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看着再次追了上来的人,微微勾唇一笑:“想要换也不是不行,地级灵药十株。”

阿赞蓬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吸收灵气长大的草药才能称之为灵药,但就连能吸收灵气修炼的人都万里挑一的稀少,更不用说那些草药了。而这些草药也根据本身的药性,灵性,稀有程度,就目前所知的品种能划分为天地人三种级别,这是一个大范畴的统称,具体的真要说还能细化更多,但就算是地级最差的灵药,那也是地级的,他连人级的灵药都没多少,就算真有,为了那一枚骨钉也不划算。

跟在阿赞蓬身边的庄臣尽管说是阿赞蓬的徒弟,但他显然对这个师父并不上心,在阿赞蓬为了骨钉费心的时候,他却在观察这两人。兰谨修他是认识的,当初的兰氏做的那么大,听说还是白手起家,在中都的商圈发展的只要小有成就的,这种级别的大老板不说要熟识,至少要能认出来,否则一些大型场合碰上了不认识得罪了,那才是冤枉。

至于他身边那位让阿赞蓬都忌惮的年轻人他就不认识了,而且刚才他们过来时,兰谨修直接说出了阿赞蓬的身份,话里的意思那个年轻人似乎还认识自己,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打量了两人片刻后,庄臣首先开口:“兰总,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与您结识,您好,我是腾飞网络的庄臣。”

兰谨修看向他道:“我已经离开兰氏很久了,现在闲散人员一个,当不得庄先生的一声兰总。”

庄臣笑了笑:“兰总大气,敢拿敢放,着实令人佩服,只是没想到兰总竟然也是圈中之人,就是不知刚才兰总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与这位大师可有什么过节吗?我与这位大师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兰谨修道:“玄门圈中没有秘密,你做的事,如何修炼入的道众人皆知,对于你们这种玩虫子的,自然得远着点。”

庄臣闻言也不生气,他既然能狠的下手做那种事,就不怕被人说,只是笑笑道:“兰总尽管放心,我做的那些事可能被人所不齿,但不表示我完全的泯灭人性,至少我不会牵扯无辜之人。”

兰谨修摇了摇头:“你误会了,你如何做事与我无关,我只是单纯讨厌虫子而已。”

庄臣笑了笑,明知兰谨修故意绕开了话题也不再追根究底,而另外那边很明显没有谈拢,甚至阿赞蓬连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兰谨修朝着司阳走了过去,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阿赞蓬:“可以走了吗?”

司阳嗯了一声:“走吧,连地级灵药都没有还敢说随便开出一个条件来,浪费时间。”说完却是看向庄臣,眼里一阵黑雾微微涌动,然后转身拉过兰谨修的手,三两步就回到了家里。

庄臣觉得那个年轻人临走时看自己的那一眼别有深意,莫名情绪有些复杂,怔愣的失神半天。

当那两人直接在原地消失之后,阿赞蓬脸上的慈眉善目顿时变得阴冷起来:“可惜了,那么好的东西被人抢先了一步。”

庄臣语气冷淡道:“既然那么想要,就凭本事去抢啊。”

阿赞蓬微微眯了眯眼:“你当是什么人都能抢的吗,刚才那枚骨钉若是再埋些时日,其威力堪比法器,我之前说了,是法器引着我来这里发现了骨钉,只要他开条件,我竭尽所能也会满足,话里的意思就是用法器换骨钉,一般的天师有几个能有法器的,那骨钉对天师来说也没多大用途,可是他却不为所动,甚至听到法器两个字一点波动都没有,一开口就是地级灵药,如今这年头,连人级灵药都是极品了,谁敢一开口就是地级的,这样的人能随便招惹吗,当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庄臣冷笑了一声:“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我感觉遇着个谁你都一再避让,避让的还都是些年轻人,现在我十分怀疑,你究竟有没有你自己说的那么厉害。”

阿赞蓬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们华夏能人异士不少,关键是有没有人愿意帮你,刚刚那人厉害,你去求他帮你复活你爱人啊。”

