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最后大蛇自然是留下来了,暂时放在后院里养着。而那些被沈然当宝贝一样的草药,他们其实不认识,但因为那些草散发着药味,并且还有灵气,所以才被当成宝贝的带回来。但其实那些不过是大蛇的口粮而已,就算入药炼丹,也只能炼制喂给灵兽吃的兽丹而已。

因为之前在山上的表现不佳,所以李则知又被司阳丢进了修炼场里狠狠练了几天,等他出来之后见家里多了条大白蛇差点没吓死。

但那条大蛇却出乎意料的温顺,对人十分的友好,这么大一条蛇养着那叫个刺激,李则知从一开始的害怕慢慢到喜欢的不得了,有什么好吃的就想着分给它吃点。

蛇基本都是吃活物,但这条蛇有一百多年了,要说修炼虽然还不至于,毕竟不是真正的妖,没有血脉传承,如果司阳不出手,哪怕它再通人性,想要像沈然那样成精,恐怕还要个几百甚至上千年。不过它多少有了灵性,本能的知道什么东西对它有好处,所以来到司家之后,因为没有活物可以捕食,每天就只喝花园里小喷泉中的灵泉水为食了。那充满了灵气的水,对它来说比食物更好。

而另一边,兰玉琢从浦田山上下来之后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兰谨修的公司,也不管她哥是不是在忙,连忙凑过去献宝:“哥这个你喝喝看,比丹药里的灵气纯粹,不过第一次喝还是稀释些比较好,我去拿个杯子来。”

兰谨修一把将她拉住:“这又是什么?”

兰玉琢将山上的事情说了:“灵气虽然无法祛除你体内的煞气,但能强健你的体质,以前那些丹药杂质太多了,多吃了也不好,如果以后能只喝这种灵液,那肯定有很多好处!”

看着兴致勃勃,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样,小心的在将灵液倒入水杯中稀释的兰玉琢,兰谨修无声的一叹,却没有接过那个杯子:“你自己喝吧。”

兰玉琢道:“你先喝了试试,我跟邓洋他们约好了,明天继续去山上帮司阳哥,靖柔姐说了,明天也有的。”

她哥的确能赚钱,俗世的钱财那多得是,但有些东西可是钱买不来的,虽然司阳哥能将这么好的东西当做劳工的奖励,证明这个灵液对司阳哥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他们总不能见着司阳哥那儿有什么好东西就提出用钱买吧,所以这个还是得她到山上去种地来换才行。

兰谨修道:“我身上有司阳画的阵法,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丹药了,现在依然好好的,证明现在我不需要那些东西了,以后我们跟兰家彻底断了关系,说不定刚开始会受些阻碍刁难,所以你更要抓紧修炼了,强大到今后再不需要依靠任何人。”

兰玉琢以为老哥这么说是担心今后少了兰家的庇护他们会更加艰难,于是很懂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现在大部分的符箓都能独立绘制,而且师父也说了,很快就会过来,我们也不是孤家寡人的,你的打算师父估计也猜到了,反正师父说以后靠我养老的,自然我在哪儿师父跟我在哪儿!”

兰谨修直接举着杯子往兰玉琢嘴里灌,兰玉琢生怕水洒出来了,只得张大嘴巴给喝了进去,狠狠瞪了老哥一眼,连忙跑进休息里间里去打坐了。

兰谨修看了眼关上的房门,转过椅子面朝着巨大落地窗,看着下面匆忙行走的人们身上所带的好的运气和坏的运气,偶尔一两个还参杂着一些死气,以及这整个地带泛着金光的财气,而那些财气中还有几缕微不可见的煞气。

兰谨修漠然的看着这一切,微沉的眸子中尽是一片冷凝,兰家的家主也快要出关了,二十年了,他也等够了。

最近玄门中话题最多的就是兰家了,先是他们惹了司阳结果没压住,儿子踢了铁板老子来救,结果也是个脑子不清的,差点就闹得彻底撕破脸了,好在兰家长老及时出现挽回了僵局。结果就是小的挨了打,老的来道歉,连带着一群兰家子弟上山给人种树弥补错误。

虽然司阳在玄门中已经小有名气了,来历神秘,身怀灵器,修为莫测,但比起兰家来说,在别人眼里还是缺少了底蕴,毕竟兰家已经传承了千年,是玄门老牌大家族,而司阳在外人眼里只是个后起新秀。结果兰家大长老亲自道歉不说,还压着自家子弟在山上替人种树,这个举动就十分值得深思了。

其实他们还是挺想看看,这个玄门的新秀若是对上老牌势力兰家,会是个什么下场,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而另外一件事就是兰家出了名的财神竟然将整个兰氏股份出售了,要知道兰氏企业现在就是个能下金蛋的鸡,而且母鸡已经养的非常好了,哪怕什么都不做,只发展已有的项目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众人对于兰谨修的做法十分不理解,但在他直接放出了消息之后,有动作的人依旧不少。兰氏最大的股东是兰谨修,他在兰氏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但除了他之外,兰氏还有其他的一些入股者,其中兰家的人最多,在当初兰氏发展起来之后,兰家的人也看好兰氏的前景,甚至打着兰家本家的旗号,当初完全是空手套白狼的入股。

