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在来到地球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倒是这些年偶尔会想一想。他是世外之人,岁月于他而言是定格的,只要他强大到没人有能力杀死他,在这个地球上,他甚至可以说与天地同寿。

如果身边的人只有短暂的百年岁月,太过漫长的生命自然是寂寞无趣的,尽管这种漫长在修仙界是人人向往,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为之奋斗的。成就大帝之位不就是为了拥有万年不老时光,不灭之身。所以是否寂寞,也是要视环境而定。

“这种事看个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吧,如果有家人有爱人,最后却只有自己一个人活着,那自然是痛苦而寂寞的,如果只是孤身一人,为了追求强大,那么所谓的漫长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自然就更谈不上寂寞了。”

“那你呢?”

司阳笑了笑:“我啊,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呢,哪里会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至于以后,司阳其实也想过,无非是三种活法,一种活成个老怪物,就像如今华夏仅有的两个筑基者一样,在国家上过了明路。一种自然是每过多少年就换个身份换个地方生活,再不然找个深山布个结界闭关修炼,眼睛一闭一睁,上百年也就过去了。

兰谨修笑了笑没再继续问下去了。

倒是司阳有些疑惑:“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兰谨修道:“大概是看到沈然有感而发吧,如果他隐藏好了身份,总有一天屋子里的人会渐渐老去,而他却一如既往的年轻,突然就觉得,岁月的静止,有时候似乎也并非好事。”

司阳顺着兰谨修的目光看向屋内,那只小龙猫想要跟大家一起玩,于是扒着单鹤轩的衣服上蹿下跳,却又因为屋内有尚奇水和兰玉琢要隐藏自己不暴露了,浑身的毛都炸了。

到底是没有经过多少时间的磨练,心性上还稳重不起来,也许他自己都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妖跟人的区别。或许这就是沈然爷爷的目的吧,让沈然把自己完全当一个普通人的在人类世界生活,对妖精而言,要不了多久,他就能感受到人和妖的区别,只有经历过生死,才能真正的长大,久而久之,就不会轻易对人类产生情感,没有感情,就不会伤心。

大年三十就在这一个值得人深思的问题中度过了,第二天一早,善济就带着他的几个亲传弟子上门拜年。好在司阳早有准备,别的不多,像清灵丹那是多的可以大把撒的。以前在修仙界,他身上最多的就是治疗各种回血的伤药,现如今世界太过安稳,反而是这种能让人心气沉静下来的东西变多了。

于是善济带来的每个徒弟司阳都给了一瓶,一瓶里面也不多,就六颗,但他徒弟有四个,自己只有一个。看来还是要多收徒,不然以后逢年过节的,礼物都收不回成本。

善济知道司阳这儿好东西多,作为他的徒弟,那一些关于修炼的东西肯定是不缺的,所以给的最实际,一个大红包:“今后若是得空,到灵谷寺来玩,灵谷寺里有许多绿毛龟,还有许多不会对一般游客开放的景区,到时候找个师兄带你去转转。”

李则知看向司阳,见他点头这才伸手接过红包:“谢谢大师,以后我一定会去灵谷寺玩的。”

善济笑眯眯的点头,转头朝司阳说起另外一件事:“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司小友可有收到消息?”

司阳摇摇头:“没有,发生了什么事?”

善济道:“昨天夜里,兰家的几位天师在帝瀚大厦上每年一度的祈福,结果被反噬了,不知从何时有的,那一片的上空中竟然隐藏了一团煞气,当时众人并未察觉,在祈福的中途煞气冲撞,其中有两个较为年轻的天师当场吐血倒地,现如今还在吕家的医院里抢救。

吕家也是玄门四大家之一,跟灵谷寺一起镇守中都多年,不过吕家涉及的俗事较多,还开办了一家医院。因为本身吕家就是玄门出身,所以那家医院内有一个特别的部门,对外挂着百年老中医的招牌,实际上却是一群懂得医术的玄门天师在行医。一般人看病自然是以中医的疗法,玄门中人若是被鬼邪之物所伤,那自然就是采取天师的疗法。

听到善济说的事,司阳自然就想到了当初在兰谨修曾经的办公大楼上看到的那团煞气,于是道:“帝瀚大厦是兰氏企业所在的那栋大厦吗?”