庄臣一个冷眼撇过,转身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阿赞蓬抬起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缠绕在他手上的一条小白蛇,也转身离开了山林。

司阳刚到家,李则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那个跟在周娣身后的执念阴魂已经被他解决了。不过刚才师父说那不是那只鬼的本体,所以想要打电话确认一下师父有没有找到鬼魂的本体。

司阳道:“那鬼跟你同学之间定然有因缘,否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她有执念,不弄清楚其中的缘由你除非将鬼打的魂飞魄散,不然这件事完不了。”

李则知看了看已经吓傻,面色苍白的周娣,小声的问道:“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这鬼没解决,我还打散了它的一缕执念,它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对周娣下杀手啊,我看周娣印堂都发黑了。”

司阳十分不负责任的道:“那是你自己事,我把那鬼的埋尸地址发给你,剩下的你自己解决了。”

李则知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见周娣小心翼翼看向自己的眼神,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剑,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既然我插手了这件事,我就会帮到底,只要你真的无辜没害过人。”

周娣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想到之前她那样误会李则知,还有几分不好意思,却无比坚定道:“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害过人,谢谢你愿意帮我,就算,就算最后解决不了,我还是要谢谢你。”

虽然李则知没有独立处理过这种事,但师父都说了,一定是有缘由才会对周娣有执念,那现在周娣这里她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情况,就只好去调查那个尸体。他还以为会是个坟地,可以通过档案来调查男鬼的信息,没想到竟然是荒山埋尸。

第一次撒谎请假的周娣跟着李则知来到荒山,整个被吓傻了:“尸体在这里吗?我们是要把尸体挖出来吗?”

李则知想了想,摇头道:“不用,我给人打电话,这可能会牵扯到刑事案件,我们不能沾手。”

而他打电话的对象就是经常带着一只龙猫来他家吃饭的那位特勤部队长,不过单鹤轩本身就有案子要跟,所以来的人是二组新进成员兰玉琢。

看到来的人,李则知惊喜的跑过去:“兰姨!怎么是你!”

兰玉琢笑着揪了揪他的脸:“你这是牵扯进了什么事里,你怎么没找你师父。”

李则知微微有些苦脸将事情给说了一遍,又问道:“兰姨,你说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搞啊,现在我除了调查男鬼的身份之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而且我也怕那男鬼又卷土重来,你看看我同学,情况不太好。”

兰玉琢早就注意到李则知身边那女孩了,哪里是不太好,简直都要一只脚踏进棺材里了:“先用符吧,之前符没用应该是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原因造成的,既然这个地址是你师父给你的,想必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至于后面的事,你师父能交给你解决就是相信你的能力,一定会在女孩出事之前解决的。”

被兰玉琢这么一说,李则知顿时多了些信心。挖尸的画面不太好看,兰玉琢说等有了死者的身份之后会告诉他的,李则知这才和周娣离开了现场。因为埋尸的地方距离学校有些远,等他们回到学校,早就过了放学的时间。

李则知给了周娣好几张符,但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周娣真的一副将死之相。又想到之前他都用天雷符将鬼给劈了,结果第二天男鬼还完好无损的出现,所以干脆就跟周娣一起回家,周娣回自己家,正好她家窗户对着一家私营小旅馆,李则知干脆就在小旅馆里守了一夜。

在家的司阳通过玄隐镜看到了李则知的种种举动,颇有些头疼,这徒弟,跟他预期中的相差太大了。

闲散人员兰谨修蹭完了一餐饭又蹭了一壶茶,看到李则知守在那女孩家附近,不由得感叹道:“看来你收了个多情种子。”

司阳轻笑了一声:“多情的人往往最无情,经此一事,那小丫头对则知肯定会动心,而则知那小子明显就没开窍,所以你要擦亮眼睛,以后给玉琢找未来伴侣,千万别找温柔多情的,像则知这种就绝对要不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