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件事之后若是兰家有人慰问一两句,兰子昂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寒心,毕竟他也知道这是意外,怪不得任何人。但是他先听到的则是一些人背后的责怪,当几位兰家的长老赶来之后,也许是因为忙于天机的事情,根本无|暇|分|身其他,只是询问了一下,让人好好安排兰远信的后事,尽量抢救另外一个还活着的,就转身忙开了。这一来,导致兰子昂对整个兰家更加心冷。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当初兰谨修走时的感受,如果这个家稍微有一点温暖,哪怕尽心尽力供养着又何妨,可惜整个兰家太冷了,冷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家族利益高于个人感情,这当真是大家族的悲哀。

所以在众人忙着天煞的时候,兰子昂竟然不声不响的将兰氏股份给转让了,前后两个月不到,兰氏的负责人一换再换。

兰谨修出手股份的时候,兰氏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所以算是卖了个好价。但兰子昂在接手不到一个月就出手,这典型就是兰氏内部有问题,这一下换了谁想买都要稍微掂量一下了,别买了个赔钱货。所以最后兰子昂以低到一个不能再低的价格才脱手。这也导致,兰氏对外的整个股市大跌,短短数日就险些跌停。

这时候就有人将这件事的源头全都怪罪在兰谨修兄妹身上了,虽然很无理取闹以及莫名其妙,但的确一切的开端都是从兰谨修兄妹要与整个兰家划清界限时开始的。从他放出消息要卖股份开始,到现在一系列事情之后,整个兰氏亏损的钱是以亿为计量单位的。

年后兰玉琢回到特勤部用积分换取丹药的时候,就明显见到一些人对她有回避的举动。不过除了那些明显跟兰家站队的人,其他的人对她还是比较友好的,尤其是因为搭上她的关系能去浦田山帮忙种树换灵液的,纷纷提醒她最近一段时间小心为上。

兰玉琢对于别人善意的提醒表示了感谢,而好巧不巧的,换取丹药的时候,就撞上了之前在浦田山上,被她烧了衣服,差点打起来的那个家伙。

那小子叫兰凯安,比兰玉琢稍微年长些,虽然也是旁支出身,但因为天赋不错,父母又跟主家走的比较近,所以从小是被族中某个掌事带在身边培养的,家里一切资源又都完全供给他一个,性子自然养的有些傲慢。

而他看兰玉琢不顺眼的原因倒不是兰玉琢的出身,而是某年兰家举办内部比斗,而他比兰玉琢大,却还败在了她的手里,从那之后就对兰玉琢没个好脸,每次遇到冷嘲热讽是肯定的。

现在兰家出了这么多事,这一切都是从他们兄妹两作妖开始的,这会儿见到兰玉琢了,兰凯安哪里会轻易放过,直接拦在了她的面前没个好脸道:“扫把星,白眼狼,你跟你哥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兰家供养你们长大,你们就是这样回报兰家的?”

兰玉琢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懒得搭理这种傻缺,打算绕过他走掉。但兰凯安却没打算这样放过兰玉琢,手一伸挡住了去路:“怎么,心虚了?”

兰玉琢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遍,勾了勾唇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祸事将近,与其在这儿耍嘴皮子,不如赶紧滚回你兰家以求庇护,反正你们兰家都是有良心的,肯定不会对你见死不救。”

兰凯安微微眯了眯眼:“你也就牙尖嘴利,有本事咱们斗一场!”

兰玉琢双手环胸一抱,眼神鄙夷道:“我从不跟我的手下败将比斗,你要是找死,尽管来惹我,最近我师父闲得慌,绘制了不少的引雷符,我正愁没机会练手呢。”

兰凯安听她旧事重提,提的还是他至今耿耿于怀的事情,整个脸色都阴沉了下来:“你除了依靠你师父,你还有什么本事!”

兰玉琢轻哼了一声:“能够拜一个让我依靠的师父,那就是本事,总比某些人好,至今像个仆从似的伺候人家的少爷来狐假虎威,连个名分都没有,子不子,侄不侄,更不是师徒,跌份儿。”

兰玉琢说完就推开他拦着的手,看也不看他难看的脸色直接走掉了,跟这种脑子不清的说话,简直浪费时间。

兰玉琢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件小插曲,没想到当天夜里,兰家的人竟然闹上了门。

来的人是兰凯安的父母,来的原因是兰凯安的魂牌破碎,两人连忙赶来了中都,可惜却没有找到儿子的下落,正好中都这里还有几位长老在,于是求着长老帮忙招魂,但是不管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招不到魂魄。

后来得知今天兰凯安曾经跟兰玉琢发生过争执,并且闹得不欢而散,于是连夜过来想要询问情况。而陪同兰凯安父母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兰家的人。

那些人原本对兰谨修兄妹就没什么好感,又因为兰谨修放弃了兰氏,又跟兰家划清界限,弄得现在兰氏股票大跌,还意外撞破了天煞,一堆糟心事,越发不待见了。

于是过来后,那不是询问,整个语气完全是质问。

兰玉琢本身对兰家所有人都不待见,被如此质问谁还能好脾气跟你说话,尤其是兰凯安的死本身就与她无关,上午那场交集之后他们连见都没见过,就算询问那也不至于问到她头上来。

结果大半夜的,整个吵了起来,再加上儿子死了,却找不到尸身的兰凯安父母各种哭,场面可以说一片混乱。

吵得尚奇水刷地几张符丢了出去,那几个叫嚷的最凶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好在这只是雷暴符,打在身上像是被雷电击打到一样,但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众人被尚奇水这一下弄得有些懵,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人,他们这才想起来,尚奇水如今也离开了兰家,现在跟兰玉琢住一起。想到这儿,众人更加心气不平了。

尚奇水即便独身一人,但符箓大师的名头可不假。一些符箓别人家的老祖宗才能绘制出来,可他们兰家,只要求尚奇水帮忙就行。更不用说,每年都有不少人上门求指点,而那些人练习所制的符箓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些全都归于兰家,因此他们这些兰家子弟,能在符箓这一块省不少。

现在一看到尚奇水,众人都觉得他果然不愧是兰玉琢的师父,同样是白眼狼。兰家将他培养成符箓大师,结果现在拍拍屁股走人了。于是对大师的那点敬仰,因为人品而败光了,一个个言语也没那么客气了。

“我们在处理家事,还请尚大师莫要插手。”

尚奇水冷哼了一声:“我徒儿已经将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你们还有什么好问的,大晚上的如此吵闹,这就是你们兰家的家教吗!”

其中一人顿时冷哼了一声:“她跟兰凯安有过节这是整个特勤部都知道的事,兰凯安这人争强好胜惯了,谁知道等兰玉琢离开特勤部之后,他会不会气不过跑去再次堵截兰玉琢比斗。”

兰玉琢眉眼一冷:“你什么意思?你在说兰凯安是我杀的吗?!”

那人一副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的表情,嘴上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人在做天在看,做过什么总归会有报应的。”

兰玉琢还想说什么,被兰谨修一把给拦住了,看了那一群一副兴师问罪的人,冷声道:“事情你们也问了,我们也说了,再闹就说不过去了,诸位请回吧,我们也要休息了。”

听到这话,来凯安的母亲突然一下子冲过来试图抓向兰玉琢:“玉琢你告诉我凯安在哪里,你们后来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我求求你告诉我,我就这一个儿子!”

兰玉琢皱眉:“你们这是故意来找事吗!”

尚奇水忍无可忍道:“既然你们不想走,那今天就都别走了!”

他话音一落,外面又进来两个人,众人一看,是兰家的三长老和五长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