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5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冯争明满意的看着兰谨修起了变化的脸色,得意的笑道:“我的宝贝可还令你满意,这几个小家伙可是我精心喂养出来的,是不是很漂亮?”

围观的司阳略有些嫌弃,一个大男人养什么样的鬼王不好,养七个小女孩,这癖好果然很符合变态人设。

就在一个小鬼朝着兰谨修飞扑而来时,兰谨修抬起手便是一掌朝着小鬼的脑门拍去,将小鬼的脑袋生生拍碎了一半。但是小鬼虽然被兰谨修的力量所伤,却也极快的恢复完整,并且依旧不停的咯咯笑着,笑的整个房间里的灯光都开始闪动起来。

这是鬼气磁场所造成的正常反应,但那一闪一闪的光亮看的实在令人不舒服,于是司阳一挥手,房中整个电路被阻断,一颗无比光亮的照明珠被投放到了房顶上。

几个小鬼对司阳的动作有些不满,阴森森的眸子冷冷的朝他看去,不过下一刻,那几个小鬼就被冯争明驱使着同时朝着兰谨修攻去。

兰谨修的实力不俗,身上的魔气明显比冯争明更加凝实一些,不过冯争明的花样多,又是鬼王又是蛊虫,不过成也这些花样,败也这些花样。他将更多的心思用在了钻研这些东西上,对于自身的实力尽管从未松懈,但也没有兰谨修来的专注。所以哪怕鬼王群攻,兰谨修一时无法压制,却也并未落入下风。

两人的战斗一时间陷入了胶着的状态,虽然现在兰谨修被七只小鬼纠缠,但冯争明同样也不轻松,那小鬼是他养的,自然受他所驱使,所以他要不断提供小鬼力量,所以当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兰谨修身上的伤痕虽然不断增加,但战斗的意志却是越来越强。而冯争明为了驱使小鬼,魔气消耗过多,比起兰谨修来,明显虚弱了不少。

司阳算是看出来了,兰谨修不是不敌,更甚至他恐怕还有杀手锏没有亮出来,但是这样生死攸关的战斗并不是经常有,能够与人干干脆脆的打一场,对于自身实力的提升也是很有帮助的。

就在司阳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果然兰谨修朝着冯争明冷漠的开口:“游戏结束。”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强大的意志整个笼罩了下来,冯争明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就在他身体被镇压的失去了控制的一瞬间,一只手穿透了他的胸口。

兰谨修收回鲜血淋漓的手,冯争明整个倒了下去。刚才被他驱使的几只小鬼,一下子转身朝他扑了过去,扒在他的身上啃咬吸允着,吃的津津有味。

很快,房间的地毯被冯争明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染了大片的红,几只小鬼扑在他的身上撕咬着,而站在一旁的兰谨修手上还不断的往下滴着血,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司阳按下心中的惊讶,他真的没想到,兰谨修竟然领悟出来了意志,他没有武器,所以这份意志源自于他自身,这比他领悟出剑意还要难的多。尽管现在这股力量还很微弱,但是这份悟性,当真叫人惊叹。

见兰谨修朝自己看来,司阳朝他笑了笑:“很厉害,刮目相看。”

兰谨修见司阳没有对自己的残忍有什么异样的神色,忍不住微微松了口气,这才抬步朝他走去。手上的鲜血被魔气给驱散干净了,他将手里那枚只有拇指盖大小的菱形晶片递给司阳:“这就是从血池中衍生出来的力量。”

司阳接过晶片,却并没有立刻查看,而是抬起手,虚空一抓,笼罩着房间的结界迅速缩小。正在吸取冯争明尸体里残余力量的几只小鬼本能的感到危险想要跑,可惜它们的力量根本无法穿透结界,生生被挤压成一团,然后整个灰飞烟灭了。

兰谨修见状眼神微微一暗,七只鬼王,尽管少了驱使的人,但能力还是在的,却抵不过司阳的一招,他真的很想知道,司阳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处理完几只小鬼,司阳看向兰谨修:“需要善后吗,不需要就回去了。”

兰谨修一伸手,之前被冯争明挂在墙上查看的地图飞到了他的手里:“不用善后了。”

