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笑了笑:“那你呢,有没有想过未来的人生伴侣?”

司阳摇了摇头:“没必要想那么远,首先一条就没什么人能达到。”

兰谨修压制住快要无法克制狂跳的心脏,努力沉稳的问道:“什么?”

“未来伴侣嘛,自然要相伴走很久,所以先能陪我活过漫长的岁月再说吧。”

看着茶杯中微微荡漾的水纹,兰谨修低低应了一声:“嗯,那也是。”

看着一脸头疼看着镜中李则知种种举动表情无奈的司阳,兰谨修勾唇轻笑的饮着茶,不求朝夕,只愿相守,与天争命啊。

第111章

埋在荒山的尸体被挖了出来,经过查验,特勤部的人判断这具尸体大概死了三年左右,但不知道这里之前有何特殊的原因,尸体看上去是刚死不久的模样,就连皮肤都还保持了几分柔软,但整个尸体阴气极重,尸体刚挖出的时候,那股阴气简直冲天而起,他们几个天师驱了半天的阴才敢靠近。

特勤部里也有从事法医的天师,尸体的阴气驱除了大半之后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初步的判断死者死于窒息,后脑勺有被重物撞击的痕迹,应该是死者被打晕了,却被人以为打死了,结果掩埋了,如果这其中没有什么隐情,那应该属于刑事案件。就是不知道这死者的鬼魂纠缠那个小女孩是什么原因了。

因为尸体保存十分完整,都不用招魂,直接人脸识别就能找出死者的身份。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又关乎鬼魂执念活人,处理案件的天师肯定会将魂魄招来询问缘由,再根据鬼魂提供的信息去调查核实真相,不过既然司阳哥想要训练徒弟的处事能力,所以兰玉琢做主,将调查来的部分信息给了李则知,让他去调查其中的真相。

在兰玉琢来到二组之前,二组的组员都不太清楚自家老大竟然跟司天师那般熟识,还去司家吃过好几次饭。虽然那天在灵谷寺里发生的事情,所有在场的人员都禁了口,但后来的一系列举动不免让人多猜想了一些。气势汹汹的闹上去,结果回到家将所有人全都狠狠敲打了一遍,而当事者冯家的更是关上门装孙子。

知情的知道冯家人前段时间闹得那么凶,无非是仗着家中出现过一个天魔人,现在天魔人被杀,关乎于整个玄门的未来,所以闹着整个玄门不得不合力调查凶手,颇有些有恃无恐的刷存在感。不知情的只当是冯家有个晚辈被杀,正好借着这次机会,整个玄门联合起来去试探那个神秘司阳的底线。

但结果却没想到,人家司阳好好的去,好好的回,而其他人,据说有几个都关门养伤起来。那天约谈的结果瞎子都看出来了,司阳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惹不得。看看那天去的人,四大家都出动了,佛道教的两个巨头,还有一些实力不俗的依附者,全都落败而归。现在外面简直把司阳传的都魔化了,遇到了一定要绕道走,不得不打交道一定要好生供着,可想而知司阳的实力让人多忌惮。

这样一个实力强悍的天师定然是眼光独到,收的徒弟绝对不会差,名师出高徒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现在他们二组的队长跟司天师相熟,还有一个跟司天师关系不错的邻居,如果能把司天师的徒弟勾搭进二组,那他们二组就牛大发了。

整理资料的兰玉琢听到和尚在一旁感叹,于是出声提醒道:“在则知还没开始修炼的时候,一组就盯上他了,一组的邓洋知道吧,跟司阳哥和则知的关系都不错,只要见到则知,就给他洗脑以后进一组,你们现在才开始动心思,都不知道晚人家多久了。”

和尚啧啧了两声:“虽然晚了,但我二组的环境多好啊,大家都像一家人,谁有事都搭把手,你看看一组里的,明争暗斗抢资源,论环境,你说哪组更好?虽然资源不如人吧,但据传言,司天师的好东西多着呢,就连咱们队长现在都在司天师那儿买符。”

兰玉琢点了点头:“环境上肯定是二组好,人少嘛,相处起来自然就简单的多了,所以你好好努力吧,二组光辉未来的重担就压你肩上了。”兰玉琢说完就拿着整理好的资料出去了,留下和尚下意识反复琢磨了两遍这话的意思,怎么听着有些不得劲呢。

