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感叹了一句:“天真的傻小子。”

李则知不明所以,兰谨修倒是难得解释了一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不存在结仇这两个字。”

这话的字面意思李则知是听懂了,后来见到那些被他师父打的吐血的那群人一个个拿着重礼上门道歉之后,就更加深刻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现在,解决完那群找事的人,他的师父恢复到了日常生活模式:“今天又不是周末,你这是逃课回来的?”

李则知不知道他师父对于逃课这种事是个什么态度,连忙说明回来的目的:“我请假的,主要是因为有件事我好像解决不了。”

司阳微微挑眉:“怎么,在学校跟人打架请家长,还是早恋被发现了?”

李则知的脸瞬间一红:“当然不是!我没有打架也没有早恋,是我同桌,她的身后天天跟着一只鬼,那只鬼一直趴在她的背上。”

第108章

虽然李则知也没修炼多久,但功法的不同,自然不是一般天师能比的,就算不懂驱鬼,但也能凭修为强势的除鬼。所以如果是一般的鬼,李则知不至于束手无策。

听到李则知说解决不了,司阳也没急于询问,而是静待下文。

李则知见师父并没有因为他说解决不了就觉得他没用,稍微松了口气后,继续道:“我同桌是个女生,挺瘦小的,但成绩很好,老师不知道我的水平如何,所以就安排跟她坐一起,不过那女生感觉有些孤僻,不爱说话,虽然人挺好的,有啥需要的她都会帮忙,但班上没几个人愿意搭理她,都说她很怪。起初我没觉得,还以为是那些同学孤立她,后来有一次课间跟她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感觉到她身上竟然有一股阴气,她坐我旁边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后来有一天我们上体育课,我那个同桌跑了一圈就一副累到喘不过气一样,老师就让她坐旁边休息,我突然想起我身上有天眼符,于是就用天眼符看了一下,结果就看到一个男鬼趴在我同桌的背上。”

对于一个刚接受这是个玄幻世界设定的人,还没有适应时刻见到鬼的场面,李则知表示看到同桌背上趴着一个鬼的瞬间,差点吓到尖叫。

当然这一点李则知在司阳这儿隐去了,他觉得他师父能接受自己搞不定的鬼,肯定不能接受自己被鬼吓到尖叫。

李则知道:“等开了天眼之后我才发现,只要我同桌离我近点,那个鬼就会避开,我们上课的时候,那个鬼就站在教室里没有阳光的那个角落里,眼睛一直盯着我同桌,有时候还会恨恨的盯一会儿我,好像我坏了他好事一样。”

司阳道:“所以那鬼怕你身上的气息,但你灭不掉它?”

李则知怕司阳觉得他没用,点头的有点小心:“嗯,我偷偷将符塞进同桌的书包里,可是那鬼不怕符,而且发现我好像能看到他之后,更加肆无忌惮了,之前还会避着我,现在更是紧紧跟着我同桌,还时不时朝我挑衅的看一眼,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直接跟同桌说明情况,然后强行把鬼给灭掉,可是好几次都尝试的提过,但是同桌明显不信,更甚至因为我几次私下找她说话,她好像误会了我什么,现在基本都躲着我走了。”

“既然人家根本没那个诉求,你何必多管闲事。”

李则知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件事的确是他自己多管闲事,是他发现的,是他想要替同桌解决,从头到尾也没人求他帮忙,可是他总不能看着鬼害人啊,如果他同桌因此而出事,他一定会内疚的。

兰谨修从后视镜看了李则知一眼,他之前就觉得司阳收的这个徒弟不合适,太心软了。也许他自己是心狠又心冷的人,对于这种心软又总想多管闲事的人才会看不惯吧。

司阳又道:“而且,你怎么知道那鬼不是她自己养的?”

李则知忙道:“应该不是她自己养的,她只是单纯的不相信这些东西,我尝试着用天雷符想要强行将那鬼给收掉,但是不知道是我画的符箓威力不够还是那鬼身上有什么东西,天雷符是朝他身上打上去了,那鬼也的确被伤的不轻,但我趁我一个没注意,被鬼给跑掉了,只是第二天,那鬼又堂而皇之的跟在我同学的身后,一夜之间伤全好了。”

司阳道:“时间还早,你知道你同学在哪儿吗,去看看吧,不过这种小事倒是挺适合你练手的,所以若无必要我不会出手。”

李则知连连点头,哪怕他师父什么都不做在一旁看着,他自己也会有底气。这是他的世界玄幻以来,他第一次自己遇到的事,又是那样一个像是打不死的鬼,难免有些没底。

李则知回到学校的时候差不多刚中午,正好是午休的时间。他的同桌叫周娣,家庭环境很不好,差不多每天都是自己带饭,如果伙食好点的,那就是两个馒头,几片冷掉的肉和一点咸菜,伙食差点就是很稀的粥和一点咸菜,但也有时候连午饭都没有,就那么饿一天。

李则知来到这所学校也没多久,又是中途插班进来的,但就这样都撞见好几次周娣不吃午饭,直接跑到学校的图书馆或者体育馆背后的草地上午休,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周娣根本不与人亲近,或许是自卑又或是小时候被人欺负过,人虽然是很好的,但防备心也很重。

司阳给李则知找的高中并不是那种很厉害的重点,也不是什么贵族私立,就是很一般的学校。正是中午放学的时间,各种小吃店满口围满了穿着校服的学生,司阳和兰谨修像是悠哉的校园一日游一样,一人买了一份关东煮拿着吃。

司阳一边吃一边嫌弃道:“学校周边的东西果然都是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个肉丸子里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淀粉,也就赚赚这些学生的钱了。”

兰谨修大概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吃东西,细木棍上插着他叫不出名字来的东西,见司阳一边嫌弃一边吃,也跟着咬了一口。说实在的,就算在被胖大厨养刁嘴巴之前,这样的东西也属于是难以下咽的那种程度了,不过跟着司阳,不知不觉的一纸杯子的东西竟然被吃完了。

见兰谨修看着空掉的大纸杯有些愣神,以为他没吃饱,于是擦了擦嘴巴道:“这最多人排队的这家都这种味道,这附近估计也没什么好吃的了,我们还是回家吃吧。”

听到回家两个字,兰谨修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朝他点了点头:“嗯。”

这两人的颜值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又来到学生扎堆的地方,被一群小丫头们悉悉索索兴奋的围观拍照,司阳倒是很淡定,这种场合经历多了。而兰谨修从来都是对外界自动屏蔽的,只是一想到他跟司阳一起被人拍进照片里,就忍不住有点心跳加速,嘴角也控制不住的想要往上翘一翘。

司阳没注意兰谨修那上扬的小情绪,见先去找人的李则知跑了过来,十分自然的将手里没吃完的往他手中一塞:“先吃点东西,不然等下动起手来没力气。”

接过司阳的‘关心’,李则知连忙道:“我找到她了,在体育馆的后面。”

虽然是中午放学的时间,进进出出的学生多,但如果是没有穿校服的,进学校也是要被盘问的,司阳懒得登记,直接给自己和兰谨修贴了个隐身符,跟着李则知来到体育馆后面的小树林。

只见一个梳着马尾,穿着校服,干干瘦瘦模样还算清秀的女生在树荫下盘腿坐着,手里拿着一份英文报纸,旁边还放了几本书,看上去还挺勤奋刻苦的。

不过见到那个女生,兰谨修下意识侧头看了眼司阳,司阳估计也是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事儿还是跟他扯上了关系,微微挑了挑眉。这就是那次在酒店给那个天后白静处理完鬼狐之后,他跟兰谨修去吃焖笋的路上,碰到的放学的学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