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被无辜牵连的一群人丧气道:“听到了。”

司阳这才满意了,周勤见事情总算有个了结也没有弄出大乱子,也整个松了口气,这才朝兰自明表示了一番感谢。

后来这群人知道原来这山头是有结界禁制的,如果结界不开,哪怕是兰泰鸿那样的修为,也只会在山下打转,根本找不到上山的路。他们顿时感觉自己这些人,似乎都上了司阳的套路了。

虽然兰敬生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整个精神上的摧残那比外伤还要可怕。兰泰鸿本就因为当众道歉而觉得无比丢脸,现在救回了儿子,那是一刻都不想多待,直接带着人走了。

那些被兰泰鸿带上山的兰家子弟也纷纷跟着一起下山,别的不说,他们身为特勤部的人,现在却因为惩罚而上山种树,这假总要请吧。他们简直不敢想,整个特勤部里兰家的人同时请假然后去种树,这以后会变成多大的笑话。

在周勤也刚要告辞的时候,邓洋却耐不住了,说想要和李则知切磋一下。

李则知见师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答应了,跟妖兽斗了那么久,他也想要看看对上人,自己学到的东西有多少。

不过为了避免出手没分寸伤了人,李则知特意将灵剑换成了一把木剑,这还是他第一次跟人比斗,比起对着妖兽一心的厮杀,他甚至都有点不知道对上人的时候该怎么下手。

邓洋的武器本身就是一把桃木剑,剑术也是经过修炼的,他实在很好奇,这短短时日,李则知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李则知的剑术还算不上多么精湛,但招式间却有种说不出的意境,单单看他刚才的那一剑,就有一股令人惊艳的气势,现在看他跟邓洋过招,虽然看起来略有些怕伤及对方而放不开手脚,对于剑势上也明显的能感觉到生涩,但是这么一对比,李则知的剑招明显有种更精妙更高级的感觉。

看着那边被邓洋带着渐渐有了感觉,行动间越来越流畅的李则知,周勤意外道:“司天师,这位当真是您刚收不久的徒弟吗?”

对于司阳收徒这件事,在特勤部也不是什么秘密,邓洋回来的时候就有跟他说过,还说他看过司阳徒弟的面相,是个苦命,又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不过今天看来,如果这真的是司阳刚收的那个徒弟,这才短短一个来月,就成长到能跟邓洋过了这么多招还应对有余,这人难道是天才吗。要知道邓洋可是从小苦练剑术,至今至少二十年了。

一旁还未离开的兰自明闻言道:“刚收的徒弟?不知这孩子出自哪一家的?”

司阳道:“普通小孤儿,悟性虽有些差强人意,但胜在还算能吃苦。”

两人顿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如果只是普通人,通过这么短的时间成长到这种程度,那真不知道得天才到什么程度。就这样,司阳的言语间似乎都有些不太满意,这要求到底是有多高。

然而他们在一旁看的感受绝对没有邓洋深,尤其是李则知是个什么出身,邓洋也比他们知道的更加清楚,就是因为清楚,所以他才震惊。

他这二十多年的学习,怕是都学习到了狗肚子里去了吧。莫非司阳当真是看到了李则知的骨骼清奇,哪怕命格差到那种地步,也要收他为徒?

差不多摸清了李则知如今的实力,邓洋渐渐收了招式,然后整个被打击的不轻,一脸挫败的看向司阳:“司阳哥,我这二十年的剑,是不是白学了?”

司阳微微一笑:“自然不是,只是功法不同而已。”

邓洋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司阳,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厚着脸皮道:“司阳哥主修的是什么?是剑术吗?”

司阳点了点头

邓洋连忙道:“那如果有机会,以后能让我见识一下吗?”

司阳笑了笑:“不用等以后,现在就行。”

司阳说完手中便出现了一把比刚才李则知手中气势更强盛的泛着青色灵光,材质似玉非玉的长剑,令人不敢直视。

众人都以为司阳应该是打出一套剑招让他们看看,却没想到,司阳只是站立原地未动,手中的长剑轻轻的朝着地面一划。

那一瞬间,整个空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嗡地一声,四周寂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心跳声都听不到了。一股强大到根本升不起丝毫反抗念头的威压随着那一剑整个笼罩了下来,那感觉就像是渺小的人类站在浩瀚的天地之中,面对着天地意志的敬畏,连灵魂都在深深的颤栗。

兰自明还算好,功力比起年轻人来说还是深厚些,仅仅只是苍白着脸被逼的退后了一步,周勤和邓洋生生被那股意志力给压迫的半跪了下去,不过一息的时间,脸色苍白的跟鬼一样,整个汗如雨下,像是快要虚脱过去一样。

司阳一挥手,那股可怕的力量如水一般褪去,这过程中最多不过一两秒,但众人却有种仿佛死过惊惧,好一会儿,邓洋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

李则知和司家的鬼仆站在司阳的身后,并没有感受到那股剑意,不过看到师父一出手,其他人连站都站不住,整个眼冒金光,崇拜的不得了。

兰自明闭目调息,尽管那股镇压住他们的力量褪去,但心境上受到的影响却是极深的,若不凭借自己的力量调息过来,今后再见到司阳,只会对他本能的产生畏惧。

比起周勤试途强撑着站起来,邓洋更是干脆,直接往地上一坐,一边调息一边朝司阳问道:“司阳哥,刚刚那是什么?”

那绝对不是修为带来的威压,他们闾山派的巫霆真人便是筑基的修为,他是感受过那种修为带来的威压是个什么感觉,会窒息,会惊恐,会让人心生畏惧。可是刚刚他像是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那股压力并非个人的威势能给的,更像是天地的力量,可怕的令人心惊。

司阳道:“那是剑意,是剑的灵魂所在,用武侠小说中的直白描述,你可以理解成,领悟了剑意,一花一木皆可为剑,再不局限于剑的形式。这世上剑招其实是没多大区别的,再精妙高深的剑术,若是没有剑意,那也只是死招式,再简单烂大街的招式若是领会了剑意,那便是真正的剑术。”

已经调息过来,听到这番话的兰自明朝着司阳拱手深深鞠了一躬:“今日兰某着实受教了,多谢司道友不吝赐教。”

第84章

原本司阳说兰敬生的事情过去了就翻篇了,兰自明打算回去之后也只是敲打一下,不过经过那一剑,等他回了兰家,则是直接将父子两叫到祠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