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沈然一听,连忙扑到单鹤轩的腿上扒着想要看看是什么,单鹤轩顺着他的意思打开,里面竟然是个系在脖子上的铃铛。顿时沈然的小黑豆眼都瞪圆了!

随后司阳又将另外一份递给单鹤轩:“虽然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不过给你的新年礼物我也加进去了,看看怎么样。”

单鹤轩连忙接过:“谢谢。”说完一打开,一把银白的长剑静静的躺在盒中,剑锋边缘泛着一股迫人的冷光,当单鹤轩的手触碰上去的时候,那把剑竟然发出声声嗡鸣,仿佛在给他回应一般。剑还是他的那把剑,但整个就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变成了一把活剑。

司阳道:“万物有灵,真心相待,任何事物都能生灵。”

单鹤轩连连点头:“多谢,我一定好好珍惜!”

送了一转之后,司阳才看向兰谨修,笑着伸出手:“你也有,这个给你,新年快乐。”

兰谨修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枚小小的珠子,大概只有刚出生婴儿的拳头大小,洁白如玉,通体无暇。不过看起来似玉非玉,又不像是珍珠,哪怕见过不少好东西的兰谨修也一下子猜不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司阳笑道:“遇水生灵,将这个放在水上便会不断的衍生出灵气来,你可以放在你的别馆当中,到时候你的整个农庄多少也会有些淡淡的灵气,人长时间住在含有灵气的环境中对自身也有好处。”

兰谨修微微蹙眉:“这个东西太贵重了。”

司阳笑了笑:“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别忘了,你的农庄有一半的收益都是我的,以后尽管将度假村的价格开高点,给我多赚点钱。”

听到这话,兰谨修也忍不住笑了笑:“好,今后给你多赚钱。”说完,兰谨修便端着酒杯朝他道:“新年快乐,今年大概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

司阳笑了笑:“新年快乐,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兰谨修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锦盒递给了司阳:“送你的新年礼物。”

司阳伸手接过:“可以打开看看吗?”

兰谨修点了点头。

司阳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枚无比透亮的蓝宝石,那蓝宝石整个呈现多切割面的椭圆形,在灯光下非常的璀璨华丽,一看就相当价值不菲。

尽管这种华丽的宝石钻石对司阳来说不过是稍微好看了一点的石头,但心意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所以笑着道:“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

兰谨修道:“这不是一般的宝石。”

司阳闻言有些疑惑的将蓝宝石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当指尖触及宝石的冰凉时,眼神顿时有了些许的变化。

兰谨修道:“虽然只是个传说,但据说这是三千多年前一个密库的钥匙,里面记载着一个密库的地址,据说三千年前有一个相当强大的部族,他们占据了一个神秘的领地,用特殊的办法将那里与世隔绝,除了他们自己的人谁也找不到那里的入口,听闻里面奇珍异宝遍地,那里的人更是生命悠长,通过种种描述,有人推测那个神秘的地方可能是古修士的遗迹之地,不过也只是推测,这个宝石也经过不少天师之手,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也许那个只是传说,不过这确实是三千多年前的东西,也有收藏价值。”

一旁的尚奇水和单鹤轩闻言都忍不住看了过去,尚奇水更是道:“的确有这个传说,据说十多年前这个蓝宝石在兰家人手里,不过就连几位长老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后来在一次拍卖会上拿出去拍掉了,那时候好像是被一个欧洲人买走了,没想到十几年之后竟然又回到了华夏。”

三千多年前的华夏是木质饰品比较普遍的时期,因为提纯的难度,金银玉器都是王公贵族用的比较多,一般的平民是没那个条件的,对于宝石钻石等坚硬物品更是没有打磨的工具,真要打磨出一个那得花费不小的代价,并不符合市场的需求。而这个蓝宝石却又的的确确是三千年前一个古墓中出土的陪葬品,外加墓内墓主生前的一些事迹,对这个宝石的神异的描述,所以才会显得格外特别。

司阳放在手里把玩了片刻后放进了锦盒里:“的确是个不错的东西。”

至于如何的不错他却是没说,将玉简封在通透的宝石之中来迷惑人,的确是个不错的掩藏方法。

大年三十大家吃吃喝喝,看着华夏雷打不动的新年晚会,一直等到转了钟。尚奇水看着电视里绽放的礼花,有些感慨道:“虽然现在为了环保禁止燃放烟花,但没了那些东西,总觉得少了些年味。”

兰玉琢从小就没有过过一个愉快的年,今年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新年团聚的那种幸福,所以不太理解尚奇水说的年味,她觉得现在就很有年味:“还是别放了,看看现在的雾霾,感觉再过个几年,中都连太阳恐怕都见不到了。”

司阳道:“如果能找到华夏的整个龙脉所在,做一场大型的祈福,大概整个华夏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吧。”

兰谨修靠在沙发上看着司阳,兰玉琢好奇道:“会有什么不一样?”

“国运强,气势则盛,龙脉染尘,自然长眠不醒,龙脉若是醒来,那便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到时候所有的华夏人,华夏国土都会受到龙脉的保护,说不定到时候整个环境大变样,山明水秀没有雾霾,不过这种大型的祈福怕是也只能想想。”

李则知也跟着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司阳看了他一眼:“如果你学过华夏历史就不会问这么傻的问题了,因为华夏的版图被四分五裂,很多原本属于华夏国土的地带,现如今已经成了别的国家地盘,要知道曾经的华夏占据了大半个欧洲,所以想要以龙脉祈福现在基本不可能了,除此之外,也没几个天师有那个能耐借以龙脉之力来祈福。”

尚奇水也跟着叹了一声:“玄门式微,环境使然,人类对环境破坏的太过严重,远古时期人类崇尚自然,自然便回馈给了他们强大的力量,如今人们破坏自然,大自然回馈的就是日渐艰难的生存环境,很公平。”

司阳懒洋洋的靠在一旁听着他们关于环境问题的研讨,一转头就跟兰谨修的视线撞上了,于是朝他笑了笑:“你们聊着吧,我去打个电话。”

他虽然没有拜年的习惯,即便是拜年也基本是微信群发,不过今年是苍永丰姐姐的清香年,虽然人没到场上柱香,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也算是礼节到位了。

兰谨修等他在外面讲完挂了电话,这才推开落地窗朝他走去。司阳往屋里看了看,就连单鹤轩都被兰玉琢和小福子拉着一起玩起了游戏,无奈的笑了笑:“怎么,嫌里面闹腾出来透透气?”

兰谨修微顿后开口:“司阳,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司阳认真道:“心理咨询按秒收费,一秒一百块,从现在开始计时,问吧。”

兰谨修笑了笑,屋内投射出来的灯光打亮了他半边脸颊,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柔和了几分:“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太过漫长,会不会很寂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