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鬼狐也是狐,还是一只吸收了十几年信仰力修炼的鬼狐,能力比它生前还要厉害,杀人无须动手,只要给他落下桃花煞,若是修身养性之人,凭借自身便可慢慢化解,如果是沉迷于|性|事之人,身上的气息越杂,煞气越重,重则可致死,所以茅兴朝是死于鬼狐的桃花煞,因此鬼狐沾染上了杀孽因果,这才会被反噬。”

李浩在一旁惊的差点合不住嘴了,娱乐圈真复杂啊,看似毫无关系,没想到背后竟然如此千丝万缕。

徐硕沉默良久,最终轻叹了一声:“大师,如果继续养着这只鬼狐,对小静会有坏的影响吗?它是靠吸食小静的力量来维持的,那如果有一天小静无法提供鬼狐的需求了会怎么样?”

这话的意思明显已经偏向后者了,司阳道:“这只鬼狐之前能通过白静得到那一点信仰力是因为白静真心待它,而它生前死后都未做过恶,更甚至还得到过一些机缘,魂体够纯粹,如今它已经沾染过了因果煞气,今后自然不能再通过白静身上那点信仰力来存活,不过因为这鬼狐已经跟她气运相连了,所以只要白静真心愿意养,而鬼狐也愿意呆在她的身边,再通过一些其他的寄存之物,倒是可以将鬼狐留下。”

“寄存之物?大师,比如什么样的寄存之物?”

司阳道:“千年桃木,有灵气的玉器皆可。”

徐硕道:“所以如果养这只鬼狐,只需要给鬼狐找能让它寄存的东西,但以后无须小静再付出什么了吗?”

司阳摇了摇头:“话也不是那么说,再怎么样,鬼狐还是鬼物,属阴,尽管她们气运相连,若是长久受阴气浸染,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所以今后白静需要定期驱除身上的阴气,多做善事,而让鬼狐寄存的东西也要定期更换,总的来说,会比以前喂养的更容易,但所付出的代价则是,鬼狐今后无法再修炼。”

白静连忙道:“我愿意养!大师我选后者,我愿意养它!”

司阳点点头:“既然这样,稍后我会先把它带走,寄存之物你们可以去找来给我,我要先给它清煞。”

徐硕道:“不知道大师那里有没有合适的东西,这外面的东西鱼龙混杂,真假难辨,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儿买适合鬼狐的。”

“这鬼狐曾经修炼过,有过道行,一般的灵玉已经不太合适了,用不了多久就要更换,还是千年桃木比较合适,我这里有一颗千年桃木珠,两百万,不过至少十年要一换。”

徐硕十分干脆:“好,那我们就要这个桃木珠了,那不知大师这次费用如何算?”

司阳道:“还是你们之前开的价一百万,不过除此之外,你们要额外拿出四百万去做善事,而鬼狐虽然没有直接杀人,但到底也害了一条性命,废去它一身修为,让它今后再也无法作恶,也算是惩罚了。”

白静虽然很心疼,小白害人,起因却是她,最后她不过是付出点钱财,而小白却要被人废去修为,这对她对小白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可是要想保住小白,只能废去修为。

白静看着与她相伴了二十年的小白,不舍道:“大师,可以轮回吗,如果轮回,小白下辈子,是不是可以做人?”

司阳道:“轮回的事我管不着,做不做人我没办法回答你,不过你如果想要将它送去轮回,这点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听到这话,一直趴在地上的鬼狐突然激烈的挣扎了起来,表现的十分抗拒。白静想要过去,却一直被徐硕拉着。现在鬼狐身上的煞还没解决,万一又不受控制了怎么办。

白静只得远远的朝着小白哭问道:“为了留下,废去修为也值得吗?小白,你可以去轮回的,不管下辈子是动物还是人,都是新的生命,总比留在我身边当一只鬼狐好。”

鬼狐唧唧叫着,乖乖的蹲坐在地上,那一双漂亮的狐狸眼尽是依恋和不舍。

李浩想起司阳家中的鬼仆,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司阳,但还是没有开口。虽然他觉得鬼狐很冤,而茅兴朝只是因为花心而横死也很冤,白静只是爱错了一个男人更冤,但现在却是这样的结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起来白静像是受到最轻的责罚,可是鬼狐因此而废去修为,她内心的痛苦愧疚恐怕半点都不会少,两人一鬼的纠缠,因为一个人的死亡,就变成永远不会圆满的结局。

司阳注意到李浩的目光,微微挑眉:“想说什么?”

李浩问的有些含蓄:“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不想司阳为难,可是又忍不住想要帮帮鬼狐,他觉得,这种有情的动物比很多人都要像个人,尽管它也害了人,但初衷并不是因为恶念,它只是想要保护它想保护的人,对于动物来说,这种想法是没有错的,但人却要用人的枷锁去捆绑那些动物。尽管茅兴朝因花心而死很冤,但他却莫名有些心疼鬼狐。

李浩的意思司阳听懂了,余光注意到对面冯争明一直投射过来的视线,随即笑了笑:“自然有。”

白静和徐硕一愣,忙问:“什么选择?”

司阳道:“我亲手炼制一只动物的寄身,鬼狐寄身进去就能像一只普通的动物吃喝玩乐,出现在人前,但只能保持六十年,六十年后寄身会自然销毁,而鬼狐无法再在阳间停留,直接去轮回。”

白静遵循它的想法问道:“小白,你想要哪种?”

鬼狐舔了舔嘴巴,用尾巴在地上拍了三下,它想要第三种。

白静也更倾向第三种,以前小白虽然可以时刻跟着她,但慢慢的就再也不能吃东西了,而她只能看到,却再也触碰不到小白了,如果可以,她想再喂小白吃肉,再好好的抱一抱它。

“大师,我们想要第三种解决办法,可以吗?”

司阳道:“可以,但费用不便宜,一亿。”

李浩差点忍不住倒抽口气,太贵了,一只动物就这么贵,那阳阳家里那几个鬼仆,我去...太贵了,比金身都还贵呐!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白静却是毫不犹豫道:“好,费用我会立刻转给大师。”

司阳点点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小铃铛,司阳拿着铃铛朝着鬼狐摇了摇,鬼狐整个变成一缕青烟飘了进去:“鬼狐我先带走,七天后我会联系你,至于做什么动物你可以找个照片给我,定制的费用我就不收你的了,记得做慈善的钱不能少。”

白静连忙道:“谢谢大师。”

徐硕这时开口道:“大师,小静还能恢复吗?还是等鬼狐的煞气化去才能恢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