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单鹤轩说完直接下车,沈然蹲在他的肩膀上坐的稳稳的,整个绿邻小区他们已经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简直比送外卖的还要熟悉路线,一下子就来到十六号楼的入口处。

十六号楼十三楼三号,熊晓华的住处,沈然提前踩点,家中应该没有人。

单鹤轩来到门前,先是感应了一下四周的气息,很正常,手中的罗盘也没有任何对能量波动的指向。随即他将手放到门把上,只听到咔嚓一声,那电子锁的门就打开了。

沈然顿时嘴巴都O起来了:“你怎么办到的?”

单鹤轩道:“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磁场。”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门,然而余下的话却没能说出口,因为屋内若是肉眼可见的话,缠绕的阴煞之气简直就跟西游记里的盘丝洞一样,看来剩下的几个不用查了,真凶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第96章

单鹤轩是借助了符箓开天眼了,而沈然如今尚未恢复,对付一下冤魂小鬼还可以,有点道行的鬼都对付不了,所以跟着单鹤轩进屋之后只觉得一阵阴冷,却什么都看不到。

单鹤轩将门关上后,那股缠绵的阴煞之气被阻挡在了屋内。整个屋子是标准的一室一厅单身公寓,屋内的装饰很简单,甚至有点|性|冷|淡风,物品不多,但每一样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整齐到简直就像个商品房。

沈然原本还想从单鹤轩身上跳下去,好好搜查一下屋子,却被屋内的那股冷气逼的打了好几个寒颤,然后一溜烟的滑到了单鹤轩胸口的口袋里,这样也方便等下有个什么突发状况,他不至于被单鹤轩从身上甩下去。

单鹤轩拿着那把被司阳重新炼制过的剑小心的在屋内查探,当推开房门,比客厅还要浓重的阴煞简直就像是一团团黑重的淤泥,黏糊的快要无法呼吸。

查看了房间内并没有阴煞的来源,单鹤轩赶紧退了出来,给自己和沈然都喂了一颗丹药,这么浓重的阴煞,对他们也是影响不小的。不知道自从碎尸案之后,那人是否有继续暗中杀人,又杀了多少人。这么浓重的阴气,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能办到的。

沈然扒在单鹤轩的胸前口袋问:“这铁定就是真凶了吧,这里的气息又恶心又厚重,每呼吸一口气就感觉好多黏糊糊的脏东西被吸了进去,我们是要埋伏在屋内等着那家伙回来吗?”

单鹤轩取出几张符来,被点燃的符箓所过之处,那缠绕不散的阴煞一点点在退去,单鹤轩道:“不用,可能是我们被他发现了,那人已经跑了,这里至少有近一周没人住过了。”

沈然可惜道:“被跑了啊,世界那么大,我们要上哪儿去找?”

单鹤轩燃烧了一张又一张符纸来驱除屋内的阴气,估计是那个熊晓华在屋内做了什么手脚,所以屋中的气息被隔绝并没有泄露出去,所以他们几次三番几乎地毯式的搜查,却始终没有搜到有用的东西。不过这股阴气不除,早晚有天会渗透出去。到时候这一带被阴煞感染,遇到阳气重的还无所谓,如果遇到阴气重负面情绪多的,肯定是要出人命的。

“发布通缉令,现在既然已经有了目标嫌疑人,总比大海捞针好。”

沈然听到这话才松了口气,他天天装作小宠物的在小区里晃荡踩点一层层的排查异常也是很辛苦的,要是辛苦白费了那多可惜,现在好歹距离真凶手又近了一步,于是喜滋滋的问道:“多亏了我吧,你看你之前一个人搜查,老长时间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查到,现在有我帮忙,一下子就锁定了凶手。”

看着明明自告奋勇,还弄得整个绿邻小区一群熊孩子集结在一起搞什么拯救流浪龙猫的行动,单鹤轩很是仁慈道:“嗯,多亏了你。”

要不是尾巴被自己压着了,沈然都想要抱出来甩两下了,他就是这么能干,当人的时候是精英,当妖的时候也是精英!

屋内的阴煞太过浓郁,并不是这一下子就能除干净的,他现在也只是稍微驱散一下,后面就要安排人来继续跟进。

就在他们离开小区的时候,竟然如此凑巧的看到了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单鹤轩对这人有印象。当初他以为沈然是司阳的鬼仆,跟这人纠缠不休的时候还以为他们是人鬼情未了的关系,不过现在是人妖殊途了。

他担心沈然见到庄臣会有什么意外的举动暴露了自己,手本能的想要捂住胸口的口袋,压制住口袋里的沈然。但是沈然却比他更快的发现庄臣,在他抬手的时候,就已经从他口袋里跳了出去。

庄臣并不是一个人出现在小区里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鹤发童颜的老者,一个是已经被他折磨的瘦成了皮包骨却依旧还活着的金汶熙。

而让沈然如此过激反应的并不是因为看到庄臣,而是现在的庄臣竟然不再是普通人了,身上有了修为,入了道。

庄臣是没办法修炼的,当初他那么喜欢庄臣的时候,想要可以跟他在一起,还很长的时间在一起,他不是没想过教庄臣修炼。他是妖,妖的寿命本身就比人类长久,他知道的一些东西自然也比人类更多,虽然他不怎么勤奋的修炼,但是人类修炼入门的方法他还是知道的。可惜庄臣并不适合修炼,天生没有道缘。所以现在庄臣入了道,他才会如此吃惊。

单鹤轩因为沈然的举动而停下了脚步,庄臣却因为看到了单鹤轩而冲了过来。当初就是他将沈然从他身边带走的,那天他从车中醒了过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沈然了,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求了多少所谓能招魂的天师,统统没用。

现在他又见到了这个人,瞬间便失去了理智冲了上去:“是你!沈然在哪儿!你把沈然抓哪里去了!”

单鹤轩伸手一挡,轻而易举的将庄臣给挡开了,神情冷淡道:“人鬼殊途。”

好不容易遇到了当初带走沈然的人,庄臣哪里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怎么样才能把沈然给放了?!”

单鹤轩向来没兴趣跟人争执,在庄臣再次纠缠过来的时候,直接拔剑出鞘,用剑刃抵着庄臣的脖子:“我是天师,超度鬼魂是我的职责,生人有生人的道,死人有死人的道,不管你们之前感情有多深厚,死亡便意味着一切都一笔勾销了。”

单鹤轩说着,看着沈然扒着他的腿三两下就爬了上来,小黑豆眼朝他直瞪的,直接一伸手将他抓到了手里捏着,继续朝庄臣道:“所以你不用纠缠我,纠缠我也没用。”

庄臣不信道:“不可能,沈然还在,他没有被超度轮回,否则那天你们就不会说那样的话,你告诉我沈然在哪里,不管他在哪里,我都一定会找到他!”

看了眼在手里挣扎不休,还用小牙齿咬他的沈然,单鹤轩将他放到了自己的胸前口袋里,收回了剑问道:“找到了然后呢?”

庄臣冷冷道:“那是我跟他事,没必要向你汇报。”

单鹤轩瞥了他一眼:“既然是你们之间的事,那你也没必要来烦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