司阳点点头,一转身就凭空消失了。

兰谨修回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冯争明,以及他胸口那被掏空的大洞,也转身离开了现场。有些债,也该开始清算了。

第104章

司阳和兰谨修前后脚的回到司家,从梦泡好茶水端了上来,司阳朝她道:“下去吧。”

从梦知道这是他们有事要谈,应了一声之后离开了客厅,顺带朝后院里的小福子和胖大厨叮嘱了一声不要过去打扰。

等客厅没人之后,司阳将那枚晶片拿在手上仔细查看起来。

兰谨修道:“我觉得这个应该跟筑基修士身体里的内丹一个原理,都是承载力量的容器,当将这个容器灌满之后,修为也会随之提升,只是天魔人注定会丧失神智魔化,也许这就是短时间内获得强大力量的代价吧。”

司阳看向他:“之前冯争明说他有克制魔化的办法,你却依旧毫不犹豫的朝他下了手,你当时就没有一点心动?”

兰谨修摇了摇头:“因为我知道,他说那些话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即便真的有克制魔化的办法,恐怕也不是什么正当办法,反正多活一年对我来说都是赚的,最起码如果我不冒进,再活个百年是没问题的,所以他的克制之法,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

司阳笑了笑,越是强大的人往往越是无法接受死亡,虽然不知道兰谨修以后会如何,但在刚才的情况之下他也丝毫不为所动,最起码他现在很明确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以及该怎么做,通常足够坚定的人,成就不会差。

司阳喝了一口茶,开口问道:“就你所知的,玄门中有多少人知道天魔人的事情。”

兰谨修道:“知道的人应该不算少,除了四大家的一些人之外,依附于他们的小家族应该也是知道的,还有几个门派,道教,以及当年的国家政府。血池应该是华夏修士的遗留之物,有不少古籍中都有较为隐晦的记载,但是外界只以为海崴岛上有神秘宝藏,具体是什么东西应该无人知道,不过自从发现魔鬼林以来,寻宝的人就从未停止过,但不管是异能者还是阴阳师,同样是有去无回。后来政府怕魔鬼林的事情泄露出去引得华夏年轻的天师去送死,也怕魔鬼林的秘密被别国探知,于是在整个玄门中封了口,但当初最开始发现魔鬼林秘密的那些人却从未停止过想办法进入魔鬼林,关于这一点,国家也是默许的,并且暗中提供了不少的支持。”

“那你呢,你是怎么进去的,兰家的逼迫?”

兰谨修沉吟了片刻:“是也不是,明面上,那些人一直在研究正确进入魔鬼林的办法,这一点国家是知道的,毕竟上面知道血池的威力,肯定是不愿意让别国的人抢先一步,但国家不知道的是,有一部分人结合起来暗中拿人来做实验,关于人体试验这件事,四大家都有参与,依附于四大家的部分家族也同样参与了进来,也许冯家就是其中之一。

最开始他们是利用已经有了修为的天师,后来是没有修炼的孩子,那些人将阴气灌入孩子的身体里,他们觉得阴气也是一种力量,也许用阴气修炼能更贴合血池的气息,各种失败之后,他们便朝孕妇下手了。

有些孕妇承受不起阴煞侵体一尸两命,有些命大的将孩子生了下来却最终早夭,但也有一部分孩子在母体中习惯了那样的环境,出生后倒是慢慢能承受阴气的力量,更甚至借着阴气来修炼,反正修炼到最后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过那些人最终也没能走出魔鬼林。”

兰谨修说着看了司阳一眼:“我的母亲就是当年的受害者,但是她是不知情的,也并不是人体试验的目标,当年纯粹是一场意外,因为是中途导致阴煞入体,后来险险生下我,却没想到我竟然命大的没死,在那么浓烈的阴煞缠身之下竟然活了下来。兰家便借着帮我镇压阴煞这个理由让我父母回来兰家主家,能更好的观察我,可惜我比起那些被他们实验生下来的孩子更加虚弱,只要从外界多灌输一点阴煞的力量就会爆体而亡,根本就无法修炼,渐渐的兰家也就放弃了,任由我自生自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