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等山上另一边接受惩罚的那群人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量,路过那片正在种植的桃林时,有几个眼尖的见到是自己一组的同事,于是一个个好奇的走了过去。

看着他们干的热火朝天的,有人诧异道:“你们怎么也来了?也犯事了?”

邓洋朝他们道:“义务劳动呢,天天跟各种鬼啊阴邪之物打交道,整个人都阴了,有机会能活动活动,就来松松筋骨了。”

那群兰家的人对此表示很无语,想松筋骨,自己去练一套剑法拳法,保证松到位,不想修炼的那就去健身房啊,来山上种树真是吃饱了撑的。

尤其是见到他们之中还有兰玉琢,他们来这里受罚,这个身为兰家的人竟然来帮让他们受罚的人,这不就相当于兰家的叛徒吗。

顿时有人就忍不住不阴不阳道:“兰大小姐就是与众不同啊,格外的...深明大义?”

兰玉琢直接不客气的怼道:“闭上你的臭嘴,只会嘴上叫嚣的也就这么点出息,不满惩罚有本事你反抗啊。”

那人当众被一个女人这样奚落,立即挂不住脸的怒道:“你说什么呢!果然是没教养的野丫头!”

旁人连忙劝架,但都快不过兰玉琢甩出来的符箓。那符箓一贴到那人身上,一团火顿时呲了出来,一下子就把身上的衣服给烧着了。

旁人见状立即扑上去给灭火。

那个被烧着的更是恼羞成怒,直接取出自己的武器就朝着兰玉琢冲了过去。

正在这时,靖柔突然凭空出现了,刷地一鞭子直接抽打在了地上,看向那几个受罚的人冷冷道:“信不信我今天将你们抽残废了,把你们送回兰家,你们兰家也不会说半句不是。”

那群受罚的明显是有些怕司家的这位鬼仆了,听到这话也敢怒不敢言,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兰玉琢,心里想着,很快兰家每年的祭祖也要开始了,到时候有她好看的!

邓洋也拉了拉兰玉琢,劝她收着点,他知道兰玉琢跟兰家的关系不好,哪怕同处一个部门,也不见她跟哪个兰家出来的走的近,好点的当对方空气,差点的动过的手也不少,不过这毕竟是在司阳哥的地盘,闹得太大不好看。

见两边都安静了下来,靖柔看向那片桃林,只剩几棵树苗还没来得及种下,但坑已经挖好了,便取出了几支装了水的玻璃长管道:“这是感谢你们今天来帮忙的,直接喝即可。”

邓洋等人一一接过靖柔递来的玻璃长管,然后好奇的打开了封口,一股浓郁的灵气顿时散发开来。邓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生怕灵气散掉了,连忙一口全都喝了下去。

那股灵气瞬间充斥进了他的四肢百骸,那股苏爽劲儿别提了,双腿一盘,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直接坐下打起坐来,努力将每一丝灵气都吸收到位。

地球是个末法的时代,因为灵气的不足,他们修炼上总是需要更多的外力资源,但最好的东西自然莫过于灵气了。

其余人见状,立即将各自手中的玻璃管打开,一口喝下,跟着一起就地打坐。刚刚几乎耗尽的灵力几个呼吸间就充盈了起来,但这还没完,体内那丰富到简直犹如一夜暴富的灵气还在四处游走,所有人都抓紧时间在吸收,能够直接喝进去的灵气,还这么纯粹,这么宝贵的东西他们可不确定带下了山还能是自己的,赶紧在这里喝掉才保险。

而受罚的那些人在他们打开玻璃管的时候,自然也感觉到了灵气,可是没等他们试图吸收一些空气中散发出来的灵气,就被那几个全部给喝了进去。

他们身为兰家的人,丹药符箓尽管不缺,但也不算富足,尤其是如此精纯的灵气,他们有生之年都还没有感受过,一个个羡慕的红了眼睛。

有人甚至忍不住朝靖柔道:“靖柔小姐...”

靖柔一抬手止住了他们的话头:“各位是因为受罚才被留下开荒,而这几位是自愿自发来帮忙的,所以没有,多少钱也不卖。”

靖柔说完见兰玉琢没有喝,反而是收了起来,便道:“趁着灵力耗尽的时候喝下灵液修炼是最好的。”

兰玉琢笑道:“嗯嗯我知道,不过我是符箓师,画符的时候对我来说才算修炼,所以我留着合适的时候喝。”

听到这话,兰家的那几人颇有些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如此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丢尽了兰家的脸。

兰玉琢哪里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直接翻了个白眼,一想到今年大哥的决定,心里那口气简直舒坦的不得了,一下子至少断了他们一半的经济,真希望他们以后也能一如既往的如此高高在上!

邓洋等人神清气爽的从打坐中醒了过来,站起来后纷纷活动了一下筋骨,那么纯粹的灵液他们这辈子都没喝过,就那一瓶,多少丹药都比不上。于是邓洋眼巴巴的朝着靖柔问道:“靖柔姐姐,如果我们明天还来,还有这个喝吗?”

靖柔笑道:“自然有,总不能让你们做白工吧。”

邓洋连忙道:“那我明天还来!!”

其他人纷纷应和,原本是奔着攀关系来的,没想到竟然得了如此大的好处,如果每天都能有一瓶这种灵液,他们的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的!

对此靖柔也十分满意,只不过比浇树的水稍微少稀释了一些的灵泉水,就换来免费的劳动力,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免费的劳动力了。毕竟那么大一片耕地还需要人种植,尤其主人说灵米一株产量少,但是差不多三个月就能收成一次,灵米还能酿酒,那么灵米田恐怕永远都不得闲,现在人手都是现成的了。

靖柔回去给司阳汇报进度,而此时司阳家中已经被一堆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各种人参各种草还有满地的石头给堆满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满身都是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灰扑扑的龙猫,和身上看起来还好,但是脸上却挂了彩,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单鹤轩。

靖柔上前道:“山上一切都好,今日邓先生和兰小姐带着人来帮忙,我私下做主将灵泉水少稀释了一些赠与了他们,以作酬劳。”

司阳点了点头:“山上既然交给了你,你看着办就好,无须事事向我汇报。”

沈然听到这话,一下子坐不住了,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了,一下子冲的太急差点从沙发上翻下去,被单鹤轩伸手托了一下才稳住:“山?你们买山了?”

司阳笑眯眯道:“是啊,靖柔做的不错,今后山上的事情将全交由她打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