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浩朝他耸耸肩:“我也开车来了,所以谢谢不用了。”

冯争明笑容不变道:“你以为我在借着你接近司道友?”

李浩顿时冷下脸来,一副你还想怎么找借口狡辩的神情。

冯争明无奈的笑着摇头道:“同是玄门圈子,我如果想要接近司道友,多得是办法,投资那部电影是因为真的挺喜欢那个剧本的,而恰好你的形象条件不错,尤其是你有红起来的命,所以这才选择了你,只是没想到你是他的同学,那天在酒店看到司道友的时候我也很意外,在那之前我的确想着要不要找一天上门去拜见一下,但肯定不是利用你。”

李浩朝他挑眉皮笑肉不笑道:“所以跟我解释这些有什么用?现在你是这部戏的投资人,而我只是个演员,以后是不是还会合作都不一定,所以你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么多。”

冯争明道:“那如果以后我跟司道友成了朋友,你还对我这么印象不好的争锋相对?”

李浩不客气道:“那等你们成了朋友再说吧。”

李浩说完转身就朝停车场走去,冯争明似乎想要挽留一下,抬了抬手,随即便放了下来,看着李浩转进了停车场,眼眸一垂,嘴角的笑意冷了几分,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而地上有几只黑色将死还在抽动的小虫子,不一会儿就死的透透的了。

车上,兰谨修没问司阳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开口便是问道:“这次请你处理事情的人还请了冯家的人吗?”

玄门圈子不算小,但也不算大,在这个通讯发达的时代,同一个圈子,哪怕遍布五湖四海,但也出不了这个圈子,相互认识很正常。听兰谨修好像认识冯争明的样子,司阳也没觉得意外:“据说是巧合,楼上打架楼下谈合作,察觉到了异常就上楼查看,所以很碰巧的撞上了这件事。”

兰谨修道:“冯家在玄门中低调不显,看上去似乎像是偏安一隅,但实际上在海外还有一定的势力,最为擅长的是蛊虫,祖上跟西南夷易家是同根。据说当年易家先祖是传嫡不传庶,有一个庶女不甘家族这样的规定,也不甘心生来就注定要为别人奉献,所以一直暗中偷学,直到她要被嫁出去联姻,开始是假装各种顺从,在成婚前一天的夜里,偷了家中几只蛊虫,跟一个冯姓草根天师私奔了。”

兰谨修说着看了眼司阳,继续道:“那个年代相隔一座山就相当于隔着一个世界了,所以当年私奔的两人远离了易家的地盘之后,倒是安稳的发展起来。直到一百多年前,冯家的身影才在玄门中出现,但是他们喂养蛊虫的手法跟易家祖传的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追其根源才得知,原来当年还有这么一件往事,只是那时候华夏内忧外患,多一个能人异士就能多保一方太平,大局之下,自然不可能内讧,于是也算是默认了冯家的存在。”

司阳哦了一声:“还有这样的过往啊,那现在冯家在玄门中是个什么程度?”

“是个不太好说的程度,冯家在某种程度上属于发国难财发家的,但他们当年也只取财,并且在关键的时候,为华夏统一贡献了不小的力量,后来因为易家某些老派对他们无法容忍,所以他们将势力转移到海外,却也留了部分人在国内保持发展,尽量不与易家发生冲突,他们发家的国难财是在那段特殊的时期倒卖国家文物,倒卖了不少,虽然后来华夏稳定发展起来之后,他们又从国外弄到了更多的华夏文物赠给了国家博物馆,但在老一辈眼里风评依旧不怎么好,尤其是擅长蛊虫的,在某种程度上哪怕是天师,也会本能的防备。”

司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们这里的人都挺喜欢玩虫子啊,看来我也得养只小宠物防备防备了,万一哪天不小心中招了呢,毕竟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你说是吧。”

兰谨修赞同的点头:“嗯,有备无患。”

红绿灯时,一群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从前面的斑马线上过去,见司阳似乎盯着某个人在看,兰谨修顺着司阳的目光看去,微微一顿转而问道:“李则知的学校选好了吗?”

司阳将目光从那群学生的身上收了回来,点了点头:“嗯,岚裳都给办好了,下周就开学了。”

兰谨修道:“玄门中也有学校的,会有擅长不同东西的天师轮流教授,而且会挂靠在知名学府上,其实李则知可以去上玄门的学校。”

司阳闻言笑了笑:“还有那种学校啊,看来华夏的玄门也发展的挺科学的嘛。”

兰谨修道:“当年玉琢的师父有打算将玉琢送去,结果举荐人数不够,没能进去。”

司阳轻笑道:“所以那里教的都是各种玄门精英?”

兰谨修突然想到一件事:“玄门学院背靠国家,又有各大家族不遗余力的扶持,资源条件相当的丰富,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交流会,以年龄划分,玄门学院的学生与各大家族推拒出来的人进行比试,赢者可得丰厚的奖励,今年似乎就是交流会年,如果到时候你觉得李则知可以一战,送他去参与一下也不错。”

司阳道:“这个提议不错,得好好督促那小子修炼了,成天就知道跟大白玩。”

司家小花园的李则知狠狠打了个喷嚏,见大白蛇用蛇尾尖尖在颠球,朝一旁的小福子道:“这年头开直播很容易火,你说我把大白颠球的样子开直播,我是不是也能出道了?”

小福子啃着牛肉干道:“不是你出道,是大白出道,然后你大概会被主人给打死吧。”

李则知脑洞大开道:“那你说,大白要是出道的话会怎么样?”

小福子想了想:“大概会有一群人喊着,说好建国不能成精的呢,然后被人上门查|水|表。”

刚接触网络不久的李则知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查水表是什么意思?”

“就是有人会来请你去国家有关部门喝茶的意思。”

“啊,这样啊,唉...大白这么厉害的技能只能我们自己欣赏了,好可惜。”

小福子满嘴鼓鼓囊囊的牛肉干感叹道:“是啊,好可惜。”

大白无奈仰天,带孩子好累。

第95章

绿邻小区内,一个梳着丫丫辩的小萝莉被妈妈从幼儿园里接了回来,小手紧紧牵着妈妈的大手,一蹦一跳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突然眼尖的看到草丛里的东西,惊喜的尖叫了一声,然后试图甩开妈妈的手飞奔过去。却被眼疾手快的妈妈一把给拉住:“怎么了妞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