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小女孩指着花坛里道:“有小猫咪!”

女孩妈妈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只灰白相间的小东西跑走的背影,可惜速度太快,一下子就跑没影了只好拉着小女孩继续往家走:“好了人家去找妈妈了,我们也回家了。”

小女孩对于刚刚看到的小猫还恋恋不舍,一个劲的回头,直到这对母女走远,躲在角落里的沈然这才露出了一个头来,夸张的舒了口气。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这才一溜烟的往小区外面跑去。

单鹤轩开着车窗坐在车里,在车中不显眼的地方贴了一张黄符,这张符还是沈然朝司阳求来的,比起他之前用的公家统一发放的隐息符,那强了不是一点点。

以前公家发放的隐息符是一次性用品,每个月发放的数量也是有限的,使用超标就要各组自行购买了。而司阳画的这张符效更强了不说,一张符至少能维持大半个月,对于他们这种在外办公的天师,隐去自身气息是相当重要的,否则鬼物感觉到天师的接近,都会本能的抗拒避开,如果被鬼察觉,越发捉拿不易了。

只是符虽好,价格却不便宜,他原本还想着每个月组内备一点,特殊情况再用,平日组员在外公干的时候,还是用单位发放的符箓。沈然却提议,将每月发放的符箓挂在玄门app中的一个平台上售卖,卖的钱就用来买司阳那儿的符箓,反正一张符能用半个月,往车上一贴,谁有外出任务就用车。

他们二组没多少车,除了他自己这辆私人的,组内只有三辆车供二组的队员使用。这么算下来,他们每个月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挪用其他的福利购买符箓,反而还能有不少金钱剩余可以当做奖金发放。不过这是他们内部人知道的事,其他组的只看到他们挂卖的符箓,还嘲笑二组是越来越穷了,连发放的公用物品都要私卖来换钱。

想到因为沈然一系列的提议,他们组内的福利是提升了不少,但是在外的名声却越来越穷了,弄得今年刚接受完培训的新人没有一个自主选择二组,他们二组今年新进人员再次挂零,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正想着,就看到沈然虽然四肢不够纤长,但速度却一点不慢的朝车跑来,然后一个跟他身形不符的腾飞,矫健的从车窗跳了进来,单鹤轩将一旁的水壶扭开,倒了大半盖子的水喂给他喝。

沈然解了渴,十分心累的长叹了一声:“今天差点又被人抓回去当宠物了,我说你到底确不确定碎尸凶手在这个小区啊?别让我做白工好吗,你让我跑的那几户都是空的,家里没人,这大白天的,人家也是要工作的好吗,白跑了。”

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他怎么就开始帮单鹤轩做事了,除了到这里找碎尸凶手,被司阳‘寄养’在单鹤轩这里的这段时间,他还帮他抓了不少的鬼,但是据说他抓到的那些鬼所赚的钱,都换不来他的几顿饭。他以前都不知道,原来现在的天师这么穷,抓一只鬼就奖励几百到几千,这真是富有限制了他的想象。

就在前两天,小福子还给他发消息,说他家主人在外面抓到了一只鬼狐,正关押在家里净化,据说就出去了一个早上就赚了一个亿。再看看他眼前的这个,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单鹤轩没搭理沈然的不满,虽然他总是抱怨,但每次有事却还是忍不住第一个冲上去,倒不是说沈然多有正义感想要为民除害,纯粹是好奇心大,觉得有意思就想去尝试。

就连一开始捉鬼,他本来不打算带沈然的,是沈然对天师这个职业好奇硬要跟着,然后发现司阳虽然封了他的妖气,却没有封妖力,那药效渐渐在退,妖力也一点点的在恢复,对付鬼怪倒是很有一套,于是就再也不愿意自己呆在家里了。

以至于现在整个二组都知道他养宠物了,还是一只聪明的成了精的龙猫,整天大摇大摆的在组内骗吃骗喝,据说仗着他这个队长各种狐假虎威,简直成了二组一霸。以为是谦谦如玉公子,没想到本性竟然是如此模样。

沈然抱怨完,见单鹤轩看着一叠叠资料都没应自己,直接踩着他的手臂蹬蹬蹬的就爬到了肩膀上坐着,顺势朝他手中的资料看去,那一页页的纸上是整个绿邻小区的分布图,单鹤轩在纸上圈圈画画道:“如今整个绿邻小区内有五个人最为可疑。”

沈然问道:“你今天让我去看的那几个?”

