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4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将帝瀚大厦所在的那条街左右两边临街全部疏散,你们还有一小时。”

意识到司阳在说什么,周勤整个心都跳嗓子眼了:“司天师?”

司阳轻笑了一声:“该说的我说了,办不办随你们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而另一边周勤怔愣了数秒后,直接冲进了上司的办公室。

当那边司阳挂了电话,已经回到家中的兰谨修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刚刚其实有点想阻止司阳,这个世界总有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说句不该说的,那都是各人的命,更甚至,那些因为有人泄露了天机而获救的人,感谢的也未必是泄露天机的那个人。

但司阳想如何做,他无权干预,也不会干预,不管他想做什么,他只有尽他所能的去支持了。

兰谨修一路来到地下室,当门一打开,里面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仓库,而兰谨修走进去之后,就像是穿透了一层无形的薄膜,普通的仓库顿时变成了一处像是虚无空间一般的地方,四周就像是浩瀚星空,脚下也是层层叠叠的雾气,而在中间有一个半人高圆柱形的石台,石台上有一颗玻璃球体,而玻璃球体内有一枚形状不规则的铁片。

兰谨修朝着石台走了过去,将手放到了玻璃球体上,以神识驱动里面的铁片。他要看看这次司阳泄露天机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寻到那条因果线,然后将这份因果给吸取出来。不过是耗费点修为,既然司阳想要救世,那余下的代价他来背负好了。

良久之后,兰谨修睁开了眼睛,却再次皱起了眉头。什么都没有,竟然是一片空白,他竟然看不到司阳泄露天机的因果。

所以司阳,到底是什么人?

第99章

接到上头下来的撤离指令,早前准备好的救援组立即行动起来了。因为下陷的只是帝瀚大厦所在的那一条街范围内,当下陷动静停止之后,距离不远的周边群众虽然也心有余悸,但还是聚众在被圈起的范围之外围观,尽管不断有人在驱散他们,但这样的场面可是难得一见的,一堆拍照看热闹的。

不过那些看热闹的情况随着各区调派过来的|武|装|特|警到位,很快得到了压制,整整三条街,包括已经地陷的灾区营救,全部要在五十分钟之内全部撤离。这大概是中都这些年来第一次这样大面积的撤离,但群众看到这架势,一个个也慌了,要如果不是政府的力量在有序的驱散,这恐慌的蔓延恐怕会造成第二次踩踏事件。

司阳坐在家中看着现场的情况,已经练完剑洗了澡的李则知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但他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师父刚才那通电话。不知道师父是测算到了什么才会打那通撤离电话,但这样应该算是泄露天机吧。

他虽然接触这些东西的时间不算太久,但该知道的一些也知道了,泄露天机者,从来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虽然这么想可能会有些冷血自私,但他不希望为了救那些人,而失去了师父。

司阳见那小子一下一下的偷瞄自己,侧头朝他扫了一眼:“有话就说。”

李则知轻咳了一声:“师父,修士泄露天机不会有什么影响吗?”

司阳反问道:“那你可知何为天机?”

李则知想了想道:“天在道门中意指天道,是万物法则的规律之始,机自然是机密的意思,所以对修炼者而言,天机则是天道的不可泄露的秘密。”

司阳点点头:“理解的尚可,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道,一旦有人提前将那条道点破,那么后面的道就会错乱,而点破的那人就是错乱的始源,后面一切的发展将会与点破者有所关联,或好或坏,这代价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因此对于天机这种事,所有的修者都讳莫如深。”

李则知咬了咬嘴唇,眼里有着不解和害怕:“那师父为什么...”

司阳笑了笑:“为什么泄露天机?”

李则知嗯了一声:“兰姨给我看了一些玄门的卷宗,很多泄露天机的人,他们...的结局都不太好,这次的事情会造成很多人死亡吗?如果灾祸的情况越严重,师父所付出的代价是不是也更大?师父,我...我不想你有事。”

司阳看那小子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无奈一笑:“既然天机是天道的秘密,那若是天道对我无法构成什么威胁,我泄了它的密,它又能奈我何。”

李则知傻乎乎的啊了一声。

司阳道:“所以好好修炼吧,都说修者是逆天修命,却偏偏很多事又要受限于天的规则之下,这看似是相互矛盾,但说穿了,你想要逆天,却因自身不够强大不得不顺天,你如果强大到能无视这天,什么因果,什么天机,都伤不到自身分毫。”

李则知顿时眼睛冒光:“所以师父不会因为泄露天机而付出什么代价吗?”

司阳点了一下头,李则知一脸崇拜:“所以师父是已经强大到无须顺应这天了吗?”

司阳看着他笑而不语,李则知自以为得到了答案,他知道师父很厉害,超级厉害,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所见过的最最厉害的人。却没想到,师父比他想的还要厉害!他有一个连天都无须放在眼里的师父,顿时觉得自己再不好好努力,就配不上做这样师父的徒弟了。于是直接站了起来神情坚定道:“师父,我继续去练剑了,虽然我天赋可能不好,但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绝对不给您丢脸的!”

说完就雄赳赳气昂昂的上楼了。

司阳好笑的摇头,真是个傻小子。天哪里是那么好逆的,他只不过是个bug一样的存在而已。

华夏的军人从未让人民失望过,在距离上面下达的最后时间之内,将三条街区所有的群众全部撤离,根据目前所统计的,只有两人因踩踏而造成的死亡,以及有十七个因下陷时没能及时躲避到稳固的建筑物内而造成的损伤,目前已经送往医院治疗,暂时没发现其他新的伤亡情况。

就在关注着地陷事件的新闻台播报着这次人员的安全撤离时,突然一声轰天巨响,整个画面一阵剧烈的抖动,远处一股猛烈的喷射力震的即便在隔离区外的人也受到了波及。有几个航拍机直接被震落,还有几个离着较远的幸存下来,拍摄到了爆炸瞬间的画面。

众人这才想起,就在这条街的交叉口处,地下有一条地下油管,因为之前距离地陷这里还有段不算小的距离,却没想到地陷的动静竟然会导致油管爆炸。

爆炸虽然是一瞬间,但是爆炸范围内的众多楼房倒塌却不是一瞬间,长达数分钟的楼房倒塌动静不管是现场的,还是通过几台幸存的航拍机所看到的群众,皆是震惊又后怕。

尤其是那些之前以为自己在安全区内的被疏散的群众,大概是此生第一次如此接近的与死亡擦肩而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