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2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语气冷淡道:“我们兄妹二人的前程就无须诸位忧心了,诸位请回吧,若想要股份就准备好足够的资金,否则价格合适不管是谁我都会出手,今后我们兄妹与兰家再无关系。”

几人见他们兄妹态度坚决,只得道:“很快家主就出关了,到时候修为定是再上一层,玉琢,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哥哥想想,说不定身上的煞气有解决的办法了呢?”

兰玉琢听到这话顿时有些犹豫,兰谨修却是道:“人各有命,我的命以前诸位从未费心过,那么现在也不劳各位费心了。”

几个掌事如此劝说都没用,也失了耐心,毕竟兰家少这对兄妹又不是多严重的事情,冷哼了一声留下一句不识好歹就飞袖离去了。

兰玉琢有些担心的看着哥哥,她不怕以后被兰家针对,也不怕以后被人截断了修炼资源,她只怕真的错过救哥哥的办法。

兰谨修摸了摸她的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兰玉琢也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们只是想要好好活着,为什么这么难呢。

第86章

兰谨修的动作很快,只要价格合适,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签了股份转让书。虽然最后兰氏的股份兰家人是吃的最多的,最后公司还是属于兰氏,只不过换了个当家人。运营上一切照旧,即便没有兰谨修,似乎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纰漏,毕竟公司的高层都没有什么变动。

所以对于兰谨修的决定,从一开始的气愤暗恨变得冷嘲热讽起来。真当谁离不了他一样,没了他的兰氏一样日进斗金。而兰家众人等着看没了兰家的那两兄妹,今后将会是如何的落魄。

临近新年,又是大雪纷飞的时候,司阳的浦田山因为有阵法结界,所以可以说是四季如春,并没有影响种植速度,山上的种植因为灵泉水的吸引,特勤部里面能跟邓洋和兰玉琢攀上关系的基本都来了。

至于那些受罚的兰家人,虽然也想要找机会看能不能弄到一些灵水,不过他们再怎么磨蹭,也是要完成每天的工作量,所以惩罚结束之后,也不得不下山了。

因为跟司家的过节,哪怕他们再想要灵泉水,也没办法厚着脸皮上山靠劳动换取。万一人家就是不给他们兰家的人,那才更丢脸。看着特勤部一些草根天师原本修为不如他们的,因为天天上山去种树换灵泉水,修为日渐上涨,一个个因为以前巴结着兰家人而这次没能搭上关系的,各种心里不是滋味,或多或少也有些心生埋怨了。

反正兰家的情况一下子在特勤部里变得有些不太好说,不过到底家大业大,也没人当着他们的面说些什么,但背后的议论肯定也是少不了的,天师也是会八卦的。

其他的门派多少也听到了一些浦田山的消息,不过灵谷寺的善济是第一个找上门的,笑眯眯的问司阳还需不需要人手。

现在山上的人手差不多也够了,就是灵米那一块是个长期活。于是司阳干脆就将灵米那一片区域的种植交给了灵谷寺,他们每季度换一批小和尚上山,每月结算一次灵泉水算是工资了。对于这种合作善济当然是没有异议,反正他们灵谷寺也是有农场的,不过是分一批人出来帮着种田,能得些灵泉水还是他们赚了。

等后来整个浦田山初期的种植完成,整个封山大阵彻底开启,那浓郁到弥漫了整片山头的灵气肆意,他们才知道,这个合作他们简直赚大发了,每一季度争取上山的名额简直都抢破了头,哪怕没有灵泉水上去做白工他们也愿意啊,一呼一吸都是灵气,上去就是赚到!

