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抬头朝墙上的两人看去:“你师父被吵醒了吗?”

李则知笑眯眯道:“我师父在修炼场里练剑呢,师父的剑气太强了,我扛不住,连围观都不行,只好出来了,然后听到动静,原本想带着小白过来帮忙的,结果他们这么识趣,小白一出来他们连打都没打就道歉走人了。”

兰玉琢也朝他们笑道:“今晚多谢了,要如果不是你们带着小白来帮忙,也不知道他们还要纠缠多久。”

小福子好奇的八卦道:“他们是想要栽赃陷害吗?我刚刚听到什么死人的。”

兰玉琢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也没搞清楚,不过的确死了一个人,那人之前还跟我吵过架,所以他们才会跑来找我询问情况。”

小福子连忙道:“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怪怪的呢,哎呀,反正如果他们还敢来找事,我们就放大白去吓唬他们!”

兰玉琢闻言一笑:“好啊。”

见事情解决,李则知和小福子就带着大白回去了,兰谨修他们三人也回到了屋内,不等兰玉琢询问,兰谨修便道:“不管兰家以什么借口理由,你绝对不能回兰家去。”

兰玉琢不解道:“为什么?我们爸妈的遗物呢?也不要了吗?”

“没有遗物,爸妈死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任何遗物,而我手里有一样兰家找了十多年的东西,他们现在不确定那东西是不是在我手里,所以才会想找个理由让我们回去,一旦回了兰家,那么很多事情就由不得我们了,所以你记住了,不要相信兰家的任何话,绝对不能落到他们手上。”

兰玉琢这一下真的糊涂了,她哥哥手里竟然有兰家很重要的东西?可是这件事,她哥从来没有跟她说过。

在她刚想问是什么的时候,兰谨修直接按住了她的头:“不要多问,我说过,离开了兰家之后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阻碍,但只要你够坚定强大,一切都会过去的。”

兰谨修说完转身上了楼,兰玉琢看向尚奇水:“师父。”

尚奇水摇了摇头:“我来兰家的时候你们父母已经不在了,所以这里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不过听你哥的肯定没错,他才是你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是肯定不会害你的。”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他们兄妹的时候,那个瘦弱的小男孩像一个狼崽子一样,护着他那年幼尚不知事的妹妹,这些年他也是看着这对兄妹长大的,别的他不敢说,兰谨修是永远不可能伤害他妹妹这一点,他绝对可以确定。

当年其实他最中意的徒弟并不是兰玉琢,而是兰谨修,他喜欢兰谨修那年纪小小就无比坚定却又凶狠的眼神。这样的孩子记仇,但也记恩,只要给他机会,就绝不会甘于平庸。可惜当时那满身的煞气太过凶残,连他都无法压制。能够在那样强大的煞气缠身中熬到现在,足以可以兰谨修有着多么可怕的心性。

到底是可惜了,这样的人如果可以修炼,今日必定已是玄门骄子。

正如兰谨修所料,兰家是另有目的而来。

兰家这次出来了三个长老,明面上是因为撞破了天煞,实际上却是为了一枚白玉。这个白玉里面记录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已经遗失十几年了。白玉的存在兰家知情的没几个,但这些年也从未停止过暗中寻找。

就在前段时间,兰谨修出手兰氏股份,又跟兰家划清界限,一系列举动在兰家刷了不少存在感,不少人都在谈论此事。而正巧,当年一个老仆的儿子与人喝酒的时候就闲聊到了他们兄妹,还将一件他不小心看到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那个老仆名叫云姑,是兰家世代的仆人,伺候了兰家一辈子,当年也是对兰谨修兄妹两最为照顾。只是谁都没想到,兰家一直在寻找的白玉竟然在云姑手里。云姑是当年伺候兰家老祖宗的仆人,虽然名义上是仆人,但在兰家的地位也是不轻的,而她也是知道白玉存在的人之一。

而据云姑儿子所说,当年云姑临死前,曾经将兄妹两叫到身边过,那时候兰玉琢才四五岁大点,而兰谨修也不满十岁。当时云姑儿子也没多想,只当是自己的老母亲怜惜这两个可怜孩子。所以看到母亲将一枚白玉戴到兰谨修脖子上时,也不以为意。虽然他们世代都是兰家的忠仆,但钱财啥的也并不缺,那玉一看水头一般,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给两个孩子了他也没往心里去。

