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16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则知自然是这么想的,周娣的父母会答应这种冥婚,除了有钱赚,肯定是因为不相信这种事,这年头,还有多少人相信冥婚,换做他以前,他肯定也是不相信的,只当是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糟粕。

司阳:“你可知你现在对周娣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则知想了想:“能帮助她的人?”

司阳道:“你应该能明白,黑暗中的光明,坠落之下的救命稻草,对身处绝望中的人意味着什么,你给了他们希望,甚至义无反顾一再挺身而出,对于被你帮助,被你保护的人来说,你的存在又意味着什么,真的仅仅只是能帮助她的人吗?”

李则知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司阳道:“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你能给她多少东西就参与她多少人生,过犹不及,则知,人可以善良,但绝不能过于善良,你明白吗?”

李则知看向打骂声不停的周娣家,沉默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师父。”

在周娣家外面站了一会儿,李则知这才转身离开。

第二天李则知以为周娣应该是来不了,却没想到,一进教室就看到周娣望着窗外发呆。李则知走到位子上坐下,看了看周娣,虽然天气渐渐转暖,但依然穿着长袖长裤,露在外面的皮肤倒是看不出什么伤痕来,谁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昨天遭遇过什么样的毒打。

周娣朝他无比苦涩的笑了笑:“就像你猜测的那样,他们不相信那人的鬼魂缠着我,不愿意退钱,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则知道:“如果你父母愿意毁约,退还钱财,我能找人帮你从中调解一下,不然的话,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周娣抿紧嘴唇:“那个鬼还跟着我吗?你能让我父母也看到他吗?”

李则知闻言四下看了看,见已经到教室的不是在吃早餐就是坐在一起聊天,或者抄作业的,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这边,就取出一张符,用身体挡着催动符纸开了天眼,一看,教室的一角有朦胧的一团黑影,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被他打伤了,力量明显弱了好多。

“还在,我可以让你父母也见见。”

李则知给了周娣一小瓶水,让她放进水里给她父母喝下,到时候就能见到鬼了。

李则知以为等周娣的父母见到了鬼,那么剩下的事情自然就会配合了。而自己的父母自己了解,周娣已经预料到了父母会有的反应,她只是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毕竟那是她的父母,不彻底绝望谁又能忍心舍弃。

可惜事情果然没有出乎她的预料,看着将她赶出来后紧紧关着的大门,周娣这次真的连哭都没有眼泪了。为了那笔钱,明知道她已经被鬼缠身快要死了,她父母的选择是将她赶出去,而不是退还钱财救她的命。

这十几年的过往画面在家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像是走马灯一样在她脑海里浮现,温暖的亲情一点都没有,只有打骂,做不完的事,骂不完的嫌弃,永远吃不饱的饭,还有数之不尽的不公平。

看着黑的没有一颗星星的天空,一瞬间,周娣想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那么拼命的念书为的不就是以后赚钱让自己,让这个家过好一点吗,现在这样,还要什么以后。

下一刻,家里的门被打开了,周娣一瞬间心脏狂跳,但出来的并不是她的爸妈,而是可以说从小跟她相依为命的妹妹。

周双冲了出来抱住了她姐姐,哭着道:“姐姐你带我走,你去哪儿我跟着你去哪儿!就算有鬼跟着你,我也不怕!”

屋里还在叫骂着丧门星晦气之类的话,周娣摸了摸小妹那干枯的头发,突然笑了,然后牵着这个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离开了她生活了十七年的家。

第113章

坐在宽敞明亮又豪华的客厅里,周娣缩手缩脚的不敢动弹,她走投无路,能寻求帮助的只有李则知。她并没有打算一直赖着李则知,只是想问他借点钱,先跟妹妹找个地方住下。

其实这些年她自己也攒了一点钱,但那点钱连学校附近一个月的房租都付不起。高二之前她其实一直都在打工,但赚的钱全都被妈妈要去了,不过因为有打工的经验,她觉得以后半工半读的话,还是可以养活自己跟妹妹的。

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她可能就真的绝望的活不下去了,但是身边多了个需要养活的妹妹,周娣只能努力撑下去才行。

借钱这种事李则知自然能帮上忙,在他师父没有跟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李则知大概会收留她们姐妹两一段时间吧,但听了师父的话后他想了很多,觉得师父是对的,他只是周娣人生中的过客,看不过眼伸手帮个忙可以,帮太多就扰乱了别人的生活。所以在周娣只是提出借钱的时候,李则知并没有说可以收留她们的话。但除了以后的安顿问题,现在更重要的是解除冥婚。

破除冥婚契约这种事,这就太超过李则知的能力了,如果是那男鬼恶意纠缠,他可以将男鬼打的魂飞魄散。但现在人家是有契约的,是活人没有守约,如果将男鬼打散,这就太说不过去了。最终李则知只好求助于师父。

得到了司阳的允许之后,李则知让周娣的妹妹呆在他的家里,然后带着周娣回了司家。

周娣没想到李则知还有个师父,而且师父还是这么年轻帅气的人,坐在这个仿佛宫殿一般豪华的地方,她只觉得自卑的头都抬不起来。

司阳静静的打量了一会儿周娣才问道:“这件事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周娣有些无措的抓着自己的衣角,语气却很坚定道:“我想要好好活下去。”

司阳道:“如果你的父母愿意配合归还钱财,撕毁婚约,那么这件事好解决。”

提到父母,周娣的眼睛红了,心却冷了:“他们不愿意。”

看着这样的周娣,一旁的李则知也莫名的有些不好受,他是孤儿,但身体健康并没有残缺,所以他不知道究竟是他的父母不要他了,还是他的父母不在了。不过如果有这样的父母,那他宁愿自己是个孤儿。

司阳自然知道这周娣的父母不愿意,周娣家里发生的情况他通过玄隐镜看的很清楚。当周娣的父母看到家中角落里站着一个鬼影的时候,受到惊吓的同时第一反应是去将坐在床上玩的儿子抱起来,而不是去管距离鬼影最近的两个女儿。后来知道这鬼影就是他们给大女儿冥婚的对象,在大女儿苦苦哀求之后,所做的是将被阴魂缠绕的大女儿扫地出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