也朝李则知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李则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师父说有人来找麻烦,我一来就看到他们放雷打我们家的管家姐姐。”

邓洋却是绕着他转了一圈:“你这才多久不见,就整个脱胎换骨了?你竟然连天雷都劈开了?”

李则知通过玉简知道这个世界修士和天师的区别,他师父是修士,真正的修士,而像邓洋叔他们则是天师,修练着残缺的功法,只能浅浅的入道门,根本成不了修士,他们要走的是不一样的路。所以对于邓洋的询问,李则知只是道:“因为师父很厉害,会教徒弟。”

邓洋听的嘴角微抽,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此时的李则知,再也不是那个李胜了。整体的面相发生了转变,之前他还能看到些东西,现在他看李则知,只能在他身上看到一层朦胧的雾气,那股雾气将李则知的命格全部遮挡,甚至就连李则知短时间内的吉凶他都推测不到了。

除非修为比他高深,否则他的阴阳眼很少有看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时候,对司阳他是从未看清过,不过那是因为司阳的修为高出他太多。不过李则知,就在一个月前还只是个命不好的普通少年,这短短时日就整个变了一个人,实在是让人震惊。

周勤看着可以说伤的惨重的兰家人,整个头都大了:“兰先生,虽然天师是允许在不涉及普通人的情况下私下斗法,但决不允许多人参与,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最好是能够私下和解,如若不能,也请一对一的经行较量。”

像这种一群天师打斗,大白天的引雷,是生怕上不了新闻吗。

兰泰鸿气愤的站了出来:“和解?你看看他们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我只是要求他们放了我儿子,他们不愿意,你说这件事怎么调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