喝酒的时候想起当年那一茬,这才有些感叹的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虽然得知了疑似白玉的消息,但是兰家的人不确定当年云姑给兰谨修的东西是不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白玉,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原本就想着找个什么理由让那兄妹回一趟兰家。正巧这时候兰家的人在中都撞破了天煞,于是干脆就出来了三位长老。

兰凯安的确发生了意外,魂牌已碎,可以确定人是真的遇害了,但是尸身却没找到,更诡异的是,招魂竟然也招不到。一般人死后七天内魂魄会停留,而天师的魂力本就异于常人,无须有什么执念也不会轻易消散,但是兰凯安死后连十二个小时都没过就替他招魂,却什么都没招回来。要么就是魂魄被困住了,要么就是魂飞魄散了,证明杀人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偏巧兰凯安出事的这一天跟兰玉琢有过争执,于是兰家的长老顺势让兰凯安的父母上门借着询问的理由闹出些动静来,他们再上门劝解一下,顺便告知兰谨修兄妹他们父母遗物的事。

若是他们兄妹有防备了,那就定然是心中有鬼,到时候杀死兰凯安的凶手,就只能是兰玉琢。有了清理门户的理由,哪怕将她强行带走,外人也说不得什么了。至于杀死兰凯安真正的凶手,在重新得回白玉的重要性面前,也就无所谓了。

原本事情无须如此复杂,他们兰家想要处理掉兰谨修兄妹随便一个名义就能将人拿下,至于名声,那都是弱者才会需要在乎的东西。只是这兰谨修兄妹偏偏跟那个司阳关系不错,就这一个不定因素,让他们不得不为了周全而多计划一些。

显然兰家那些人所想的,兰谨修也想到了,更甚至他们为了兰凯安上门闹事的举动都差不多猜到了。确定屋内众人再次睡下,兰谨修打开了窗户,没有惊起任何能量波动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距离中都将近三百公里远的荒郊中,一具男尸被从树上延伸下来的藤蔓捆绑住了双手,呈大字型吊在半空中,身上被特殊的颜料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诡异的经文。漆黑的山林中,只有男尸前面不远处那一抹微弱的烛光照亮,从远处看,依稀能看到一个人半跪在地上,手中抱着一个物体刻画着,一边还小声的念着咒语。

兰谨修将手中还剩的几丝头发随意的一丢,亏得今晚兰凯安的家人来闹过,他顺势留了几缕头发以防万一,却正好派上了用场。尽管找到了兰凯安的尸体,但他却没有直接走出去,而是静静的看着那人的举动。

熊晓华在兰凯安的头颅上刻画下了最后的一笔,随即露出一抹诡异而满足的笑容来。今天这件事可当真不是他的错,要怪就怪这些眼高于顶,不把普通人放在眼里的天师。

他不过是像往常一样正常的下班回家,被人撞翻在地不说,还嫌他挡路碍事。看着手里已经画满了符文的那颗脑袋,熊晓华阴冷的勾起嘴角:“现在,你还嫌我挡你路,碍你事吗?”

一边说着,一边将头颅放到黑色的盒子旁,然后抬头看向被吊在半空,那已经没了脑袋的尸体,以及隐隐绰绰中,被无形力量同样缠绕着的魂魄。

当从盒中渗透出丝丝缕缕的黑色丝线包裹住画满了符文的头颅,那依稀可见的魂魄身影开始挣扎起来,却又像是被一股力量给镇压住,发不出半点声音,不过整个山林却开始阴风阵阵起来。

现在的熊晓华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只能朝着毫无修为的人下手的弱鸡了,也不会再无聊的想着搞大新闻了。十个普通人惨死的怨气,甚至还没有一个有修为的天师来的能量充足。更甚至,他都不需要再用尸身制造尸油来激发怨气了。等将来有一天他能彻底的掌握魔盒,那就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正在他畅想未来的时候,敏锐的感觉到身后多了一股气息,熊晓华立即将黑盒子往怀里一抱,快速的退开。

等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浑身翻腾着一股股黑气,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从阴暗中走了出来。而他手中的黑盒子竟然兴奋的颤动起来,像是遇到了渴望已久的美食一样。但熊晓华本能的觉得危险,他甚至升不起半点对抗的念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