死者名叫胡永,死时三十二岁,家住中都南建区,那是一处城乡结合的地方,不过在胡永死之前还没建设到他家住的那一带,但周边拆迁拆的简直令人眼红。按照规划的建设,肯定是要拆到他家那边的,也就这几年的事了,所以胡永一直做着拆迁发财的梦。

胡永看到他以前认识的人,因为拆迁得了钱得了好几套房子,羡慕的同时难免有些膨胀,他觉得那就是他以后的生活,所以越发无事生产。但他家里真正的环境并不怎么样,除了有一套老旧的大平房,什么都没有。

南建以前就是一片农村,那时候土地不值钱,圈个地就能做房子,胡永的父亲爷爷都是务农的,一辈子都面朝黄土背朝天,也没读过什么书,都没走出过黄土地。胡永算是家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中专毕业。中专毕业之后的胡永眼高手低,想赚钱又嫌苦,一事无成的在家成了无业游民。后来知道这里迟早要拆,越发做着发财梦不去工作了,这一啃老,就直接啃到了三十多岁。

胡永家里典型就是那种独子命根子的思想,觉得儿子是不想做,想做的话一定能干出大事业来,所以也就由着儿子在家啃老。老两口在外做的累死累活,却把最好的都给了儿子,不说要什么买什么,但能给的真的都给了。

这样的家庭也就养成了胡永习惯享受,不愿意付出的性子,这种男人也没几个女孩看得上。以后这里真拆了那就另说了,但现在这穷苦的只剩个空屋的房子,哪个女孩愿意跟着他过。所以直到三十多,胡永相亲无数次,就没有一个成功的。后来胡永索性也不相了,想着以后等他有钱了,看那些娘们不自动贴上来。

结果这个以后,就变成没有以后了。

李则知收到兰玉琢发来的信息,将胡永的照片也给周娣看了,让她仔细回想有没有跟这人接触过。不过三年前,周娣还是个初中生,又怎么可能跟南建区的胡永有过接触。

无解之后,李则知只好跟周娣再次请假来到胡永的家,但是那个破烂大屋子已经上了锁,看起来有段时间没人住了,询问了周围的邻居之后才知道,胡永失踪之后,他的父母一直找儿子,找了几年都没放弃,但是前不久却将这老屋子给卖了。要知道用不了多久拆迁令下来,这一片该有多值钱啊,现在都已经有消息放出来了,这时候卖房子该有多傻。结果胡永的父母偏偏将房子给卖了,现在人去哪儿了也不知道。

那大婶还在嘀咕念叨:“他爸妈也不傻,知道要拆了开价高,不过跟拆迁比起来肯定是少的很,要不是开价高,我家就给买下来了,买走房子的估计是住市里的,反正房子买了就直接锁起来了再没来过,估计就是奔着拆迁来的,哎哟,这以后可就赚了!也不知道他们家到底什么情况,这一卖简直把下半辈子的富贵都给卖了,哎...”

见大婶有一直念叨下去的趋势,李则知和周娣连忙谢过了大婶之后再次回到了胡永家门外,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发现还有个后院,院墙对李则知来说自然形同虚设,于是直接带着周娣闯了进去。

屋内长时间没人住,已经积攒了一层灰,但空置的时间应该也不算太久,屋内的摆设还有以前住户生活的气息。

因为已经断水断电,屋内没开门窗,又是那种老房子,黑沉沉的简直就像是鬼屋。周娣紧紧抓着李则知的衣角,小心的跟着他往里走,进了客厅之后,突然尖叫了一声。

李则知连忙返身捂住她的嘴:“别叫别叫,我们悄悄进来的,被人发现就是私闯民宅了!”

周娣惊恐的指了指墙上挂着的照片,照片里是一家三口,里面的年轻人依稀能看出是那天在学校里她见到的那个鬼,但令她惊恐的并非胡永,而是胡永的父母!

李则知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拿出手机手电筒朝着照片照上去:“这照片怎么了?”

周娣已经不能从抓衣角寻获安全感了,而是紧紧抓着李则知的手臂,说话发颤道:“我见过他父母,他父母去过我家里!”

李则知回头看了眼周娣,想了想,直接对着墙上的照片拍了一张:“我去把照片洗一张出来,看来他跟着你的原因,很可能在你父母那儿,其实我已经有个不太好的猜测了,你...”

周娣不明所以的看着李则知:“我怎么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