如今见兰谨修铁了心要走,一个个又打算重施故技,想要用兰家压着他,一分钱不花的分走他手中的股份。

不过兰谨修显然不可能让他们如意,不止是在内部放出消息,更是放言价高者得。有人想着兰氏是不是在闹什么经济危机,外表看着一切都好,其实内部已经出现了纰漏,所以兰谨修才会想要脱身,毕竟这么大一个企业,这么厚实的肥肉,一般人咬上了谁会松口。

不过有人观望不敢轻易下手,有人却第一时间拿着大把的钞|票上门,生怕慢了一步蛋糕就被人抢走了。

兰谨修的举动自然也惊动了兰家本家的人,兰谨修也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要跟兰家彻底划清界限。

这一下兰家不少人都坐不住了,兰谨修每年供给兰家的资金随着一年年的增多,现在整个占据了兰家大半的经济,玄门四大家中,经济情况最好的便是兰家,因为有兰谨修这个堪比外挂的财运。一旦兰谨修这里断层,虽然也不至于让兰家的经济整个断掉,但影响很大是肯定的。

虽然不清楚兰谨修的举动为何如此突然,但兰家还是来了一些德高望重之辈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

这其中的意思不外乎兰玉琢身为玄门中人,少不得兰家的帮扶,兰氏企业能够发展至今,也少不得兰家的影响。

听到那些话里话外都是他们兄妹两离不开兰家的意思,兰谨修神色有几分冷淡道:“诸位怕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出手兰氏股份只是因为我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的商业环境,如今我包了一片山地,今后也会朝着农场发展,并非另起炉灶,所以未来商业上已经不需要兰家的扶持了,而玉琢也没多大的野心抱负,我现在出手股份换来的钱也足够我们兄妹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与其背着一个大包袱,我觉得脱离兰家才是我们兄妹更好的选择。”

兰家来的人顿时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兰家拖累你了!”

在门外听到这话的兰玉琢直接推门而入:“难道不是吗!每年我哥给了你们兰家多少钱你们心里没点数吗!要如果不是我们姓兰,这笔钱给任何一个玄门家族门派你们觉得换不来庇护?!我和我师父为你们兰家做了多少事,供应了多少符箓!且不说我们付出的这些,就你们兰家的那些人怎么对我们的你们还真有脸了!在兰家的这么多年,所有兰家子弟每年都能领到一些兰家的资源,我呢!我领过你们的一颗丹药吗!你们兰家有一个把我们兄妹当家人看过吗?!怎么,现在我们兄妹两不想再被你们吸血了,你们还不放过了!去啊,去对外面说,说我们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白眼狼,看谁更丢脸!”

来的几人虽然不是兰家的长老,但也是有身份地位的掌事,尽管兰玉琢说的是实情,但被个晚辈这样说,他们也是要脸面的。他们这次来只以为是他们小辈私下里发生了什么事,弄得兄妹两跟兰家离了心,想着充当一下和事老调解一下,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如今被这么一说,他们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脾气有些爆的当下就有些忍不住了,但是被旁人给拉了下来,其中一个当年跟兰谨修他们父母关系不错的叔伯此时站了出来道:“我知道这些年的确有些委屈你们兄妹了,但不管怎么样,当初也是兰家给了你们庇护,现在你们两也长大了,玉琢也正是修炼的黄金时段,很快家主也要出关了,不要因为一时之气毁了前程。”

关于他们兄妹两的事情,其实家族内已经有了不同的声音,当初是家主做主将兄妹两留下的,多两口饭的事,留就留下吧,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反而还能显得他们更仁厚。可是人虽然是留下了,但当时兰谨修已经有些大了,兰玉琢那时还没显出天赋,又把妹妹看的紧,已经无法交给兰家其他人认养了,于是只能由着他们相互扶持着长大。

后来兰谨修的惊人的财运,又因为满身煞气让人根本看不透命格,而兰玉琢又拜了尚奇水为师,显出了画符的天赋,他们兄妹两这才入了家中一些人的眼。

为了兰玉琢在兰家过的好些,兰谨修还没成年的时候就开始拼命的赚钱,每年上供大笔的金钱只为给妹妹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一开始他们将这些视作理所当然,身为兰家人,供奉兰家本就是应该的事。久而久之,这种应该就变成了一种被人忽视的习惯了。

当兰谨修提出与兰家划清界限,今后也不会在上供钱财,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些年是不是对他们兄妹有些过分了,一味的索取,却从未给予过多少温暖。

有人认为,兰家给了他们庇护就是最大的好处,他们给兰家带来的那些利益甚至还远远不够,现在翅膀硬了就想走了,根本就是白眼狼。

有人却觉得是兰家的做法太寒心了,如果有人稍微对这对兄妹好点,事情也许不会变成如今这个局面,因为有了这些分歧,所以这次才会让他们出来看是否能调解一下。能够挽回是最好,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估计挽回是不可能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