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他想要的,只是让沈然重新活过来,哪怕只有短暂的百年光阴。所以他会竭力去帮阿赞蓬寻找黑盒子,但不表示,他要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那个黑盒子上。

见庄臣不说话了,阿赞蓬道:“我们要比特勤部的人快点找到东西,现在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知道我们在找什么,而他们似乎还并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时间不多了。”

阿赞蓬说完再次将眼睛闭上了,尽管这人比那个姓金的不好掌控,但越是不好掌控的人越是有能力,越有能力的人,对他的用处越大。可惜姓金的那孩子是个不错的苗子,奈何偏偏跟庄臣结了仇,如今被庄臣拿来养了蛊,要是他们俩能一起为他所用,那该多好。

对于庄臣走向了修道的路,沈然没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就一直惦记着。倒不是说他对庄臣多余情未了,以前他活在感情的世界里,全世界只有庄臣,又没个人带他走出来,所以才会那般死脑筋了一点。

如今他的世界多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突然觉得感情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无非是心灵上寂寞了,需要有个寄托和陪伴,但现在生活变得充实了,感情也就可有可无了。但是哪怕他放下了这些年的执念,庄臣到底也是陪伴了他进入了人类的世界之后,大半个人生的男人,不谈爱情,友情也还在的,让他放任不管,他办不到。

最后单鹤轩实在是拗不过沈然,如果不是沈然带着他去挖参换来司阳给他剑里添置的好东西,他哪里会有堪比法器的武器。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沈然跑出去不小心的暴露自己,只得无奈的帮他调查。

没想到,这一调查,竟然有意外的收获。

看着桌上的资料,单鹤轩蹙着眉头沉默不语。

调查到这些资料的单鹤轩下属和尚还在啧啧称奇:“老大不愧是老大,直觉从来没有不准的,没想到这群人还真别有目的啊,什么来上坟,明显是有所图嘛,还有那个庄臣。”

和尚提到庄臣的时候,正坐在单鹤轩桌前的沈然下意识抬头看向和尚。和尚从一旁的罐子里拿出一条肉干来喂龙猫,正常的龙猫是食草的,但他老大家的估计不正常,只吃肉,反正总见这龙猫这么吃也没事,现在组里给龙猫喂食杂的很,基本他要什么就给什么。

沈然哪里还有闲情去装宠物吃肉干啊,一爪子将肉干给挥开了。单鹤轩将手放到沈然的身上,示意他淡定点,别被人给看出异常来,这才催促和尚:“庄臣怎么了?”

和尚见龙猫不吃,就将肉干喂进了自己嘴里,这是他们贤惠的老大自己做的肉干,人宠都能吃的,一边嚼着肉干一边道:“对自己狠啊,对他的小情人更狠。”

这话说的沈然和单鹤轩同时蹙起了眉头,和尚继续道:“那个庄臣之前就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跟着那个阿赞蓬混,在自己身体里种蛊虫,因为是调查阿赞蓬那群人,我这次带了古扎一起去调查,古扎还没靠近,老远就闻到虫子味儿了,他说有一种秘术,在身体里种下蛊虫就能获得力量,但如果想要那蛊虫不反噬伤及自身,就要不断养虫子来喂身体里的那只蛊,那蛊被养的越厉害,自己的能力就越强,所需要喂食的虫子也就要越厉害,如果没那个能力一直养着身体里的蛊,这就是一条自寻死路的路。”

单鹤轩道:“那他的小情人又是怎么回事。”

和尚顿时露出一脸八卦来:“这事啊,恐怕还跟司前辈家的鬼仆扯上了点关系,就是狗血八卦的那一套,我爱你的时候你不爱我,我死了,然后你就后悔了,不过据说当初庄臣没有接受沈然还对那个叫金汶熙的意乱情迷,是因为种了降头,结果就发生日本人那事,不过庄臣估计不知道,只当是意外了,反正沈然现在变成了鬼仆,庄臣的降头也清醒了,就反过来恨上了给他下降头的金汶熙,这个金汶熙现在就是庄臣养蛊的容器,一边用各种珍贵的东西补着身体,一边在他体内养蛊来喂自己身体里的蛊虫,反正金汶熙现在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了,整个被吸干了。”

和尚说着直摇头:“渣啊,真渣,老大你说,能被司前辈看上的收为鬼仆的,怎么都不算没用的吧,看司前辈收的宫里的那几个,现在一个个都能顶一片天呢,怎么那个沈然就那么没眼光看上了这样的人呢?”

