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庄臣愤怒不已:“你!”

刚刚放下的剑再次被单鹤轩指向了庄臣:“以前你是普通人,凡事我不与你计较,如今既然你入了道,那么一切都要按照玄门的规矩来,度化阴魂是我的职责,你要找,自己下地府去找,若是再如此纠缠不休,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他们如此剑拔弩张的,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上前来似乎想要开口劝一劝。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单鹤轩直接用剑将庄臣一抽,打的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即便他用一些秘术入了道,但修为浅薄,根本就不是单鹤轩的对手。

而此时,单鹤轩已经丢出一张结界符,将四周全部封锁住后看向老者。

那老者也不怕,似乎有些无奈道:“小友修为高深,我等自是不及,可小友仗着修为如此欺负人,似乎有些过了吧。”

单鹤轩却是朝他冷冷道:“不知阁下是泰国哪一位阿赞,进入我华夏地区,可有获取入境准许证?”

老者的脸色微微一僵,大概是没想到,不过是一个照面,就被人看出了身份,毕竟他的中文衣着甚至样貌,都跟华夏人没什么差别,他身上还有二分之一华夏血统呢。

沈然扒在单鹤轩的胸口看着那三个人,看庄臣神色阴冷的盯着单鹤轩,看着这样的庄臣,沈然一时间颇有些复杂,这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庄臣了,他喜欢的庄臣是阳光的,走哪儿都是人群最耀眼的存在,像个太阳一般吸引着他的向往。而现在的庄臣,却是阴暗而愤世的。

一想到或许是因为自己把庄臣弄成现在这样,他就一阵五味陈杂难以言说,不自觉的发出咕咕的声音。

单鹤轩胸前那不算小的一只活物庄臣又怎么可能没看见,不过奇怪的人有奇怪的癖好也没什么稀奇的,所以直接无视了。

沈然看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果然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什么只要真心相爱,不管爱人变成什么样,都能一眼认出来,狗屁!

在他跟庄臣两个不在一个频道上用脑电波交流时,单鹤轩紧盯着那个泰国的降头师,这种各国的能人异士一般是不允许随意出入境的,必须得获得某部门的许可才行。否则万一碰上了动起手来,可以无理由的捉拿甚至斩杀。

那老者显然也是知道的,他不清楚眼前这人的实力,但就他手中拿的那把剑就能看出绝对不是什么凡品,真要动起手来虽然不见得自己会输,但肯定也是讨不到好的,所以不得不放低姿态道:“入境的手续已经备齐,只是不知在哪儿申请上交,很抱歉,如果给贵国带来了麻烦,还请这位道友见谅。”

单鹤轩冷冷道:“那就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在未获得许可之前,你必须在我们的监管下才行,否则发生了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我想贵国也不会想要与华夏为敌吧。”

老者忙道:“这是自然,那就劳烦道友了。”

老者说完朝着庄臣道:“我跟这位道友去办理一下入境手续,你们先回去。”

庄臣闻言点了点头,态度算不上恭敬,但却又十分听话。沈然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几眼,至于一直低垂着脑袋站在角落一动不动的金汶熙,他更是忍不住看了好几眼。这还是那个骄傲的将他衬的灰了吧唧的钢琴小王子吗,整个...有种行尸走肉的感觉,就像一个壳子,里面都空了一样。

单鹤轩将扒着往外看简直快要从他身上掉下去的沈然往口袋里塞了塞,示意他注意一点,这才带着那个泰国的降头师回局里。

将人往局里一送,自然有专门负责的人来接手,后面的事情就不是单鹤轩需要过问的了。回去的路上,沈然忍不住朝单鹤轩问道:“为什么庄臣会入道,他的气息又跟天师不一样,他现在跟降头师混一起,他是不是学了下降啊?还有那个金汶熙,好奇怪,就像个活死人,不行,我要去调查清楚!”

单鹤轩道:“那已经不是活人了,是人蛊。”

“人蛊?人形的蛊虫?所以金汶熙真的已经死了吗?那你刚才怎么不管啊,还放他们走!”

单鹤轩偏头看了他一眼:“人蛊是以人为母体,让蛊虫寄生在自己身上,过程很痛苦,但如果成功了,就能直接成为大降师,是一种修炼的方式,泰国的降头师多半都是修炼自身,就像是飞头降,将自己脑袋砍下来修炼一样,这是个人自愿的事,我管不着。”

沈然的小黑豆眼都瞪大了:“那庄臣呢,他不会也变成人蛊了吧?”

“会如何,不会又如何,人妖殊途。”

沈然气鼓鼓的看着单鹤轩,等红绿灯的时候,他丢下一句话:“我要去调查清楚。”说完就准备跳窗。

沈然速度不慢,却也快不过整天练剑的单鹤轩,单鹤轩看都不看他,一伸手就将他给一把抓住了,并且不客气道:“别忘了你这满身的唐僧肉,既然司阳将你放在我这里,我就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想自己去调查,那我现在就将你送回司阳那儿,后面的事情就与我无关了。”

被强行抓在手里,不得不跟单鹤轩对视的沈然撇撇嘴:“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单鹤轩这才将他放到副驾驶座上,并且关上了窗户。

沈然趴在椅子上哀伤的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人身啊,做宠物太没人权了。

第97章

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是泰国的降头师,阿赞蓬。降头师在泰国大致上分为两种,黑衣降头师和白衣降头师,不过那是很早之前的划分了。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只有打出了名声,才会有人上门重金聘请。而那时候降头师划分分明,黑衣下降,白衣解降。

不过随着通讯的发展,现在的降头师也越来越注重名声,而黑衣降头师在一般人眼中就是邪恶的代表,因此除非在这个领域中达到无人可超越的地位,才会不在乎外界的定位,否则为了名声,没几个人会直接标榜自己是黑衣降头师,当然除了拜入如今泰国国宝级别的几位大黑衣降头师为师的会以自己为黑衣师为荣,一般人还是倾向于白衣降头师。

而阿赞蓬所拿的是白衣降头师的证,给出的入境理由是给亲人扫墓,他有二分之一的华夏血统,一切的申请资料的确早已准备好,还有泰国政府的保证信,因此审批很快就过了,直到审批过了之后,阿赞蓬才被允许出酒店自由行动,才能见特勤部之外的人。

而在他得到解禁之后,庄臣就直接来将人从酒店接回了别墅里。回去的路上,确定脱离了特勤部人的监视后,庄臣才道:“你说的那东西已经不在那里了,我拿着黑玉寻找了好几遍,没有一点反应。”

阿赞蓬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闻言也没什么过大的反应,只是睁开了闭目养神的眸子,看了一会儿车窗外的风景,才有几分冷淡的开口:“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人是特勤部二组的队长,那人既然在小区里出现,就证明黑盒子已经暴露了。”

庄臣微微蹙眉,没做声。他对于黑盒子的认知都是从这个降头师嘴里知道的,至于黑盒子真正的用处和威力,他暂时持保留意见。在沈然意外去世之前,他的世界是科学的,即便如今见过了,甚至亲身感受过还走上了这些不科学的路,但是对于所谓的长生,所谓的强大,这些都不是他执着的东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