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所有在本家中的子弟必须全部到场,当着众人的面将兰泰鸿以及兰敬生这次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不客气的当众公布,狠狠罚了他们好几年的家族俸禄,还让他们闭门思过好好反思。

这责罚其实不算多重,他们虽然有家族的俸禄,但那也并非他们全部的钱财来源,不过这闭门思过以及当着众人之面责罚,那实在是太伤人了。

一想到儿子现在变得畏畏缩缩,再也没有曾经的鲜活朝气,兰泰鸿就心口梗着一口气:“大长老,我儿这次受的罪还不够吗!那个叫司阳的根本不把我们兰家放在眼里!就算真犯了天大的错,这责罚也该够了吧,你让我道歉,当着那群外人的面我把脸丢地上踩的给他道歉,现在你对我们又是罚俸又是闭门思过,莫非我们兰家真的怕了他司阳吗!”

而更让他气不过的是,他给儿子护身用的印章,那可是法器!竟然碎了!对他们这样的世家来说,法器未必能尊贵到顶了天,但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尤其是那枚印章是他自己凭实力得来的,如今竟然碎了!

这件事他都没敢声张,否则儿子被人打了,他这个做爹的还给人道歉,就连引以为豪的法器都给打碎了,他这老脸彻底别要了!

兰自明直接凌空一巴掌抽到了他的脸上:“兰家,兰家又如何!顶着千年世家的名头你们就认不清自己了?!有你们这种败坏家风的存在,就算是万年传承的世家都得被你们给败干净了!兰家的底蕴是来源于自身,你看看你们现在像什么!看上什么直接动手去抢,你们跟强盗有什么区别!这次是撞到了铁板上才让我知道,那些我不知道的时候,你们自己说还做过多少过分的事!”

兰自明说完扫了眼祠堂里的众人:“我今天把话放这儿了,今后若是再被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做些道德败坏的事,仗着兰家的势力就横行无忌,我不管你在家族中地位如何,天赋如何,被发现一次,一律从兰家驱逐,谁求情都没用!”

众人听到这话,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吭声。有些个从来都不屑做那种仗着家事就欺压人的事,脸上的神色倒是轻松。有些在外胡作非为惯了的,听到惩罚这么重,都眼神责怪的看向中间跪着的父子两。如果不是他们在外行事被大长老发现,大长老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还连累了一帮子人。

兰自明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内心顿感疲惫和失望,挥了挥手:“今天该说的都说了,都回去吧,做人啊,依靠什么都不如依靠自己,家族也不是永远都不会倒下的庇护所,否则再深厚的家底也迟早有败光的一天。”

等人都走了之后,祠堂里从头至尾都没睁眼的二长老和三长老这才睁开了眼睛。

兰自明看着那些祖宗牌位,深深的叹了口气:“富不过三代,盛极必衰啊。”

三长老道:“家主差不多也该出关了。”

兰自明摇头道:“出关也没用,除非兰家出一个筑基真人,否则只能低调求存。筑基真人,生不逢时啊。”

二长老道:“可曾探过司阳的修为?”

兰自明神色顿时凝重了几分:“修为如何还未探出,但实力,怕是不输真人。”

这话一出,另外两位长老脸色也忍不住变了:“如此年轻,怎么可能。”

三长老突然道:“他今年多大?”

兰自明道:“二十岁。”

二长老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喃喃自语一般:“二十啊,当初文苍死前那一卦,兰家盛极二十年,莫非是指他?”

兰自明道:“若非兰家从根子上都烂了,又何惧预言,兴盛衰败,全源于根本。”

看着一列列的祖宗牌位,三位长老又是无声的一叹,偌大的家族,维持不易啊。

司阳的山头因为有一堆自带修为的白工,进度变的更快了,一开始大家对挖坑种树这种事还有些排斥,他们好歹也是名门出来的天师,尽管如今这个社会对于这种玄异之事并不是很推崇,他们在外行事也要各种小心低调,但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心态上多少也有些自认为高人一等,让他们心甘情愿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过再心不甘情不愿,这也是他们大长老发话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回到本家,但后来有本家认识的人向他们打听兰泰鸿父子在中都发生的事,还将大长老回主宅之后发的那一通火给告知了他们。于是一个个更加不敢再惹事,只想快点把这顿惩罚给做完了,回去低调做人。

工虽然是做了,效果只能说勉强达标,因为给他们每个人划分了一个区域,填满了那个区域就相当于惩罚结束了,于是有的人速度很快,虽然有些敷衍,但至少在合格的边缘,靖柔查看基本都种的差不多了之后,便放了人。

有的也不知道是纯粹将这里当度假的还是做人太随性,速度慢悠悠的,不过每天都有完成最低进度就是了,所以靖柔也就没管他们。

很快光秃秃的浦田山就一片一片的绿了起来,山下兰谨修承包的那片地也开始动工了。

浦田山按照司阳的规划,除了地球上有的蔬果之外,还会单独划出一片区域来种植修仙界的特产,并且山头最大的一片耕地将会全部种上灵米,毕竟那是每天都要吃的。还有一些灵草,以后喂养一些动物,经过几代的进化,虽然变不成灵兽,但肉质也肯定远超地球动物的口感。

因为整个浦田山实在是太大了,整片曾经的山石荒地如今全都要种植起来,碎石要清理,荒地要松土施肥之后才能挖坑下树苗,好在天师多少也有些不与外人道的本事,也不知道靖柔在山上撒了些什么,第二天整个山土就变成黑肥黑肥的了,倒是让受罚的那些人种的更顺利了一些。

随着一批批惩罚结束的人下山,没过多久,邓洋就和兰玉琢一起带着一批人上来了,还自带装备。邓洋扛着锄头朝靖柔笑眯眯道:“这都是我们一队的精英,如今手上也没什么任务,所以就来帮司阳哥开发荒地了,哪里需要我们干的,靖柔姐姐尽管说!”

兰玉琢跟司家的人熟悉的很,所以相当女汉子道:“靖柔姐你尽管说,哪怕将这座山填平了都没问题!”

之前山上发生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虽然她的实力肯定连司阳哥的小拇指头都比不过,但她也是想要来帮忙的,能看到兰家人出丑的场景可不多。只是大概周队怕她夹在司阳哥和兰家之间难做,给她安排了一个任务给错开了。

有劳力上门,靖柔哪里会拒绝,也不客气的指了一片山地:“那儿,主人打算在那儿种上一片桃树。”

邓洋回头看了一眼,满口答应:“没问题!交给我们了,树苗在哪儿?”

靖柔笑了笑:“那你们过去吧,树苗待会儿我自会送去,既然你们是来帮忙的,那自然跟那些受罚之人的待遇不同,如果今天你们能将这一片都种起来,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邓洋一听有好处,连忙围着靖柔问了好几遍,见靖柔就是不肯说,就干脆先带着兄弟们上去了。他们来这里虽然是兰玉琢提议的,但也是经过周勤首肯的,周勤想的比较现实,能够跟司阳这样的天师交好,绝对只有好处。

而邓洋纯粹就是跟着兰玉琢一起来帮忙的而已,其他人都是跟他们两关系不错的,所以就当是来体验生活的了。

邓洋带来的这几个都是没什么背景的草根天师,人品都很不错,早就听说了司阳的威名,如今有这样一个机会与他攀上关系,一个个都下了死力气的干。

不过一天内搞定这一片,他们虽然人不算少,但如果不动用点灵力修为也是办不到的,反正也就是后续几颗丹药的事,如果能留下个好印象,这几颗丹药不算事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