单鹤轩道:“七号楼十八楼三号门的鲍博文,这人是外科医生,今年三十二岁,为人沉稳,黄金单身汉,兴趣爱好是收集古玩。

十三号楼九楼二号门的王涛,药剂师,三十五岁,有妻有女,外表看似一个老好人,但私下有特殊癖好。”

沈然连忙看向单鹤轩:“啥?”

单鹤轩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看沈然,道:“虐鼠。”

沈然黑豆眼一点情绪起伏都没有的看着单鹤轩:“我是龙猫,你不用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单鹤轩心道,龙猫也是鼠科,别看又是龙又是猫,实际上跟这两个物种丝毫不沾边。不过这话还是别说了,成精动物的自尊不能伤。

单鹤轩继续道:“不过这人虽然有虐鼠嗜好,但他的作案可能性是最小的,不过也不排除。另外一个是学校的校医,三十一岁,跟女朋友合住,人际交往很正常,没什么不良嗜好。另外还有两个,一个是住在十五号楼九楼三号的龙达,三十岁,一所小学的数学老师,但他女朋友是法医,他本人也似乎对这方面的事情很感兴趣,最重要的是,我们查到他的外婆是走阴婆,不过已经去世了。

这最后一个是住在十六号楼十三楼三号的熊晓华,中医院毕业,现在在一家三甲医院中医科做配药师,二十九岁,为人和善,在邻里间风评不错,单身,但他也是最可疑的。”

沈然不解道:“为什么?”

“生活痕迹,前面四个虽然因为职业或者身边人的原因列入了可疑范围内,但根据组员的盯梢调查,那四人的生活痕迹是正常的,所吃所用以及每日制造的垃圾等物,属于正常人的范畴内,但这个熊晓华很奇怪。”

单鹤轩说着将手中的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点了点资料上的走势图:“从去年十月开始,熊晓华的生活就变得不规律起来,根据调查,熊晓华这人前面的生活很规律,每个月去两次超市进行一些生活物品的采购,每个月花销多少,存款多少都是差距不大的,但是从十月之后,他的取出明显多于存入,直到十二月,从每月两次的生活采购变成一次,到现在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去过大型超市,都是随便的在楼下便利店买用品了,但是,他的生活垃圾在逐渐减少,尤其是食物的摄入量,明显变得不符合正常人的需求。”

沈然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单鹤轩,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们每天都去翻人家的垃圾啊?”

单鹤轩看沈然是真的单纯好奇的询问而不是故意吐槽,颇有些无奈道:“我们是天师,不是警|察,不需要用那样的调查方式。”

沈然这才恍然大悟的想起来,他们是天师不是警|察,差点把自己的角色都弄混了。看着资料上熊晓华的照片,沈然突然想到说:“看面相啊,一组不是有个天生阴阳眼的吗,总去司阳那儿蹭饭吃的家伙,让他帮忙来看个面相,把这几个人都见见,说不定就能锁定目标了。”

单鹤轩摇头道:“面相已经看过了,都是正常的,既然那人能够隐藏气息躲避天师的追捕,那手里自然有好东西来伪装,面相做不得准。”

沈然道:“那怎么搞,你想让我潜伏去哪一家?”

单鹤轩将资料一收:“不用,直接抓。”

“啊?没证据啊。”

单鹤轩看了他一眼:“天师抓人不需要证据,直觉就够了。”

沈然啧啧两声:“凶残,那你要先抓哪一个?”

单鹤轩点了点资料本:“最可疑的那一个先抓,再一一排除。”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