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则知将周娣拉到自己身后,手一伸,手中瞬间出现一把散发着灵光的长剑:“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有冤情就说出来,我们会帮你,但你这样对活人纠缠不休,甚至想要害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远处旁观的兰谨修听到李则知的话,忍不住侧头看了眼司阳,司阳见到他的动作,道:“看我做什么,这么义正言辞的话可不是我教的。”

想到今天司阳在灵谷寺做的事,兰谨修微微一笑:“我想也是,以你的作风,大概会直接出手,先打趴了再谈。”

司阳笑了笑,问道:“那如果是你呢?”

兰谨修看了眼那个鬼:“我不会多管闲事,不过如果必须要做什么的话,直接出手灭了吧,也没什么好谈的。”

司阳看着他挑眉笑了一会儿:“你的慈善家大好人人设呢?不要了?”

兰谨修也跟着抿唇而笑:“崩了就不要了吧。”

司阳突然想起来道:“我之前给你画的符,你用魔气屏蔽了?不然你杀了人造了杀孽,阵符应该有反应才是。”

兰谨修点了点头:“嗯,隔绝了,血池里的力量很奇特,只要掌握住了方法就可以自由转换,身为普通人的时候不做坏事就好,那阵就不会被触发。”

司阳道:“反正那阵留着也没用,我给你化掉吧。”

兰谨修却是摇头道:“留着吧,反正也没影响,而且如果有不寻常的气息,阵法的雷达比我自己感应到的还要快。”

司阳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之前你隐藏了魔气,我所看到的只有阴煞,又是你与生带来的,所以才说处理起来很麻烦,但现在我大概弄明白了你的情况,你想要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吗?”

兰谨修摇了摇头:“太晚了,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大概是想的,但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了,兰家不会放过我,而我的父母,也不能白死。”

见兰谨修这么说,司阳没再多说,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李则知已经跟那个男鬼打起来了。要说打其实也算不上,那男鬼个子一般,长得一般,身手更谈不上多好,穿着挺现代,只知道用阴气去伤人,就算做了鬼,也不是那种一下子就变得很厉害的鬼,这么看来,这人活着的时候也不见得多厉害,就是不知道得了什么东西,才会变得如此不寻常,连白天这么大太阳,还能在学校里出现。

李则知这段时间的剑法没白练,只是第一次对付这种没有实体,完全是阴气凝聚而成的阴魂,一剑下去都刺不中实体。不过他很快学会将灵气覆盖在剑身,不说能给阴魂造成多致命的伤害,至少渐渐找到攻击的手感。

司阳抬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抽,一缕黑气被他抽到了手中,然后朝着李则知传音道:“这只鬼只是一缕依附于阴气的执念,并非他真正的魂魄,但他执念这个女孩定有原因,我现在去这鬼的葬身之地看看。”

司阳说完便看向兰谨修:“你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一起去?”

兰谨修连忙道:“一起。”留在这里干嘛,看那个不顺眼的小鬼吗。

司阳很自然的直接抓住了兰谨修的手腕,带着他原地消失了。

顺着那缕气息,两人来到一处山林里,这里既不是坟地,又不是灵骨庙,就是一处看起来很适合杀人埋尸的荒林。

兰谨修略有些遗憾的瞄了瞄刚刚被司阳抓在手里的手腕,可惜司阳的速度太快了,缩地成寸走了几步就走到目的地了。

司阳找到那个男鬼的埋尸地,微微挑眉:“这里埋尸,看来是被人谋杀死的。”

兰谨修嗯了一声:“但这里也没什么特别的,难道是死前身上佩戴了什么东西?”

司阳道:“你再仔细感受一下。”

兰谨修听话的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起周围的气息,然后突然睁开眼睛蹙眉道:“很深的阴煞,从地下传出来的。”

司阳走到一处土色偏深的地方,轻轻一跺脚,瞬间整个山林狂风大作起来,又像上次在浦田山上那样,天空乌云密布,天色眨眼间就变了。与此同时,从土里飞蹿出一枚骨钉,那浓郁的阴煞甚至将兰谨修都逼退了半步。

司阳一抬手将骨钉给收在了手中,然后立即放进了木盒里,隔绝了那铺天盖地的阴煞之气后,妖风停了下来,天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还未等司阳说话,就见两人从远处过来,还一边喊着:“还请道友留步!”

这附近有人,司阳和兰谨修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看到来人,兰谨修道:“泰国降头师阿赞蓬,另外那个,你应该也认识。”

司阳笑了笑,自然认识,不就是那个跟魔鬼做交易的人吗。

第110章

那两人的速度很快,虽然隔了点距离,但生怕他们走了似的,脚下发力的快速走了过来。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态度倒是不错,很有礼貌的行了一礼之后才开口道:“鄙人蓬,来自泰国,这个是我的徒弟,这次原本是回乡祭祖而来,碰巧路过这里发现阴气异动,后来根据法器寻到此地,只是一时无法确定准确的点位。”

司阳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木盒,不为所动道:“所以呢?”

阿赞蓬刚刚是看到司阳收了那枚骨钉的,那骨钉上的阴气就算是厉害点的天师,都绝对不敢直接上手去碰,所以哪怕眼前这两人十分年轻,并且丝毫感受不到修为,他也不敢小看,因此说话十分客气道:“那骨钉既然是道友先收服的,自然为道友所有,只是我急缺一个镇灵的材料,不知这位道友可否割爱,用钱财亦或是道友开出一个条件来,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所能。”

司阳在阿赞蓬和庄臣身上扫了一眼,然后才道:“我不缺钱也不缺物,所以用不着去跟你做交换。”

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阿赞蓬哪里甘心就这样放弃,连忙追了上去:“道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