山上有大阵,山下兰谨修却没那个能力给自己的农田布阵,所以寒冬也没办法开垦农田,只能向司阳购买了一些稀释后的灵泉水在这段时间养一养土地,毕竟荒置了这么些年,又受到山上阴气的影响,用一般的方式肥土,恐怕也要养个好几年才能种植,不过度假村还有私人别管却开始建设起来。

有钱有闲的兰谨修成了无业游民,除了偶尔去山下看看进度,再就是研究中都的美食。虽然司阳在中都上了将近四年的学,但也还没到将中都每一片土地都走到的地步,所以有了这么一个向导,自然也就跟着吃吃喝喝了。

不过在某次路过一栋商业大楼的时候,司阳却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见到他的目光,兰谨修道:“那就是以前的兰氏,不过现在换了老总,整个招牌布景也都换了,虽然才离开没多久,但这么一换,倒的确让人有些感慨了。”

司阳道:“会想回去吗?到底是你一手发展起来的。”

兰谨修摇摇头:“不想,逼不得已的发展而已,现在这样挺好。”

司阳笑了笑又问道:“接管兰氏的有兰家的天师吗?”

兰谨修想了想:“天师应该谈不上,但也有些也懂一点,兰家本身是玄门世家,能够从商的都是没多少天赋的,只要能培养的,那肯定都是往天师方面去培养,不会将心思花费在其他的地方。”

司阳哦了一声没再说话,那栋大楼上那么大一片含着煞气的乌云,也不知道是没人发现,还是发现了解决不了。煞云罩顶,可不是一般的凶啊。

修仙界虽然没有新年这种习俗,但是来到地球这二十年,司阳也跟着入乡随俗了。不过以前就他跟外公两个人,过年的时候也就是一些邻居相互间送些腊鱼腊肉之类的东西,倒是没什么亲戚上门拜访。现在外公去世了,农村老家也没有回的必要的。

就是家里这群鬼仆都是地地道道的华夏人,一个个从第一场雪下下来的时候就巴望着新年,胖大厨甚至早早的就准备着新年的大宴了。见他们兴致浓厚,司阳也就随他们去了。

兰谨修和兰玉琢今年也跟兰家断了关系,自然无须再回主宅参加什么祈福祭祖了,玄门的新年比普通人要过的复杂多了,除了各种从老祖宗那儿延续下来的规矩,各个玄门家族或者大型门派,都会在各自管辖区域做场法事。

每年他们这些家族都会有两个大型法事,一个是新年,一个是清明。法事要做的就是超度一些无人祭祀的孤魂野鬼,将他们超度到该去的地方,这样做一方面能维持阴阳平衡,保护那一方地域的安稳,一方面还能给家族积阴德。所以往往这个时候,在外的家族子弟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都是要回家的。

以前兰谨修他们也是要回主宅的,小时候他们多少会遭受一些白眼嘲讽冷待,长大后兄妹两的能力凸显,那些不友好大家也不会傻的表现出来,但是视若空气的忽视有时候更伤人。

兰玉琢特别不喜欢的就是过年,在那个巨大而充满了年代感的阴冷古宅里,她就觉得各种不舒服,尽管她姓兰,但她从未觉得自己是兰家的人。今年好了,他们再也不用回去受罪了,所以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兴致勃勃的准备新年。

而她的师父尚奇水也在兰谨修脱手了所有的兰氏股份之后,也从兰家老宅里搬了出来。兰玉琢原本还想着因为他们兄妹两的事会不会让他的师父难做,没想到她师父告诉她,他跟兰家的约定本来就只有二十年,而今年更好就是满二十年。

兰玉琢这才知道,她师父之所以会做兰家的供奉,是因为当年的一个承诺,二十年之后是去是留全凭她师父自愿。现在她师父跟着她离开了兰家,只能说是完成了承诺,也不算背信弃义。不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承诺,兰玉琢追着师父问了好几次,她师父都没告诉她。

尚奇水那个年代正是破除各种封建迷信最猖狂的时期,哪怕一句话说的不对了就要被批|斗,不知道有多少人才,文物都毁于那个年代。

当年教尚奇水画符的那个天师就是被举报捉拿,最后走投无路逃走之后隐姓埋名到一个乡下小农村当赤脚医生。但又不想一身天师的本事埋没荒野,于是几乎是在没有丝毫选择余地的情况下,选了个村里品性还行的小孩尝试着教了些东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