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徐硕没想到竟然是二十年,他认识白静也才十几年而已,他还以为这鬼物就是白静这些年走了歪路而沾上的,原来竟然是从一开始就有的?

司阳看着地上那只眼巴巴看着白静的鬼狐道:“这次发狂是因为它沾染上了因果煞气,做了坏事,以前它能好生的呆在阳间,是因为它从未害过人,气息纯净,所以对白静也没什么危害。但是一旦害了人,气息不纯了,再跟在人的身边,就会对人造成不好的影响,而白静喂养了它这么多年,两人的气运早就紧密相连,所以才会这么快的失去控制,遭了反噬。”

司阳说完一顿,看了眼低头哭泣的白静:“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而且因为喂养的原因,她们早就气运一体了,如果强行将鬼狐给收了,这就等于强行砍去白静的半条命,元气大伤是必然的,今后还会遇到什么反噬现在还不好说。”

尽管这件事让徐硕大感意外,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司大师,请问这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之前没想过事情会是这样,当初开的价格不算数了,只要您能解决这件事,价格随您开,哪怕倾家荡产,只要能保小静一命就好。”

白静怔怔的看着徐硕,也许是意外徐硕的决定,大概是没想过,徐硕为了帮她,竟然这样不顾一切了。他们虽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但就算亲人,有时候也未必能做出如此大的牺牲。要知道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天后,各种代言演唱会,赚的绝对不少,那么大一笔财富,不是谁都能说不要就不要的。

徐硕叹了口气,轻抚了一下白静的头发:“只要活着,一切就都还有可能,有才华的人,从来都不怕重头再来。”

徐硕说完,求助的看向司阳:“大师,您帮帮我们吧。”

司阳道:“解决的办法自然是有,就看你们想要怎么解决了,处理掉这只鬼狐,和继续养着这只鬼狐。”

白静看向陪伴了她二十年的小白,刚想开口就被徐硕给拦下了:“大师,这两种办法所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又会对小静有什么伤害?”

“强行消灭才会对白静造成伤害,但这狐狸究竟是鬼物,本就不该强行留在阳间,只要将属于白静的气运从它身体里抽离出来还给白静,那么白静就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这过程比直接将这只鬼狐打的魂飞魄散还要痛苦万倍。”

司阳说这话的时候,冯争明的手微不可见的抖了抖,强行抽走气运,这根本不可能,如果可能的话,那这人就太可怕了,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可怕。

白静惊恐而无助的看向徐硕,满眼都是乞求,她宁愿舍弃一半的寿命也不愿意这样对待小白。

徐硕沉默片刻:“那继续养着呢?”

司阳道:“只要将它身上反噬而来的孽障清算干净,以后再不害人,自然就能跟以前一样,和白静相处的相安无事。”

虽然司阳说的好像很简单,但徐硕知道,不管是哪种解决办法,那肯定都是不容易的。只是他有一事还没搞明白:“大师,不知道这狐狸是做了什么坏事?”既然有小静养着它,还养了这么多年都没事,那应该能一直相安无事才对啊。

司阳笑了笑:“问你家白静啊,我想她应该很清楚。”

到了现在,白静已经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于是干脆从头开始说起。

她第一次见到小白的时候是在十岁那年,她去乡下爷爷家过暑假,当时她还分不清狐狸和狗的区别,把小白当狗一样招呼。

大概因为她喂了小白肉吃,后来小白就总是来找她玩,小白这个名字也是她给取的,虽然小白是一只棕红色的狐狸,但因为自己姓白,小时候就给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后来等寒假再去爷爷家的时候,她就找不到小白了,当时她还挺失望的,却没想到有一天晚上,她又听到小白的叫声,她跟着叫声出去找,结果就在一个沟里头发现了缩成一团的小白。她以为小白受伤了,就把小白给带了回去,还给喂吃的,偷偷养在了家里。

当时她还没察觉到问题,是后来一个白天,她发现小白的身体竟然变成了半透明的。当时她却没有感觉到害怕,也许是自己喂养过一段时间的小宠物,只觉得好神奇,她继续偷偷瞒着大人养着小白。

不过那之后,她就没再把小白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宠物,会开始什么都跟它说,会跟它聊天。直到寒假结束她要回城市里了,她问小白愿不愿意跟她走,当时小白就点头了,那是小白第一次直接回应了她。

回到了城市里,她发现食物似乎无法维持小白的需求了,它变得越来越虚弱。那时候小白是她唯一的朋友,她舍不得自己的朋友消失,也害怕小白会消失,就哭着求小白不要消失,不管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后来小白咬破了她的手指,吸了一点点的血,然后情况才好转了一些。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小白的需求越来越大,到后来哪怕她硬塞,小白都不愿意再喝她的血了。就在她以为这次真的要失去小白的时候,小白告诉她,只要她能被很多人喜欢,很多人追捧,拥有自己的信众,然后真心分享给它信仰力,它就能吸收那些力量留下。

所以这些年白静这么努力,除了后来真的爱上了唱歌这份事业,也是为了让小白能留在她身边。

可是这一切在对茅兴朝动了感情之后,就发生了变化。

第93章

白静的话让屋内众人再次傻眼,然后突然一下脑洞有点歪,所以这只鬼狐恨让白静动了情的男人,这才下手杀了他?顿时众人看鬼狐的目光就更不对了,这是一只公狐啊!

白静没注意到众人的表情,继续道:“我跟兴朝的事情隐瞒的很好,我们是认真的,他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如果曝光出来,我的名气高于他,这样会对他形成一个标签,是不利于发展的,所以我们隐瞒的很好,从来不在外面见面。”

徐硕简直要被气笑了:“连我也瞒着?你们保密工作可真够到位啊!”

白静低着头都不敢去看徐硕:“我不想瞒你,但兴朝说你是我现在最亲的人了,就相当于家人,所以希望给你一种他能配得上我的印象,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再一起告诉你。”

徐硕带了些嘲讽的轻呵了一声:“然后呢?”

“然后突然有一天,小白在他身上闻到了别的女人的气味,小白说,如果两人没有发生那种关系,是不可能沾染上别人气息的,所以兴朝背叛了我。”

徐硕道:“所以小白就杀了他?茅兴朝是被小白杀死的?”

白静看着地上的小白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没有直接动手,但的确是小白杀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