善济点头道:“正是,以往每年在中都的兰家天师也会在那里祈福,求财求福,从来都是平安无事,今年却突然多了一股天煞,而偏巧竟然被兰家撞破了,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司阳闻言似乎有些不解道:“煞气不是一日成型,既然身为天师,为何那么一大片煞气没能提前发现?即便没有抬头,靠近也能感觉得到煞气吧。”

善济道了一声佛号后才道:“此乃天灾,并非人祸,自不是寻常眼能见,如今天煞汇聚,那一带定然会发生一场祸事,就是不知兰家人是否可解。”

司阳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所能看到的煞只是阴煞,人煞可解,天煞难除。也不知道是兰谨修运气太好,还是兰家本身运势已尽,气运太差,这个时候摊上这种事,解决了倒是还好,如果真要出事了,刚换了个兰氏领导人,本就是人心浮动的时候,这一下恐怕更是雪上加霜了。

第88章

大年初一还没过完,那天晚上两个被煞气冲撞到的兰家子弟,其中一个因为煞气伤及心脉,最终没能抢救回来。而另外一个伤及肺腑,如今用丹药续着命,即便最后能平安活下来,未来的情况也不见得能好。

大过年的,因为天煞死了一个家族子弟,这让兰家再次变成被人关注的焦点,也不知他们家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简直流年不利。

天煞可大可小,一般出现天煞的地方就预示着这一带将会出现一些天灾,哪怕是天师,也未必能看到天煞,最多就是能身处其中时能感应到一些灾祸预警。

即便是能看出天煞来,天师一般也不会宣扬开,而是自行避开。人祸可防,天灾却无法抵挡,那也不是仅凭个人力量能抵挡的。更甚至,若是泄露了天机,那情况只会变得更加不可控。

这并不是牺牲一两个天师就能挽回一方百姓性命的事情,古时候不是没有一些身怀大义的天师察觉到某个地方将会有一场浩瀚天灾,于是拼死示警。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天师因泄露天机惨死不说,那些因示警而避开了灾祸的百姓,迎来的将会是一场更大的浩劫。所以自古有句话就是,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所以此刻帝瀚大厦已经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尽管天煞是意外撞破,但终究跟他们兰家脱不开关系。而国家不可能明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事情而置之不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会发生什么样的灾祸,什么时候会发生,但已经暗中成立了一个营救小组。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疏散群众。

所以兰家正是因此而生气,哪怕不是他们主动撞破天机,万一因此事牵连进去,那他们简直可以说是巨冤。在如此大事面前,兰家几位长老不得不全都出动,最起码要合力将整个兰家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

在整个大局观面前,关系着整个兰家未来气运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但是在个人情感面前,自己的亲人因意外身亡,这本就是一件非常令人伤心的事情,可偏偏还听到有人将这次撞破天煞的事情怪罪到他们的头上,一些言语不算过分的在背后议论这次不该祈福,结果福没求来,反而惹了祸事。

一些言语过分的则表示那几个学艺不精的就不该去,若是这件事没有死人,哪怕撞破了天煞,他们兰家也能将事情瞒下来,不至于暴露出去。就是因为死了人,结果这事瞒不住了,如果长老出手都没能将这件事给从天机上掩盖过去,兰家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样的反噬。

而这件事中唯一的死者本身并不是一个天师,尽管入了玄门的道,但因为年轻,修为低下,尚且在学习阶段,所以才会在煞气冲撞之后没能撑过来。他之所以会在祈福现场,那是因为他的哥哥是兰氏企业的接手人。

死者名叫兰远信,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还是在校大学生。他的哥哥名叫兰子昂,因为没有修炼的天赋,所以才会从商。因为今后兰氏企业的掌权者是兰子昂,所以祈福的时候他也在场,他的弟弟自然也就跟着来了,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意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