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5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则知笑道:“多谢大师的好意,我已经跟同学约好时间来逛灵谷寺了,为了保持新鲜感,今天就不转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要跟着司阳了,善济也不再多说,带着他们往会客楼走去。

该来的人基本都来了,有些司阳之前因为贺博易的事情见过,不过当时他懒得与人寒暄,连话都没说就直接走了,那些人的态度倒是不错,基本上都有跟他见礼示意。倒是有一群见都没见过的人,纷纷对他怒目而视。

司阳轻笑了一声:“整天在我家门口闹腾的就是你们吧?”

冯争明的母亲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个看上去还算漂亮,气质也不错的女人,止不住眼泪的看着司阳道:“是不是你杀了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要杀我儿子?我儿子久居国外,与你无仇无怨的,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司阳直接走到一旁坐下,冷笑了一声:“是啊,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杀他?你这么问看来已经确定我就是凶手了?证据呢?”

坐在最上座的是闾山派的副门主钱连良,现在玄门中唯二的两个筑基修士,一个是闾山派的门主,一个是灵谷寺的主持,所以冯争明这件事就是闾山派的副门主出面来处理,地点选在了灵谷寺。他们想着,司阳尽管实力再强,但到底也是个年轻人,不管怎么样,也会尊重有筑基修士坐镇的两个门派。

闾山派的钱连良是个为人十分正派的人,人体试验这件事他是不知情的,但是对于魔鬼林和血池却是知道的,也知道如果有可以成功进入血池的方式,对于整个华夏的玄门意味着什么。所以虽然在冯家拿不出证据,只能光凭猜测的前提下,他也答应出面处理此事。

钱连良示意冯家的人将冯争明的母亲安抚住,这才朝司阳道:“司道友这段日时以来为我华夏玄门所作出的贡献,我钱某人仅代表闾山派郑重的表示感谢,我知道这些天冯家的人为了找出杀害冯争明的凶手对道友一再叨扰,行为上是有些过分,但冯争明的身份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不知司道友对于天魔人一事了解多少。”

司阳看他出声之后,屋内众家族的一个个都歇了声,明显一副以他为首的样子,大概摸清了此时屋内的地位链,于是直视着钱连良道:“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了解。”

这话一说,屋内众人顿时都惊了,尤其是冯家的家主,更是猛地起身道:“所以当真是你杀我冯家子弟?你也是天魔人?!”

司阳轻笑了一声:“这话我只说一遍,人,不是我杀的,我也不是天魔人,今天我会来这里是给特勤部和灵谷寺面子,你们若是给脸不要脸的,那也别怪我当真大开杀戒。”

钱连良蹙眉道:“既然你不是天魔人,那为何会说比我们能想象的更加了解天魔人?”

司阳反问道:“你们比普通群众更加了解修士这个群体的存在,但你们是修士吗?不是,你们只是天师,所以了解就一定要是?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这时站在钱连良身后的一个闾山派年轻弟子朝着身边一个年级教长的人小声问道:“天师不就是修士吗?”

司阳笑着朝那个发出疑问的年轻人道:“你问问你们这位能当家的,天师就是修士吗?”

在场的几位比较年长的家族长老微垂着头不做声,身后跟着的一些较为年轻有些疑惑的四下看了看,大概是不太明白天师怎么就不是修士了。

钱连良看了眼众人,开口道:“天师的确不是修士,天师之称源自道教始祖,主尊天地自然,能御鬼神,而修士则是修炼自身,逆天争命,虽然追溯到其根源有异曲同工之处,但本质上却是大有不同,而如今天师与修士之分混乱不清是因为,道法的残缺,不管是门派还是家族,我们所修炼的道法都是不完整的,是后人根据前人的记载,以及自行摸索的填补钻研出来的,虽然相比较普通人我们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但真正说来,我们依然是普通人,只能称之为天师,而非修士。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修士能渡劫,渡劫后能突破普通人的寿命界限,而天师不能。”

老一辈的人对于这二者之间的区分并不模糊,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信息的进步,各种小说电视剧等胡乱的编造,哪怕是玄门中的人,有些都分不清天师修士的区别,以为能飞天遁地的都是修士。

钱连良一说,在场更是有人忍不住道:“那岂不是不管我们如何修炼,都无法筑基?”要知道他们不少人将现在的两位筑基真人当做奋斗的目标,结果现在他们才知道,他们不管再如何刻苦修炼,都永远达不到那个层面。

司阳扫了眼众人:“所以这才是你们努力钻研天魔人的原因吧,修士一道走不了,那就另辟蹊径。”

冯家有人当即就不客气道:“现在是追查杀我冯家子弟的凶手,不是在这里跟你讨论天师修士的!”

司阳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现在能够坐在桌上的都是身份显赫的,灵谷寺拿出来招待的茶水自然不差。就在司阳喝茶的时候,刚刚出声的那人突然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突然一下子倒地挣扎,拼命的想要呼救,却死活发不出半点声音,整张脸因为无法呼吸一下子胀的血红,青筋暴起。

众人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让开,有人想要施救,可是那人脖子上什么都没有,检查身体,除了无法呼吸,身体里也没有任何异物,四周没有能量的波动,布下防御阵法却依然毫无作用,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司阳是如何出手的。

被掐住脖子的那人痛苦的扭曲挣扎,也不知是咬破了口舌还是内脏有损,一口口的鲜血从那人的嘴里涌了出来。司阳一边悠哉的喝着茶,还一边教导徒弟:“则知。”

李则知上前了半步:“师父。”

司阳道:“记住了,说话要看场合,那就是说话不看场合的下场,大概认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又有人来撑腰了,说话便如此不客气了,以后不管对什么人,要懂得什么是谦逊,若是别人对你不逊,那就无须客气,打死了人,有师父给你兜着。”

李则知一脸受教:“知道了师父,我记住了。”

兰谨修在一旁低头抿嘴而笑,但有的人就笑不出来了,眼看那人都要窒息而亡了,钱连良连忙出声道:“司道友手下留情,今日是来解除误会的,不是加深仇恨的。”

司阳凉凉的看了他一眼:“解除误会?抱歉,我没看到你们解除误会的诚意,我只看到了你们不客气人多势众的叫嚣,我就问你们,今天你们是打算以哪种身份来解决事情,玄门天师杀人以实力说话,不需要证据,而法治社会以证据说话,现在你们既没有实力,又没有证据,空口无凭的就叫嚷着我是凶手,对我一再骚扰,现在更是挑衅到跟前来了,我为何还要手下留情?”

有些人习惯了看人处事,像是钱连良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即便是被不客气的对待,那也会舔着脸上去巴结着,但是像司阳这样年轻无权无势的,冯家的家主就觉得被人当众打脸。加上他们冯家的势力大多都在海外,玄门圈子里只认识排的上号的,虽然在国内也听了不少关于司阳的事情,但年长的人对于过于年轻的人总会有种倚老卖老。

不过他还算比年轻人知道场合,见钱连良都对那个司阳好生说话,他也不会傻得去当场怼上。但人的本能是无法控制的,见到自家人快要窒息而死,他下意识朝着司阳怒视而去。

这些人显然是低估了司阳的脾气,大概也是在法治社会的约束下,哪怕玄门以实力为尊,明面上还是会顾忌一些,不至于当众杀人。

所以当司阳见到冯家人的那番态度,轻哼了一声,地上那人也随之停止了挣扎,彻底绝了声息。

众人都没想到,司阳竟然敢当众杀人,这一下事情彻底无法善了了。

第107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