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3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在兰凯安的尸身和几乎快要消散的魂魄上扫了一眼,转头朝着熊晓华冷冷道:“滚。”

熊晓华不傻,更甚至对于自身安危有着极度的敏锐性,尽管他十分想要灭口,但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反杀,既然这人让他滚,那也许对方压根没打算揭发他。反正黑盒子还在自己手里,只要给他时间,早晚有一天,谁也不能再对他说个滚字!

熊晓华离开之后,兰谨修将缠绕在兰凯安身上的那一缕缕的黑气吸了个干净。少了黑气的啃食,兰凯安的魂魄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神智。他看着眼前斗篷人渐渐显露出来的模样,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是只要没有魂飞魄散,哪怕成为一个鬼仆,也是能继续留在阳间的。所以他不甘心,见到来人是兰谨修,尽管无比震惊,但还是本能的向他求生。

“救...救救我...求你...”

兰谨修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眼神渐冷。

第90章

兰家的算盘在第二天清晨,一具残缺的尸体被人在高速公路旁的稻田中发现时就已经破碎了。如果只是一般的谋杀,更甚至如果是天师之间的仇杀,那么这其中他们还可以暗中操作一番。

但是尸身上的平纹鬼经符,以及尸体上残留的那股阴冷的黑气,还有尸检中提取到的黑玉膏,这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凶手跟那件校园碎尸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关于校园碎尸案的真凶,明面上是已经结案了,但在特勤部,不少人都知道,单鹤轩从未停止过调查,因为他坚信真凶另有其人。

兰凯安尽管没有被碎尸,但身上的符文以及绘制符文的材料,只有真凶能办到。而现在更加显然的是,凶手的能力提升了,他需要人类魂魄的力量来达到自己某种目的,而这种普通人的力量凶手已经不满足了,现在开始朝着年轻的天师下手了。

这件事一出,事件的性质就不再仅仅是特勤部破案的任务了,更是直接威胁到了玄门天师的安危。于是确定杀害兰凯安的凶手就是当初校园碎尸案的真凶时,特勤部就第一时间通报了上去,并且在整个玄门系统中都发出了通告。

玄门有一个App软件,里面有各种论坛,专门用于天师之间的交流,一些疑难问题的解答,像是在特勤部换取丹药的积分,就可以在里面替人解惑赚取。一般玄门内有个什么重大事件,就会在App里面发布。所以当通告一发出,几乎所有天师都知道了现在有一个凶徒对他们天师虎视眈眈。

这也算是给众天师提个醒,在外行走时要更加警惕,以防遭遇不测。而对兰家而言情况简直糟心至极,他们的人如此惨死,凶手还没捉到,更是破坏了他们原本计划。

当得知那对兄妹根本没有回兰家拿遗物的意思,脾气不太好的五长老更是气得拍碎了一张桌子。

三长老叹了一声:“如今这件事就暂且放下,如果白玉当真在他们手里,他们能隐藏这些年,那我们也不必急于一时,现在他们警惕着,但人总有放松的时候,到时候暗中下手就是了。”

五长老有些不满:“为何还要等,多等一天就多一天的变故,既然他们找死,那我们也不必客气了,杀一个兰玉琢和跟死人没两样的兰谨修比给他们下套容易多了。”

二长老道:“以我们这等修为都无法打开白玉解读里面的信息,现如今玄门中能开启白玉的也没几个人,所以哪怕白玉在他们手里也没多大用,若是将他们逼急了,他们将白玉拿了出来,落到其他世家或者宗派手里,那时候才是麻烦。”

其实他们最顾虑的还是司阳,能够打开白玉的,如今只有几大家的家主,至于那两位筑基真人,别说那两个小毛孩了,连他们也未必想见就能见到的。所以他们并不担心会有人替他们解开白玉的秘密。

但是司阳的修为莫测,他们也不确定司阳是否能打得开白玉,所以宁可再等一等暗中下手,也绝不能正面对上。

兰谨修还在等着兰家的动静,却没想到兰家那群人也许是太过在意,竟然不敢轻举妄动了。接连几天平静的过去之后,兰家的人做了场大型的法事,向天陈情了一番,一连烧了三封告罪书后,这才平息了天机事件,然后一群人直接返回了锦城老宅。

兰谨修收到玉琢发来的信息时正在司家的小花园里品尝司阳新制的茶。微楞后,看到正在给他倒茶的司阳,顿时明了的笑了笑。

司阳抬眸看向他:“为什么突然笑?”

兰谨修闻着茶的清香,无比放松道:“心思复杂的人往往想得太多,一念错,步步错,还不如纯粹点,纯粹点的话,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兰家的人在顾虑什么他知道,但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哪怕他自己无法获知白玉里的秘密,他也不可能找司阳帮忙。这是他跟兰家的事情,司阳再厉害,他也不会把他牵扯进来。

虽然不明白兰谨修为何有感而发,却顺着他的话道:“也许那就是命呢,命中注定错过,命中注定拥有,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兰谨修喝了一口茶,比之前司阳做的茶叶茶味淡了些,但多了股花香,灵气没有以前的充足,却多了股更加绵长的回甘。他以前是喝咖啡的,对茶并没有什么研究,现在喝茶也只喝司阳给的茶叶,外面那些茶,哪怕特供的,也喝的满口苦涩。所以只要是司阳这儿的,他就品不出好坏,只觉得全都很好喝。

司阳问道:“这样的茶,作为你农庄的饮品如何?”

兰谨修有些不太赞同:“会不会太好了些,这些可以作为特供茶。”

司阳将茶壶揭开:“你看里面。”

兰谨修探头一看,竟然是茶包。

司阳笑道:“这些是茶渣,并不是完整的茶叶,所以冲泡出来只有茶水不见叶,只是里面加了几片花瓣提味而已,反正茶渣丢了也浪费,你要是觉得合适,就用作农庄的茶水吧。”

两人正闲聊着,司阳的手机响起,然后就听到那头李浩的求救声。

司阳微微蹙眉:“我给你的符带着了吗?”

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状况,李浩的声音有些急促,背景还很是嘈杂:“带了带了,白静姐不敢靠近我,可是她很凶,脸上还长了毛,像是什么动物的毛,阳阳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你能搞定吗?她可凶了,指甲还老长!”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尖叫打砸的声音,司阳连忙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