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5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看着天空的黑云渐渐散去,手一挥,屏幕上的画面也随之消失了。

在司阳拿着剪刀去摆弄他的小花园时,周勤来了电话,周勤在电话里声音有些发涩的支吾道:“所有人员都平安撤离,司天师,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司阳轻笑道:“我这里距离事发地远着呢,波及不到我这里来。”

周勤忍不住道:“司天师...”他想问的不是这个。

司阳道:“我只是看下陷的程度有些深,尤其是帝瀚大厦楼层高,万一豆腐渣工程倒了岂不是波及周边,这才出于安全考虑提议你们撤离,所以不要想太多。”

周勤微微一顿,似乎有些拿不准这话是否该相信,如果这次没有司阳的提醒,他们真的以为天煞只是地陷,若是那时候没有大面积的撤离,这爆炸一发生,这次的伤亡简直无法估量。尤其是在这次爆炸波及到的范围内,还有一家幼儿园和一所小学。

现在想想之前很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周勤都是一阵脚软,司阳的那一声提醒,所救的绝对不止百条人命。所以若是他泄露了天机,这所付出的代价,当真是想都不敢想。

但听司阳声音平静,而且目前似乎也并未发生什么情况,周勤又疑惑了。但不管怎么样,这次司阳又为国家做了一次巨大的贡献。

周勤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道:“这次的事情多谢司天师的提醒,现在上头忙着处理爆炸后的事宜,不过对于您的相助,我一定为您争取到最大的谢礼。另外,之前那通电话的事,我们会保密。”

司阳挂了电话,咔嚓一下,将墙上盛开的最鲜艳的一朵花给剪了下来,插在了长颈白玉瓶中,顿时一阵阵的花香散发开来。大白盘在喷泉的石台下,原本黄白斑驳的鳞色随着司家的伙食以及浓郁的灵气,在脱了一次皮之后,身上的颜色越来越均匀,白的也更多了,现在这么安静的盘着,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喷泉台的雕像。

司阳轻轻摇了摇花瓶:“又是一场漫长的雨。”

大白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眼天空,吐了吐蛇信,像是在附和司阳说的话一样。

司阳回头看了它一眼:“虽然年份差了些,不过上次的蛇蜕倒是还能用,就是量少了点,你赶紧努力修炼,多蜕几次皮。”

整条大白微不可见的僵了僵,又吐了吐蛇信,算是应了,虽然这里有吃有喝有灵气,如果遇到司阳心情好,还会赏颗丹药给它吃,但是现在要带孩子要顾家,还要蜕皮给入药,据说过段时间要把它丢山上去镇山,为了保住它的蛇胆,感觉出卖了灵魂又出卖了肉体,蛇生艰难。

天刚刚擦黑的时候,倾盆大雨席卷中都,这场雨来的势大而诡异。现在的科技已经能够提前准确的预报出雨汛,但在大雨突然降下之前,整个气象局一点提前预报都没有。

而中都因为地理环境,只要雨势大到一定的程度,那就是大面积的淹水。数年前还曾因为暴雨淹水导致几十人身亡,那次灾情过后,中都的排水系统不断的完善替换,但是再如何完善,也没办法第一时间排掉积水,所以就在下班高峰期的这个时间段里,不少人都被大雨给阻断在了路上。

玄门中,身处中都几个修为较高的天师看着这场雨,无不是神情复杂。

灵谷寺中端坐高亭的善济看着外面那瓢泼大雨,沉默良久后,轻轻礼了一声佛号,驱雨化煞,除了司小友,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会做这种事的人。果然众生千百相,越是心慈善面之人,越是心如磐石。而那些看似心冷似冰之人,也许冰封的,是那一丝难能可贵的仁善。

酒店中,冯争明看着被暴雨清洗的中都,端着酒杯冷冷一笑,心软又强大,他喜欢。

第100章

玉翡香苑小区外的一间茶楼里,天后白静和经纪人正坐在一个只用花盆植物隔开的小隔间里,尽管这个茶楼有包间,但以他们的身份尚且还用不起。虽然玉翡香苑所在的地方并非那种军区大院,但在中都这种头上掉个花盆都能砸死一个高官的地方,能住这样的别墅区,也绝对是非富即贵。白静尽管也小有财产,但哪里能跟那些真正的富豪相提并论,所以虽然身为公众人物,在没有提前预定的情况下,也只能坐在这么一个小隔间里了。

经纪人徐硕给白静倒了一杯茶,给她科普道:“这间茶室是王家小儿子开的。”

白静道:“是菲儿靠上的那个王家?”

徐硕点了点头,菲儿在圈里算是小二线,名气不小,但演技有些一言难尽,模样长得是真不错,关键是原装,很有综艺细胞,也放的开。不过她有一个背景很硬的男朋友,各种资源捧着她,为了她的演技不被人诟病,从她出道到现在,所有的影视资源都是给她量身打造的,尽量走清纯高冷风,这样就不需要多少表情了。

这个菲儿也算是会做人,大概知道她男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不管台面还是私下,都非常能伪装自己。本来她们一个走影视,一个走音乐根本就搭不上什么关系,但前两年有一次一个剧临到开拍,那个菲儿的男朋友出了车祸。这一部电视剧和能给她带来更多资源的出车祸男朋友哪个重要傻子都知道,所以菲儿临时毁约,剧组还不能拿她怎么样。

那个导演跟徐硕是好朋友,而白静的气质也很符合剧中女主,当时白静也没有新专辑的计划,出于朋友帮忙,也出于想给白静转型过个度,当时就答应了。

谁知道那部电视剧竟然一炮而红,本来前几年就拿了华语天后奖奠定了白静在音乐圈中的地位,现在又在影视圈里打下了口碑,这一下更是红的发紫,于是在一次颁奖晚会的后台,两个之前从未见过面的女人碰上了,尽管菲儿跟她笑语嫣然的,但那个笑是笑里藏刀的笑。

后来几次代言被人截胡,而截胡的那人正好是菲儿,这一下算是彻底结仇了。可惜菲儿有个背景硬的男朋友,而白静只有一个圈中人脉丰富的经纪人,只能各种避让。好在她并不全靠影视圈,音乐界那个菲儿还没办法插手,这才不至于断了她所有的路。

所以对于王家,白静虽然没有一点好感,却也不得不感叹,有权有势的好处。

徐硕道:“不过开茶室的这位是王家的小三爷,而菲儿靠上的那个跟王家只是叔侄关系,要是有渠道认识一下就好了。”

白静看了他一眼,徐硕无辜的耸肩:“交个朋友嘛,多认识个朋友多条路。”

这时一个身穿白色短毛小坎肩,一袭白色长裙的少女吸引了两人的目光,他们坐的地方正好靠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大马路,当那少女出现的瞬间,两人莫名有种穿越了千年的恍惚感,像是看到了真正古时候的大家闺秀一般。

而下一刻,看到少女怀中抱着的小家伙,两人更加不淡定了,那就是她传给司阳给鬼狐制作傀儡寄身的模板。

从梦抱着鬼狐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白静二人,谢过了服务员迎上来的服务,直接朝着小隔间走去。

白静和徐硕连忙占了起来,从梦朝他们微微点了个头:“这是二位的鬼狐。”

从梦抚摸了一下怀中的小雪狐,将它交给了白静:“主人说尽管有寄身傀儡,但鬼狐到底是阴物,白小姐若想与它朝夕相处不被影响,要定期去佛寺祭拜去去阴气,这鬼狐修为已尽废,但到底是成了精的东西,危害还是一定有的,若是这鬼狐再次害了人性命,将会直接魂飞魄散,望二位切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