被嘲笑没眼光的沈然将自己团成一个球,趴在桌子上不吭声了。单鹤轩敲了敲桌面:“别人感情的事情由不得外人议论。”

和尚哦了一声,也觉得这样在别人背后议论不太好,于是结束了感情上的八卦话题,说道:“反正现在他们几个算是一伙人了,估计庄臣在身体里养蛊也是那个阿赞蓬帮的忙,而阿赞蓬来华夏看起来像是来上坟的,他还的确跑去墓地祭拜了一场,甚至请了道家的做了法事,面子工作倒是做的挺足,但他们更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后来阿赞蓬被特勤部的人看守的时候,那个庄臣似乎带着什么东西到绿邻小区里像是在找什么,但现在似乎确定那东西不在了,所以开始往其他的地方去找了,这也太巧了吧,老大你说,他们会不会找的,就是碎尸凶手手里的东西?”

单鹤轩沉吟片刻道:“找人专门负责盯着他们,有任何发现不要轻举妄动,随时报告给我。”

和尚点头道:“好嘞,还有件事,老大,我今天从别的组那儿听到个消息,因为我们组好久没有进新人了,所以上头有意思要缩减我组的开支,是不是真的?”

单鹤轩也没有瞒他:“上面的确有这个意思,不过这是我的事,你们办好你们的工作就行了,该有你们的不会少。”

和尚连忙道:“不是老大,如果争取不下来也不要跟上面的硬来,其实我们现在也可以了,就是多做点外快啥的也能赚的,少点福利就少点吧,别最后钱没争取到位,反而直接将二组给解散跟一组合并了,现在特勤部也就这两个组了,我可不想跟一组那群公子哥们共事,那些个眼高于顶的,我们都宁愿福利少点,但环境舒服就行。”

和尚表示了一番全组的意愿后才出去,等办公室就剩单鹤轩和一只龙猫了,沈然这才从一团毛球趴成一张毛地毯。

单鹤轩低头看着资料没搭理他,沈然却忍不住道:“一根筋,你们部门里有人擅长蛊虫,能把庄臣身体里的蛊虫给弄出来吗?我重金聘请!”

单鹤轩这才侧头看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管不了他一辈子。”

沈然一本正经的纠正他:“但他现在会这么做是因为我啊,我不能不管,我感觉我的妖力也恢复的越来越快了,要不了多久说不定就能变回人了,到时候我会去跟他好好谈谈的。”

单鹤轩微微挑眉:“为了你?你确定不是因为自己的|欲|望?”

沈然:“......”这人怎么就这么讨厌呢!

作为安放在司家的‘特务’,小福子喂完了大白,浇完了花花草草,见司阳从楼上下来,连忙殷勤的迎了上去:“主人,小福子有事想问。”

司阳看了他一眼:“问吧。”

小福子将沈然跟他说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所以那个庄臣还有救吗?”

司阳笑了笑:“你觉得跟魔鬼做了交易的人还有救吗?”

小福子眨巴了一下眼睛,所以这意思是没救了?

司阳来到客厅,胖大厨连忙将准备好的下午茶给端了出来,司阳随意的点开电视,一则新闻顿时吸引了屋内几个鬼仆的注意力。

帝瀚大厦,兰谨修曾经开创的兰氏企业,那一带整个地陷了,如今灾情严重,伤亡未定。

第98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